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逐鼎千秋

10.第10章 初次对谈

    “很好,很好,若是再有几壶美酒便更好了。”赵阳如是说。

    “方公子见笑了。”沈羽打开了门,将方扶摇请进了房中。

    却见方扶摇虽是双目紧闭,但看行走之间却有如常人,丝毫不受阻碍,他微笑着道:“二位为朝廷事物舟车劳顿,这青工城虽小,却也有些不错的景致”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两件信放在了桌上,微笑道:“算算时日,青工城三年一度的“鹿鸣宴”便在今晚,我已与洛公子商量过,便在本地的驮沙楼为各位接风洗尘,这是二位的请帖。”

    “哦?驮沙楼?这名字倒是有些趣味。”赵阳很没形象地扭了扭腰,突然问道:“不知可有美酒?”

    “书读狗肚子里了?”沈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青工城地处同州境内,是大靖为数不多适合养马的地方,本来此地之名便是“马驮沙”,是前朝时才改了名,本朝承袭前朝旧制,依旧叫了青工城。”

    “就你行?”

    “比你行就行。”

    “哈。”方扶摇微笑着道:“沈公子倒真是博学。”

    “青工县志,在下有幸读过。”

    “你把他当书呆子就行。”赵阳笑道:“这些年看他就知道看书,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方扶摇莞尔道:“书中自有黄金屋,却也是极好的消遣。”

    此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诸位倒是清闲。”

    却见焦九阳神情肃穆地走进了房中。

    “哟,老焦啊,请柬收到了没?”赵阳从位子上起身上前,一巴掌便往焦九阳肩上搭,嘴里道:“这一路上你对我算是照顾周到,咱哥俩晚上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喝两杯?”

    “不必了。”焦九阳身子微微一侧避开了赵阳的手,看向沈羽道:“洛公子有请,沈大人这便去一趟吧。”

    “好。”沈羽向方扶摇微微一礼,道:“那便晚上见了,请”

    “请。”

    路过方扶摇身边时,焦九阳忽然语气生硬地开口道:“今夜,不知是否有幸与方公子共饮?”

    而说话间,他的双眼始终盯着方扶摇,眼中隐隐闪过一丝精芒。

    方扶摇点了点头,道:“自是却之不恭。”

    ………………

    洛英所住的屋子与沈羽只相隔了一个院落,当沈羽推开房门之时,却见房中摆设与自己住的那件别无二致,精致,朴素,是常见的读书人家的装饰。

    桌案上放着一套茶具,两个茶杯中隐隐冒着热气,飘出一丝清新的茶香。

    却见洛英一身青衫素袍坐在一边,对着手中一本《大荒经》似是看的入神。

    他翻书的动作很缓慢,似是看的很细致,从他的眼神中沈羽感觉的到他对手中的书非常感兴趣。

    沈羽坐到了对面的一张椅子上,也不言语,只见他取下了腰间那半只竹笛,从怀中取出了一块方巾,小心擦拭,似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

    无人言,无人语,过了半晌,茶水渐冷,香气不再,房间之中却成了一种别样的静谧。

    突然,沈羽一般擦拭着笛子一边开口道:“不知洛公子对这大荒经怎么看?”

    “哦?”翻书的手瞬间停顿,洛英略感错愕,似是没想到第一句话却是问此。

    他微微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书,道:“光怪陆离,怪力乱神,但再三品之,犹原陶醉其中。”

    “洛公子以为其中内容太过虚幻吗?”沈羽问道。

    洛英道:“确实,至少这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的种种事迹,纵使强如我大靖开国六王,却也绝无此等能耐。”

    “哈,或许吧。”沈羽笑了笑,却是不再言语,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沈先生擅长音律?”

    “哦?”沈羽一愣,却见洛英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半只竹笛上,摇摇头道:“非也,在下于音律一道却当真不太擅长。”

    “看这半只竹笛沈兄一路行来时常擦拭,可见是沈兄心爱之物,却不知当中是否有何往事,不知在下是否有幸知道?”

    “此笛名唤逸鸣。”沈羽看向手中笛子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摇了摇头道:“并不是什么令人欢喜的往事,不提也罢。”

    “逸居青山,时闻竹鸣,想必沈兄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器宇轩昂,其华自生,洛兄却也不是凡人。”

    “红尘中人怎称雅士。”

    “宦海浮沉亦非真人。”

    “或许。”

    几句互相探问,都是些常见的文士自谦之词,之后两人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场又是一阵沉默。

    “噗嗤”

    沈羽先笑了,洛英愣了下,随即也笑了。

    沈羽笑道:“有没有觉得这样说话很累?”

    洛英想了想,点头道:“很假。”

    “所以,这些年我才不怎么喜欢跟外人打交道。”

    “那你刚刚说的不是挺熟练?”

    “因为,我觉得无聊啊。”

    对这句回答有些错愕,洛英看着沈羽道:“你倒是个很直接人,不然也不会如此与九阳摊牌。”

    “非也。”他摇了摇头,道:“只是这些年太忙,闲下来时便有些懒。”

    “哦?”

    “所以没兴趣的时候,我有时会懒得注意方式。”

    沈羽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很随意,但洛英却隐隐听出了一丝认真的意味。

    “洛都的翰林院任务很繁重吗?”

    “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私下还要写些稿子赚些润笔,时间确实不多。”

    “可是赵兄看的那本《紫冠录》?”

    “你想看?”

    “有些兴趣。”

    “先不给你。”沈羽摇了摇头,却见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却是向着门外走去,头也不回地道:“老赵当初可是花了大力气才让我答应,就这么便宜你太亏了。”

    “小肚鸡肠。”洛英笑骂道,对着沈羽的背影喊了声:“晚上别忘了去。”

    “有美酒,有佳肴,要是有美人自然更是极好的。”

    “美得你……”说话间,洛英却没有发现,他的目光之中,却似乎轻松了一丝。

    当沈羽走了约半刻的时候,焦九阳一脸肃穆地走进了房间,对洛英行了一礼,问道:“不知主上对此人感官如何?”

    “哈,直接的人。”洛英摇了摇头,然后对焦九阳道:“晚上的事准备的如何?”

    “我会把握好这次机会。”焦九阳眼中闪过一丝战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