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31.第31章 媚药和暗算

    “皇兄,这可以做火器?”九王看着那些灰白的硝烟不解。

    “是啊,西域波斯传过来火器,威力极大,一颗流弹能瞬间使城墙燃烧起来。”李奕笑道,“本王前阵子收罗了能制作这流弹的波斯匠人,现已有大量成品储备了。”他言语之中难言得意之色。

    “恭喜皇兄,”九王李勋站起身来,“皇兄得此武器,若他日有用上之时,臣弟襄城兵马随时供皇兄差遣!”

    “皇兄,臣弟想法与九弟一样!”四王爷也起身。李奕满意地看着台下的亲王们,八王爷也站起身来附议,李清紧盯着前方,不动声色。

    “好难闻的味道!”她几乎把脸埋在李玄的袖子里,“算了,”静鸿皱皱眉头顺势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清清嗓子,“王爷,我还是去透透气吧!”“别走远了!”他嘱咐了一句。

    她身后的丫鬟扶住了她,她往湖边走去,“你们站在这就好,”她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湖水,想在边上的大石头上坐一会儿,深呼吸几口把那种让她欲呕的焦糊味忘记。

    “李玄,你真讨厌!”她对着湖水恨恨地说,忽冷忽热,时好时坏,那种深情的样子好像他一辈子就钟情于她似的,让她不禁冷笑……

    “所以说,你该嫁给我!”头顶上有一个声音,惊得她头皮发麻,触电似的站起来,李修从树上跳下来,静鸿的第一反应是看向那两个丫鬟的方向,却发现那边空无一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身上慢慢泛起一种燥热的感觉,让她头疼,难受又空虚,她几乎要站不住,“你想干什么,我要回去了!”她瞪着他,转身就走,却发现四肢越来越没有力气,而燥热的感觉却有增无减,一股热流从小腹下方传来,又酥又麻,“唔……”她皱着眉头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声。

    “你好卑鄙!”静鸿咬牙切齿地看着她,跌坐在石头上,李修则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反倒问你她怎么了。

    “走!快给我走开!”她没有多少力气,向空中徒劳地挥手,他越看越不对劲,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中了媚药的她本能向他靠过去,带着喘息,魅惑地看着他,还有理智尚存,她又想要逃脱。

    感觉到他的手抚住了她的脸,一阵摸索,他大赅,立即抽身,“你…你不是…你真是皇嫂!”

    她浑身向着了火似的,好想把衣服撕扯掉,却抬不起手来,接着头一歪,往地面倒去,“走开,我不需要你!我不需要你!不要碰我!”静鸿根本站不住,直接瘫倒在他怀里。

    “你…”李修终于从她潮红的面庞和沉重的呼吸声中听出端倪。

    “你个卑鄙小人,快点给我解药!”,她趴在他的肩膀上张口欲咬。

    李修这才听懂静鸿的咒骂,想要分辨什么,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好,我马上给你解药,你为什么和应流光长得一模一样?”他一面说一面故意在她耳边吹气,弄得她全身又酥又麻的感觉更加强烈更加刺激。

    “我们长得一样管你什么事!”她有气无力地说。

    十王爷印证了自己的想法,抱得她更加紧了,“那么,你就该是我李修的女人!从了我,离开穆王府!”

    “不要!不要!”她神智已乱,只觉得他的手穿过礼袍,拂上了她的胸衣,她拼命摇头,“不行,不行…啊……”她再次嘤咛一声,“我要帮流光姐姐……”这是他在她这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她昏了过去,他松了一口气,刚才他暗暗使力打昏了她并点了昏穴,他满意地看着怀里一动不动的人儿,轻声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能跟你欢爱,但我没有下药,邵临风的蜜粉只要配上酒,就是强烈的媚药!”

    “静鸿委屈你了!”他把她放在石头上后快步离开,找到几个夜巡的侍卫,又差丫鬟,把她扶起来,往戏台的大院走去。

    在李修和静鸿纠缠的同时,更刺激的戏码正在上演,李清看着太子傲慢的样子,站起来拍了拍手,恭维道:“皇兄,这火器果真让我等大开眼界,如此精妙的表演,臣弟的贺礼真是拿不出手了!”

    李奕眼中精光一闪,维持着笑容说:“皇弟不是已经…”“吼……”猛兽的咆哮声突然响了起来,听得大家一阵心惊,等到驯兽师将几只熊和老虎牵到戏台中央时,都本能地想要逃离,几位侍妾甚至尖叫出声,拉着身边的男人瑟瑟发抖。

    “六哥!你这是干什么?!”九王爷李勋吓得面如土色,从椅子上差点跌下来,“嗷呜……”一声低低的虎啸让李勋闭了嘴,和亲王面不改色,看着岿然不动的太子说:“臣弟常年驻守南疆,风雅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耳濡目染的只有这野性与好斗,今日给大家开开眼,驯服的猛兽伤不了人,就像我和七弟在邺城围场遇到的那样!”

    只听得台上一阵哨声,驯兽师发出一个指令,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相对站着的两只虎嘶吼一声,相对一跃稳稳当当地互换了位子,又是一声哨响两只大熊走上前去,像人似的立起身来,伸出两只前爪向众人做了作揖的动作,大家的表情才稍稍放松起来。

    驯兽师大吼一声,两只虎立即趴下,在地上打滚,突然,驯兽师扔出一个球,往正前方的空中一抛,两只熊都兴奋地弹跳起来往前一扑,往李奕所在的方向扑去……

    李奕僵直地坐在那里,此时也忍不住变了脸色,眼神阴鸷,冷冷地怒吼道:“杀了那畜生!”两只熊原本处在表演状态,听闻旁边的人发声,有些不受控制,原本要落地抢球,此时将球撇在一边,往李奕所在的位子上冲去,一跃上了几个台阶,太子此时再也无法坐住,立即站起身来,慌乱地向后退去,而他身后的侍卫们纷纷冲上前来,又不敢直接面对那两只熊。只能亮出沉重的兵器,对着那两只野兽。

    驯兽人看着事态发展有些异常,挥了挥鞭子吹了声口哨,那两只熊回望了一眼,慢慢地从台阶上下来,一边退一边发出低沉的吼叫声,像是警告。那驯兽人又抛出两只球,两只熊重新兴奋起来分别去追,追到戏台子上的时候,正好追到,驯兽人大叫一声“好!”,两熊转身捧着球,两虎也从地上站起,四只野兽都作人站立状,向围观者作揖。

    表演结束,四只猛兽被牵走,太子那边的侍卫们才算送了口气,放下兵器,李奕重新坐回椅子,脸色惨白而阴沉,一语不发,李清站起身来,对着他说:“皇兄,臣弟献上的这台兽戏可曾精彩?皇兄这是小题大作了,野兽虽凶残,有驯兽师在也是安全得很!不向上回,当时要是有驯兽师在场,咱们七弟和臣弟麾下郑将军也不会身负重伤。”

    “是吗?围场一事本王也略有耳闻,那真是遗憾!”李奕凶狠地看着李清,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谢皇兄关心,幸而伤的不重。”李清冷笑着看着李奕,李玄坐在原位,不知道在想什么,对面的李修冷眼看着这一切,自顾自地为自己斟酒,对事态发展表现得漠不关心,而剩下的几位亲王则面面相觑,都没有做声。

    “穆亲王,王妃昏过去了!”两个丫鬟搀扶着静鸿艰难地走到李玄身后,战战兢兢地地禀报,“什么?”他心里一惊,看见王妃双眼紧闭,立即起身扶住她,才惊觉她浑身发烫,他拂上她的脸,她低吟一声,很痛苦的样子,“王妃怎么了?你们是怎么看的?”那两丫鬟原本就有些心虚,现在见亲王发怒更是不敢多言,只说是吹了一会风王妃就晕倒了。

    “滚下去!”李玄大怒,用手拍拍她发烫的脸,“流光,醒醒!”她皱着眉头,“不会是伤风了吧?”静鸿扭动着脖子,他把手伸进她的颈脖处,一片湿热全是汗,他稍稍推开她,低语:“流光,我把你送回房去,给你找个大夫。”觉得自己被推走,静鸿浑身又难受起来,但昏昏沉沉使不上劲,倒向李玄的方向,一直呐呐地喊:“不要,不要!”说完抱住了他,往他身上蹭了上去。“皇兄,王妃她身子不适,臣弟这就把她送回厢房!”李修神色一动,往对面看去,静鸿被李玄抱在怀里,在侍卫的引导下离席。

    “她怎么了?”秦熙悦听闻八王妃昏倒,立即遣了给自己调养身子的御医往厢房赶,李玄看着静鸿急促又无序的呼吸,心里乱极了,御医一把脉,变了脸色,“王爷,王妃娘娘这般是酒后受寒伤风所致,加之娘娘呼吸紊乱,不知娘娘是否吸入什么,像是有毒气在胸腔集结,属下开一副催吐的方子,吃下去便可好了。”

    “嗯,那就快去办!”李玄看着静鸿痛苦的样子,一阵揪心。“流光,喝下去!”他支走了下人,把药碗送到她嘴边,她呼吸急促,喉咙猛地被灌入液体,引起一阵猛烈地咳嗽,也正因为这样,她稍稍有点回神,不过胸口好难受,微张的双眼无神地看着眼前人。“李……李”

    “李玄。”他看着她的样子,一阵难过,“流光把药喝了,你就好了!”

    “解……解药……”她长着嘴,勉强喝下去一口,又浓又苦的汤药让她几乎无法呼吸,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胸口堆积,压得难受,她一下撑不住,“哇”地一声吐了出来。李玄松了口气,继续把药碗伸到她嘴边,“不要,好难喝!”她清醒了,看着他,“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

    “我……我好难受……”她看到李玄熟悉的脸,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禁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