3.第3章 夜半鬼哭

    “你来了?”

    那个矮小的身影正是这个房子的主人,那人所说的柳妈。

    这个老太太的出现着实吓到了张子良。

    柳妈,不,张子良应该叫柳奶奶了,七十多岁的样子,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穿着一件黑色的无袖坎肩,上面的扣子与张子良寿衣上的一模一样。

    粗糙的双手仿佛树皮一般,拄着一个破旧的大棒子,腰几乎弯到了地上。

    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从那堆在皱纹中透出的眼神,看了张子良一眼,便把张子良吓的不轻。

    “老姐姐,您还好吗?”

    天虚迎了上去,和柳老太太打招呼。

    “哎,老了,就那么回事吧,赶紧来屋里坐,这大半夜的还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老太太说着就领着张子良和天虚往屋里走去。

    屋里很黑,没有点灯,本来外面还有一些月光,张子良还能看见一些东西,可是进屋后却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但是张子良却是明确的感觉到,这里的温度比院子里又要降低了很多。

    张子良在屋子里磕磕碰碰的摸索着,心里很是纳闷这个老太太为什么不开灯。

    忽然,一道亮光闪了一下,接着屋子就亮了起来。

    刘老太太拿着一个蜡烛走了过来,道:“家里的开关坏了,我一个老婆子也修不好,直接就不用了。”

    老太太把蜡烛插到了桌上的一个瓶子里,指着地上的小凳子说道:“你们都坐啊。”

    天虚二话不说就坐了下来,张子良看着这地上又小又脏的凳子,实在是没办法坐。

    正在犹豫间,老太太那奇怪的眼神又看了张子良一眼,吓的张子良赶紧坐了下来。

    “老姐姐,我听说你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张子良上大学后,天虚也很少呆在村子里,张子良只知道师傅在自己的学校附近找了个差事,具体是什么张子良也不知道。

    就在今天,张子良放暑假,天虚和张子良傍晚才一起回到家,这柳老太太家里发生了什么天虚也不是很清楚。

    “你别听他们胡说,是我的错觉而已,人老了,就会胡思乱想的,一惊一乍的。。”

    老太太虽然这么说,可是张子良却可以感觉到她的眼光有些闪躲,经验告诉张子良这老太太没有说实话。

    这张子良都能看出来的东西天虚岂能看不出来,道:“老姐姐,我希望您还是说实话吧,这对您没好处的。”

    “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老太太还想掩饰,不过她的脸色已经出卖了她。

    天虚站了起来,走到院子里,借助月光,指着院子里的那个高大的槐树说道:“老姐姐,为什么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呢?”

    张子良来到这个村子不到两年的时间,而且有一年的时间还是在学校,所以村里大部分人家他只是限于眼熟的地步,很少去谁家串门。

    这柳老太太的院子,他更是第一次来。

    张子良这时候注意到,院子里的那棵大槐树似乎很有历史了,在槐树的旁边还有一口井,就是那种手摇的轱辘井。

    其它的除了杂草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为什么,天虚提到了大槐树之后,老太太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生气的说道:“滚,你们都给我滚。”

    走了吓的立马站到了天虚的旁边。

    可是天虚并不生气,站在那里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道:“老姐姐,您就只有一个孙女了,难道您还想害她不成?”

    听到天虚这么一说,老太太突然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两眼无神的盯着屋子里漆黑的角落,嘴里不停的念叨:“晚了,晚了。。”

    张子良虽不懂风水,但是他也知道这院子里一棵树就是‘困’字,困难的‘困’,同时也是困住人的意思。

    所以一般人家很少有人在院子里栽树。

    不过院子里有口井倒是很好,两个口字正好是回家的‘回’字。

    可是刘老太家那棵大槐树却是破坏了这个回字,造成了无回的局面,意思是说这家的人一旦出去就是有去无回。

    而事实也证明的这一点,早在几十年前天虚就让柳老太太砍了那棵树,可是后者死活不愿意,这才导致了女儿女婿的死亡。

    “你说晚了,什么晚了?”

    天虚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一个箭步冲到老太太的身边。

    柳老太太没有回答他,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神情木讷的往屋里走去。

    张子良和天虚也跟了上去。

    之间老太太走到屋里的一张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照片,抱在怀里,然后又走到床边,摩挲着手里的照片开始抽泣起来。

    张子良壮了壮胆走到跟前,发现照片上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女,这照片拍摄的时间不长,想必是柳老太太的孙女了。

    不过,这照片后面的景色张子良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可是现在却想不起来了。

    “小怡。。小怡不会已经?”

    天虚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测。

    “是我害死了她呀,我早应该听你的.”

    老太太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呜~

    与此同时,在屋里的另一个角落,也是传来了凄厉的哭声,那哭声很是恐怖,也很空灵。

    “什么东西?”

    天虚大吼一声,随后从黄布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呜呜呜。。呜呜呜~

    那声音没有理会天虚,继续哭起来。

    天虚手持桃木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张子良一直以来都是师傅的副手,自然而然的也就跟了上去。

    呜呜呜~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哭声也是越来越清楚。

    “人有人路,鬼有鬼道,阴阳相隔,互不干扰,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去投胎,否则我让你神形俱灭!”

    天虚冲着那哭声传来的方向大吼了一句。

    可是那哭泣的东西依旧无动于衷。

    “小怡快走,奶奶不用你担心,你快走吧!”

    这个时候,柳老太太突然扑了上来,死死的拽住天虚的腿。

    “你说这哭的是小怡?”

    天虚问道。

    “快走啊,小怡,快走!”

    老太太根本没有理会天虚,一个劲的冲着那哭声传来的地方大喊。

    “嘿嘿,她走不了的,你们谁都走不了。”

    就在这时,张子良发现挂在墙上的一张黑白照片正冲着自己嘿嘿笑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