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梵道

30.第30章 恐怖六叔

    “你这是怎么啦?我大伯有这么可怕吗?你放心,有我在,别人不敢把你怎么样的!”看到何谦惊讶的样子,赵玉儿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接着说道:“你放心,我大伯跟我讲到过你,目前朝廷虽然不再为难幕月派,也不与江湖之人起争执了。但是,你身边的那位女子,大伯说她知道一个很大的秘密,朝廷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所以,我劝你也最好离他远一点。”

    原来,赵士安不仅是朝廷的锦衣卫同知指挥右使,而且还是这巫法祠老宗主赵士杰的亲哥哥,赵士安从小就非常喜欢他的这个侄女,赵玉儿。因为巫法祠的人极少在江湖中走动,为了避免赵玉儿在这巫法祠待的无聊,因此虽然有时公务会非常繁忙,但他还是会抽出时间回到巫法祠看赵玉儿的。几个月前,赵士杰离世,新一代的巫法祠宗主就落在了赵玉儿的肩上,赵玉儿当时非常伤心,顿时觉得天都塌了,从此再没有人迁就她,为她挡风遮雨了,虽然赵士安也很疼爱她,但是赵士安由于忙于公务,很长时间都来不了一次。

    赵士安来到巫法祠会经常会给赵玉儿讲些江湖上的所见所闻,让赵玉儿在巫法祠也不至于太闷了,前些天赵士安讲了何谦的一些事情,如何遇到何谦,何谦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如何救走了公玉嫣,自己却浑然不觉,又将何谦为了救公玉嫣,甘愿为公玉嫣挡住张正的一气归元针的事迹讲了一遍。赵玉儿顿时对这个叫何谦的少年来了兴趣,认为他很有担当,很有责任感。加上可能父亲刚去世,自己内心极没有安全感,于是对何谦充满了好奇之心,那夜她看到何谦宁愿死也不愿意离开公玉嫣,更是对她的内心是极为触动的。

    “这样不太好吧,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何谦说道。

    只见那赵玉儿抿嘴一笑,“好啊,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你必须得答应我!不过现在这件事我还没想好,等以后想到了在告诉你!”

    何谦楞了一下:“我是不会离开公玉嫣的,其他的,只要不违背侠义之道,我都可以答应你。”

    “好,我暂时不会让你离开公玉嫣的,不过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你必须要还我哦!”赵玉儿笑着说道。

    何谦无奈的摇了摇头。。

    再接下来的数日,一有空,赵玉儿就打着伞带着何谦在巫法祠的后山之上,游山玩水,好不惬意。巫法祠的后山名唤灵巫山,山清水秀,山上树木林立,道路盘曲蜿蜒,但是却非常的平整,走在这道路之上,不绝于耳的虫鸟鸣声,宛若一曲曲动人心弦的美妙音乐。山涧不时传来山泉潺潺的流水声,更是让人心旷神怡,美不胜收!心中种种烦心的俗世之事,在此美景下顷刻间烟消云散,站在灵巫山顶,远处的南京城尽收眼底。再朝山中望去,烟波浩渺,绿草如茵。古树参天,万木争荣。山如画,山涧的那道瀑布,一泻千里波澜壮阔,但是落下去之后,湖水上面却如镜面般,非常清澈与平静。不禁让人感叹,如此美景当真如诗如画,何谦觉得,这江南的的山清水秀,比起长白山的那雄浑,博大,万里皑皑白雪的壮观景色,更像是人间仙境。

    有一日,他们再次来到了灵巫山上。

    “怎么样,我们这灵巫山的景色如何!”一旁赵玉儿非常开心的问何谦。

    “太漂亮了,和你一样漂亮!呃。。”何谦此时看着山中的景色,如痴如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么一句。

    赵玉儿,听到这一句,有些不好意思,娇嗔的说道:“你真讨厌!”

    何谦也觉得自己有些轻浮。有些难为情的,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不好意思啊,嘿嘿。。哦,对了,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为什么你外出都要打伞啊?是怕热吗?”

    赵玉儿楞了一下,对何谦说道:“不是怕热,我们怕光!我们巫法祠修炼的多为阴术,因此白天的阳光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所以我们一般外出都要打伞遮阳挡光的。”

    何谦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

    赵玉儿告诉何谦,在这灵巫山上,还有一人在修行,那就是六叔,六叔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六叔和父亲一起创立了这巫法祠,后来六叔就居住在这灵巫山上,父亲说他在修行,要修行一个甲子的时间,在此期间让我们绝对不要去打扰他,自从上次见过六叔之后,现在已经有将近二十多年没见过了他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她只知道六叔住在那条瀑布后面的山洞里修行。但从来也没去过那边。

    “那你想不想去看一下?”何谦笑着问道。

    赵玉儿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想啊,可是我不敢去!父亲说过,不要去打扰六叔。否则后果很严重。”

    “怕什么,有我在呢,大不了咱们跑就是了!”何谦挥挥手,自信的说道。

    赵玉儿略微思考了一下,看着何谦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好!我们去看看!”

    于是何谦,赵玉儿一起下山,朝瀑布的方向走了过去,此时,正是巳时,太阳高照,虽然已经到了秋天,但是这边仍然很热。走到瀑布下的水池边上,水声震耳欲聋。何谦拉着赵玉儿的手,朝瀑布的方走去,远远的,果然看到,有一个山洞,就藏在瀑布的后面,继续朝前走去,只见瀑布后面竟还有台阶,盘曲而上,直达洞口。虽然是白天烈日晌午,但除了这轰隆的水声,便再无其他声音,显得异常安静和诡异!

    何谦牵着赵玉儿的手缓缓的朝那洞口走去,不时感觉到,阴风呼呼袭来。很快,他们便走到了洞口。洞口挺大,也有将近三丈高,和巫法祠的大门差不多,从洞口一眼望进去,非常深!进去的路很宽敞,也很笔直。一眼望不到尽头,大概四五丈远的时候,就漆黑一片了,再无视野。

    何谦看了看旁边的赵玉儿说道:“还敢进去吗?”这个时候赵玉儿看着何谦的眼睛,说道:“有你在,我就敢进去。”

    何谦再不多言,抓着赵玉儿的手朝山洞中走了进去,边走边说道“六叔,六叔你在吗?”没有人回应,有的只是两侧不时传来回音:“在吗,在吗。。”赵玉儿自幼在巫法祠长大,对这鬼怪之事自然是不怕的,倒是何谦,此时心里不停的犯嘀咕,这个地方好阴森啊,不像是人能带的地方。于是何谦抓紧了赵玉儿的手说道:“我看这个地方太诡异了,要不然,我们就先走吧!”

    赵玉儿疑惑的看着何谦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忍不住的笑道:“你拉倒吧,是谁要来的。这你就怕了?不行!必须要弄个明白”

    何谦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紧紧的抓住赵玉儿的手,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走去。

    在黑暗中直行了大概十几米的距离,忽然远处出现了微微的光,好像是蜡烛,这时赵玉儿喊道:“六叔,你在吗?”依然没有回应。见没有回应,赵玉儿何谦继续朝蜡烛光亮的地方徐徐前进。

    等到他们走进之后没发现:两侧的石壁上刻着好多稀奇古怪的文字符号,面前有一张低脚的桌子,虽然矮小,但却非常宽敞,上面堆满了书籍。而桌子的另一侧,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头发已经花白了,而且非常稀疏。赵玉儿用手轻轻的点了一下那个人,说道:“喂,你是六叔吗?你还好吗?”

    那人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赵玉儿,那是一张充满皱纹的脸!异常苍白,不见一丝血色,犹如活死人一般。

    “你是玉儿吗?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你爹没跟你说过吗?不要来打扰我,如今这洞中,随着你二人的到来,阳气忽现,阴元尽丧!我好不容易修炼了二十多年,如今毁于一旦,这下又得从头再来了!”那被叫做六叔的声音异常恐怖低沉。何谦看了一眼之后,根本不敢再看,索性闭上了眼睛。

    “看来只有杀了你们来祭我的阴元,方可不用从头再来!你不听你爹的话,前来捣乱!你怪不得我啦,玉儿!”那六叔阴气森森的说道,说完上前就抓住了赵玉儿的手臂。

    就在此时,何谦感觉不妙,没有任何犹豫上前一把推开了六叔,马上拉开了赵玉儿准备朝洞口的方向离去。

    那六叔在何谦刚推开的一瞬间,竟然兴奋的叫了起来:“先天方圆大法!你身上怎么会有先天方圆大法?你。。你留下,你留下!”说着那六叔居然跳了起来,超何谦这边抓来来。。

    何谦大叫一声:“鬼啊!”说完本能的抓着赵玉儿的手,利用幻影迷踪大法,眨眼间便跑到了洞口。来不及多想和赵玉儿一起跳了下去,跳到了水潭之中!

    六叔后面也追了出来,边追边说:“你留下来,我求你,你留下来!”声音异常凄厉恐怖!刚到洞口,却发生了奇怪的现象,六叔居然凄惨的大叫一声,便又朝洞中跑了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