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逐鼎千秋

9.第9章 入住玉府

    对于玉千山,沈羽有些兴趣。

    江湖草莽投于朝堂并不少见,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若是绝代宗师,或可白衣傲王侯,但那样的人,可谓寥寥无几。

    玉千山不是。

    便是只在中域数载,沈羽也曾听闻过此人。

    只因玉千山于大靖,对乃是一传奇人物。玉千山之所以成名,却是因为两件事。

    一者,弱冠之龄中举,以天山宗掌门之尊入大靖朝堂,数十年见却只在钦天监熬资历,做的了钦天监监正之位十数载,一度成了江湖笑柄。

    而二者,自古多是名师出高徒,而他……

    沈羽坐在下首,饶有趣味地看着坐在正首的人。

    “非常抱歉,家师身体抱恙,已卧床数载,不便见客,在下在此向诸位赔罪。”

    说话的是方扶摇。二十来岁的模样,面冠如玉,嘴角挂着一丝无可挑剔的微笑。

    单看他进退有据的行礼,若非紧闭的双目,谁也无法相信他是一个瞎子。

    “如此,是老夫唐突了。”作为名义上一行人的领导者,黄正此时也摆出一副应有的长者之态,丝毫不曾乱了礼数。

    “却不知黄大人一行来访有何要事?”

    “这……”黄正下意识地往洛英所坐的位置望了一眼,见他未有表示,便按照事先交代的道:“久仰玉大人大名,途经此地,自是要来拜访一番,却不想玉大人身体抱恙,可曾请大夫看过?”

    “唉。”方扶摇叹了一口气道:“家师的病五年前在京中时便有了,各方名医都曾请过,便是御医也曾请得两位,皆言需卧床静养。而天山宗江湖草莽是非之地,不利家师养病,我便遵照家师的嘱咐,回这青工老家静养。”

    “却是可惜了…………”

    看着二人当面寒暄,沈羽突然身手拍了一下坐在一旁的赵阳。

    “恩?”赵阳正待发话,却见沈羽伸出一只手指沾了点茶水,在桌案上写了一个小小的“装”字。

    “哈”二人相视一笑,也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方扶摇与黄正之间的礼节应对。

    久仰玉千山这个前钦天监监正?

    沈羽不信,赵阳不信,相信黄正自己也不信。

    来,自然不是为了随便寒暄然后离去。

    所以果不其然,方扶摇借口天色不早,大家一路劳顿,作为地主自要为各位接风洗尘一番。

    虽然日头正当晌午。

    而黄正自“一然也就“顺水推舟”地选择接受了方扶摇的一番好意。

    当一行人被下人安排去了客房以后,只留下方扶摇一个人坐在大厅,却见他眉头微皱,好似在思考些什么。

    “一个虚情一个假意。”

    大厅后面的屏风中突然传来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随即一位妙龄丽人从屏风后慢慢走出,坐到了方扶摇的身旁。

    “你啊。”方扶摇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却是真挚了许多,宠溺地身手拍了拍女子的头,道:“官府中人,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女子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拍开了方扶摇的手,别有深意地娇嗔道:“我都十八了,师兄你还是把我当小孩子。”

    “哈。”方扶摇微笑着摇了摇头,紧闭的双眼对着女子的方向,道:“在我心中,那个当年围着我要糖吃的小姑娘非常可爱。你说是吗?流苏。”

    玉流苏的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失望之意,却是一瞬即逝,然后眉头皱了皱,道:“不过一个洛都来的小官,师兄你何必周旋那么久?”

    “没办法,谁叫人家后面有人呢?”

    “哦?”玉流苏想了想,道:“看那黄正确实不像主事的,除去几个随从,那位姓沈的与姓赵的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倒也不似主人,莫不是那位姓洛的公子?”

    “不知。”方扶摇摇了摇头,思考了一会,道:“从那几个侍卫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武息。”

    “谁?”

    “那个护卫首领的武息,隐隐间与当年的白再冠有一丝契合。”

    玉流苏皱眉道:“莫不是来寻仇的?”

    方扶摇摇了摇头:“不像,但我相信必有所求,静观便是。”

    而他没有告诉玉流苏的是,适才几人在时,他隐隐感到了一丝怪异的熟悉感,这种感觉,来自于自己的直觉。

    他的直觉从来很准,包括当年那件事。

    “过会我去会会他们。”

    他本来藏在袖子下的一只手缓缓握成了拳,但这个微小的细节,玉流苏却好似注意到了,眼中隐隐闪过一丝莫名。

    ……………………

    “一个虚情一个假意。”

    同样的话,沈羽如是对赵阳如是说。

    “哦?沈老弟有何高见?”

    “我的高见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场面上做的好看与否我没兴趣。”

    “你就没兴趣知道我们这位洛公子究竟想做什么?或者……”

    沈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或者你到底把我牵涉进了一个什么阴谋里?”

    “哎呀,你怎能如此怀疑为兄?”赵阳哈哈一笑,故作痛心疾首道。

    “装,你接着装,我就这么看着你装。”沈羽也不理他,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自斟自饮。

    赵阳耸了耸肩道:“哎,不是不告诉你,但你也不用这么拆台吧?”

    “你是说焦九阳那件事?”沈羽抿了一口茶水,看了赵阳一眼,道:“你还记得六年前咱们认识时我跟你说过什么?”

    “记得啊,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午后,牡丹正艳~~~”眼见沈羽握茶杯的手隐隐有颤抖的迹象,他连忙补充道:“你跟我说,你最讨厌麻烦了。”

    “所以,《紫冠录》我要你答应未经允许不许第二人观视。”

    “那是,那是,想想紫冠侯百年横行仗剑天涯,在下心中对沈兄的风采犹如滔滔江水……”

    “我再说一遍,沈羽非是紫冠侯。”沈羽淡淡道:“还有,说这些的意思是,干嘛拉我下水。”

    “何需介怀,何需介怀呢。”赵阳摇了摇头,找了把椅子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悠然道:“因为,我也不想沾麻烦啊。”

    “你啊!”沈羽正要说话,却听门口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沈大人,赵大人,寒舍简陋,却不知二位是否习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