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28.第28章 狗血事件

    “怎么是你?!这是什么地方?!”静鸿大惊,她很肯定,这间房不属于客栈,她的头很疼,但神智清醒,眼前的男人,竟然是刚才在胭脂铺里遇到的公子。

    “美人儿,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怎能拒绝享用?”他露出笑脸,英俊中透着邪气,“美人,喝一杯?”他自顾自地倒了杯酒,酒杯伸向她。

    “放了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她全身没力气,被扔在床上。

    “喝了这杯酒,我就放了你!”他眼神轻挑,露出了淫邪地笑容,看着静鸿怒目而视的样子,耸耸肩,“我从不强迫的,不过我要知道,等会儿要和我共赴云雨的美人你的名字,这是我的习惯!”

    “呸!你妄想!别……别过来!我警告你别过来,别怪我没提醒过你!”静鸿看着他越走越近,禁不住尖声警告。

    “没关系,你尽管叫,”他轻声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就行了,我是玉面书生邵临风!”

    “哟……你竟然不怕呢!”他第一次竟然有人对他玉面书生的名号无动于衷,“美人,不要怕,我会温柔的!”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她想挣扎却使不上力,任由他把手探向自己领口,“乖,太僵硬了,你得放松!”说罢把她的外衣褪下,露出了雪白的后背,他兴奋地看着眼前的美人,内心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即一亲芳泽,他扳过她的身子,准备解开裹胸,突然心头一震,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你……你!”他惊恐地指着她,连忙把外衣扔回她身上。

    “放了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告诉她事情有了转机。

    他的脸变得煞白,没有褪去惊恐的表情,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用力用手往她脖子上一砍,她登时昏了过去……

    “流光,伺候本王宽衣,本王累了!”他一进卧房便大声招呼,没有回应,往床上一看,他的王妃正呼呼大睡,心里暗暗好笑,睡相果然一如既往地差,睡得也太死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日上三竿的时候,她伴着头疼醒来,昨天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好像还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要被人凌辱,太真实太可怕。

    “唔……”他发觉身边人动了,睡眼稀松地问,“什么时辰了?”

    她已然已坐起来穿好长裙,回了句,不清楚,就准备去梳洗,“哎!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睡相有多差,差点把我挤下床去!”李玄把她拉回身边,想要从背后扣住她,她轻轻推开,平静地说,“王爷,已经不早了!”

    静鸿的脸色平静,没有表情的样子和应流光真的很像,只不过少了眼角的那一抹悲戚,谁离了谁活不了啊!任凭时代变迁对于这标准,她还是坚持的。

    李玄觉得这顿早饭吃得压抑极了,静鸿态度不冷不热,好像不再愿意跟他玩笑吵闹了,他们离开永福镇,往下一站长明镇进发,马车上,她只倚着看风景,有一句没一句地接话,他以为是她在外不适,谁承想午饭,晚饭结束后她的态度依然没有多大改观。

    “要不要出去走走?”夏日凉风难得,她穿了清薄的淡粉色长裙,露出了美好的曲线,仿佛走在晚霞里。

    “好,”她还是不冷不热,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顺从极了,他倒是换了便装,走在她身边,“这里显然没有永福镇热闹!”他看看四周街道,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商铺倒是开着,也不见有多少人光顾,摊子更是不多,小贩都不叫卖,只笼着手等顾客。

    她听了只是动了动嘴,做出了个笑的样子,嗯了一声。大半条街走下来,没多大意思,她有些不愿走下去,他却指着前方一处挂着灯笼的茶楼说,“那里看起来热闹些,去歇息喝口茶吧!”她仍是顺从地点头随他进去。

    果然,里面人满为患,早就知道古代茶楼酒楼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这里也不例外,当然也没有悦来客栈那样夸张,只是人多些,有着各种身份,当她踏进去的时候,能感觉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或好奇或欣赏或不怀好意……

    李玄脸色很不好看,静鸿却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她挑了一张近的桌子,坐下了,“上壶茶!”她一开口四周瞬间都静下来,小二离开后,四周又重新沸腾起来。

    她感觉到四周火辣辣的目光,也渐渐觉得不自在起来,“哎!那姑娘真美呢!”这是其他桌窃窃低语中正常的话,“看那腰身……”有人指指点点其他人讪笑,看她没有反应,就更放肆起来,有的就直勾勾地盯着看,不过对上李玄愤怒的脸,他们略略收敛了一些。

    “咳咳……”那个刚才评论最大声的人故作镇定地说,“这有什么,永福的赵姑娘才是真正的美人一个呢!”

    古往今来,一堆男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爱讨论女人,话题到了这里,其他人都来了兴致,“咋的?你上百花宫见过了?”“人家是花魁,能让你见着?”其他人都取笑那人。那人急了,说,“别说!我还真见过一面呢!”

    “吹牛”“做梦呢吧!”其他人纷纷不信。就连其他桌的人都参与其中,静鸿的茶水来了,她倒上竖起耳朵听着。

    “怎么了?!一年多前我就在永福啊!”那人大声辩解,“刚过完元宵啊!你们忘了?拍卖呢!啊?”说完眼神一挑,露出了相当猥琐的表情,“人家赵姑娘,扶着三楼的围栏站着,面纱那么一揭开……”那人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场景,还做了个揭面纱的动作,“当时就把底下的人看呆了,那百花宫门口挤得哪哪都是人,那条街根本过不去!那老鸨说了,拍卖赵姑娘初夜呢!”

    其他人都伸长脖子听着,发出暧昧戏谑地笑容。一边催促他往下说,那人手一摊:“你们想什么呢?!那老鸨调教个丫头这么多年,就趁着这捞一笔呢!咱们也就门外看个热闹,能进去的都是高高在上有权有势的主儿!你们猜,最后啊,据说是人家穆亲王拔得头筹,花了一万两呢!”

    “哎呀!人家是王爷嘛,赵姑娘也就是个青楼女子……”大家议论纷纷,一律带着猥琐的表情。

    静鸿捧着茶碗差点没喷出来,这种风流韵事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可见此人有多荒唐!她带着冷笑看了他一眼,他面色铁青,低沉地说,付账,走人!啪地一声拍下块银子,走出了茶楼。

    静鸿跟在他身后,一脸不屑,心里有两个小人在对话,一个说流光姐姐好可怜,嫁的这么不靠谱的夫君!另一个小人说,现在不轮到你了么?你就是流光姐姐的身份啊!第一个小人马上反驳,我又不是真正的古代人,帮完流光姐姐就走了,要么离开亲王府,要么找回现代的办法!

    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诧异,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古代天黑就漆黑的环境,但是从她接触的人看来,要找个古人谈场恋爱,那基本不可能,除非她走了****运,遇到了第二个郑北堂。

    “我穿越过来的目的和使命,就是为了让流光姐姐和郑将军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对自己说,这样一想,立即觉得自己是救人于水火的侠女,心情立即好了起来。

    “流光,你在想什么?”一路回到客栈,李玄都被她脸上怪怪的笑容弄得心里毛毛的,刚才听闻那些人说笑心里恨不得把那帮刁民都杀了,不过一路走来细想自己以前确实荒唐了点,“没什么啊,那家的茶还不错。”她的心情已经回复的大好,倒是觉得他的过去好笑,“王爷,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奇怪?”他不自在地笑笑,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腔。

    “我还没有完成任务!”对着镜子,静鸿看着自己的脸,再次对自己说,长得和流光一样就是缘分,之所以待在王府忍受那种清苦的日子,不是因为胆怯,互换身份之后,和李玄的朝夕相处也不是因为爱情,如果流光能摆脱王府的牢笼顺利和郑北堂在一起,她的任务就完成了,就能离开了!他奶奶的,穿越小说她也不是没看过,怎么就到这种鬼朝代鬼地方,就不能来个比如说女尊类的了,一个女人可以有N个男人的那种吗!

    她自动脑补着李玄精心梳妆打扮站在青楼上,一脸娇羞地接受一大帮女人调戏的样子,忍不出扑哧一声笑了,伏在梳妆台上,“你的笑声好可怕!”他已经在床上躺好,看到她的样子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