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逐鼎千秋

7.第7章 初入青工城

    作为青工城的一个驿卒,马江武从小有一个梦想,便是有朝一日能有一匹自己的马。

    当然,战马是不用去想,便是给了,他也不敢要。最好是一匹能驼能扛的上等挽马,有了它,自家乡下的几亩地便是多了个壮劳力。如果这马能再健壮高挺一些,想必牵出去必是倍有面子。

    虽不至于一日三惊,但来往的红翎信使倒也不时见得,每当看到怒焰马在骑士坐下一骑绝尘时,他就分外的羡慕。自古边民多勇悍,可惜大靖律令,独子不得从军,虽然这条律令是为了防止一旦独子从军家中老人无人赡养,是条相当的善政,但也绝了他从军的梦,只好顶了父亲的差进了驿站,干些养马待客的杂役,日子倒也清闲。

    来来往往的达官贵人他见得多了,宝马拉车的场景也时常见得。但此刻,他的心中仍是愤怒的。

    却没有这样对待牲口的。上好的怒焰,已经疲惫不堪,很明显是长期奔波所致,看这情形,似乎是连续奔波了十几日的样子,马脖子上被缰绳勒过的痕迹很深,隐隐的已见血痕。

    “好好的官道,又不是信使八百里加急,怎么弄的?”

    马江武小声地嘀咕了声,然后默默地将马身上的负重卸掉,牵到了马棚好生照料。

    今日这群人是拿了堪合来的,相比是官身。恩,这群人当中那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不错,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藏在怀中的那枚小小地银判时心里如是想,可不能被其他人发现了。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黄正的心中。眼见道路过半,却不知怎地,一天夜里后,洛英突然下了命令,全力赶车前进,遇到镇店也不留宿,整整十几日,硬是生生把一个多月的路程几乎赶完,知道今日入了同州境才慢了下来。

    可惜他并没有这个胆子去问洛英,而当他看到洛英的护卫随便用手划几下,一整块木料便成了几乎相同比例大小的木柴的时候,他便更加没了这个心。

    他没有,赵阳也许知道,但一路上只是坐在自己的车厢里,喝酒看书,似乎过的好不惬意。

    沈羽有这个胆子,但他没问。

    从一开始,这事便透露出一丝诡异的气息,至少沈羽觉得,如果洛英一开始的目的是借由翰林院的人员隐藏身份的话,那么大可不必突然如此急躁。

    而十几日前,洛英突然下令的那一日,有一个随行的护卫曾去前方探路归来。而这是从第一天出发开始,便一直都有的事情。

    但是那一天,归来的人,十指凝气,他便知道此人之前动了真气。

    盗匪?恩,应当不是,不然无需如此郑重,再厉害的山寨,避开数千里,却是过了。

    敌袭?却又不像,后来的十几日所经过的地方,适合下手的地方很多,但却什么也没发生,倒更像是警告。

    洛英到了驿站便回房舍休息,而护卫中分出两人将在车厢里烂醉如泥的赵阳拖去了别的房间。

    最近的几日驿站并无其他客人,只有沈羽一行住下。

    此时的他与黄正坐在驿站的大厅里,一边品茶,一边思考。

    “如果我是你,我想我这会更应该好好休息。”

    一条瘦削的中年身影不知何时坐在了沈羽的对面,而黄正却不知怎滴与剩下的护卫坐在了一起,眼神中除了恐惧,隐隐还有些愤怒。

    “哈,但我看焦先生似乎精神很好。”沈羽放下茶杯,淡淡笑道。

    这十几日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他知道了这位看似洛英护卫头子的锦衣卫,名叫焦九阳。听呼吸若有若无,应是至少五品以上,掌握胎息之法的高手。至于剩下的,老实说,他没兴趣判断。

    “我和弟兄们都是粗人。”焦九阳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哦?”

    “之前路上对你们的态度,恐怕沈大人不会喜欢。”

    “所以?”沈羽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了那面青圭,在他的面前晃了晃,道:“解释这些,跟这个有关?”

    焦九阳的瞳孔明显缩了下,似是没想到沈羽竟然在大庭广众下将此物拿出,低声道:“收回去。”

    “老赵给了我这么一件东西,说实话,不好奇是假的。”沈羽看了他一眼,道:“我自问在翰林院时间也不短了,如果这几天真要查我,想必应该能查到,我在那边最爱做的事情便是读书,各方面的书籍都读,洛都这边的藏书我这几年几乎读了大半。”

    “你想说明什么?”焦九阳皱眉道。

    “没什么”此时黄正已经在几位护卫的“邀请”下离开了大厅,现场只剩下焦九阳与沈羽两人。他继续道:“我有注意到,那天洛公子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

    “恩?”

    “这一路上,你们说什么,我和老黄就听什么。老赵也许知道什么,但他不说,我也没有问的必要。”

    “不该想的,不要多想。”眼见沈羽的话愈发的直白,焦九阳的神色之中闪过一丝不屑,正要继续说话,却被沈羽打断道:“我没兴趣知道你们要做些什么,除非老赵自己告诉我,否则我也不会打听,刚刚会去想,也不过是因为觉得无聊。”

    “沈大人醉了。”焦九阳淡淡道:“时候不早,沈大人还是回房休息吧,至于这块青圭,明日还是交还赵大人比较妥当。”

    “这件事情,你决定不了。”沈羽摇了摇头,起身向房舍走去,快到楼梯时,他突然回头看向焦九阳道:“跟洛公子说,晚上我想和赵大人一起出去逛逛夜景,不要安排人跟着了。”然后转头离去。

    过了一会,大厅传来“嘭”的一声,却见焦九阳所坐的桌子中间,居然多了一个手掌形的破洞。

    ………………………………

    “他明显在向你示好,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无聊?”在一个卖凉粉的摊位前,赵阳看着正低头与盘中食物搏斗的沈羽,眼神中满是无奈。

    “哈?有理了?”沈羽瞪了他一眼,道:“你自己有什么破事瞒着人我懒得计较,但拖我下水是几个意思?”

    “哎呀,你!!”赵阳闻言,神情顿时一松,却故作痛心疾首状,道:“想你我相识数载,为兄岂会害你?”

    “你就作吧。”沈羽摇了摇头,正要说话,不远处却突然人头攒动,隐隐传来一阵喧闹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