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24.第24章 多方博弈

    “干什么!?”楼云云对着前来的两对侍卫尖叫:“我要见王爷!把我们都看成了什么?吃里扒外的叛徒吗?!”

    那侍卫长第五次地好好解释:“这就是叶管家奉王爷之命从上到下把府里人都排查一遍,包括住处。”

    “哟~不但看人,还得看住处,咱们不单单是叛徒,还是贼呢!”她狠狠地瞪了侍卫长一眼:“我看你还是先去库房看看,东西有没有少,少了些什么,然后再来我这搜一搜,看看是谁偷的!”此话一出,她院里的人纷纷帮腔,拒不配合,一时之间,她这听风阁里熙熙攘攘,吵闹的,争辩的,还有上前来推搡的,乱作一团。

    “叶管家上这么匆忙是要上哪去?”静鸿眼尖,看到了从疾步走过回廊的叶管家,他不由得停下来,回道:“楼主子和侍卫长他们吵起来了,属下去看看。”李玄眉头一挑,也调转方向往听风阁去了。

    “楼主子,请您冷静!”叶管家好脾气地劝道,哐当哐当接二连三的瓷瓶碎裂的声音,侍卫们一步步往侧边退后,一面退一面请她开恩配合,“王爷也是为了您的安危,王府的安危!”这样的话只遭来了她更多的滚字,她一个箭步冲到正堂上,一把把角台上面巨大的插花鎏金瓷瓶给掼下来,“要么出去,要么请王爷过来!”她歇斯底里地嚷道,与此同时,巨大的碎裂声,伴着无数的碎瓷片飞溅起来,花瓶里的水汩汩地流了一地。

    “呀!”静鸿看到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下意识地用袖子一挡,很可惜没有完全挡住,额头一阵刺痛,咣当一声,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掉在她的脚下,那是瓷瓶的一个鎏金耳,大家一回头,都愣了,“参见娘娘”侍卫长大惊,所有人都看向楼云云,她已经吓得呆了。

    所幸瓷片只是在她额头上轻轻划了一道,破了皮,她挡那一下的时候手心在重重地撞击下被割破,血一下子冒了出来,传来一阵阵越来越痛的感觉,李玄在看到眼前一幕彻底怒了,原本一地瓷片和吵嚷嚷的声音就足以让他心烦,现在又添了满地的水,飘散的花瓣,飞溅的瓷片也散落在他的脚边,他阴沉的说:“本王来了,你想干什么!”

    楼云云吓得面如土色,一下子跪了下来,“往……王爷,奴婢不是故意……”

    “你在王府的日子到头了!”看着满地狼藉他撂下了这句话,静鸿背对着他,感到一丝寒意,她从没有听到过他那样冰冷无情的声音,她已经掏出手帕在止血,手心多了个小小的粗糙的血洞,“叶管家,给她一些银子。”

    “不!王爷开恩啊!”她美丽地眼睛盯着李玄,哭得梨花带雨,昔日的恩爱转眼间就化为云烟,此刻只剩下他嫌恶的眼神,哪里还有半分情分,静鸿看着这个哀求的女人,她一生境遇的好坏,完全依附于眼前的男人,她在王府之外的生活和命运,让她有些不忍。

    “王爷,近日府里不太平,大家都很敏感,她没有坏心思,就是脾气太暴躁,禁足一段时间算了!”她去拉李玄的手,他面无表情,不为所动,满屋子的人都磕头不止,“王爷,”她又拉了一下,他才稍稍有些反应,觉得手黏糊糊的,他低头看到了血!

    “你……”他这才看到静鸿的手上包着手帕,另一只手上也沾到血迹,视线上移,额头上的刮痕肿起来,一道红红的痕迹,楼云云爬过来,扯着他的长衫,他一下扼住了她的脖子,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没有一人敢说话,他的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咬牙切齿地对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封了这鬼地方!”说完手一松,她被推倒在地。

    “血已经止住了,”静鸿淡淡地说,“王爷别动气。”虽说楼云云过分了点,但他们一定也有过耳鬓厮磨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是这种遭遇,她觉得可怕。

    楼云云本是青楼女子,被逐出王府根本没有立足之地,跟死了差不多,她这一闹的下场,无疑给其他人起了巨大的震慑作用,侍卫们排查的工作方便多了,没人敢不配合,竹苑的人头一次看到门口围了那么多人,都愣了一下,流光对着镜子披着头发佯装梳妆的样子,对前来的侍卫们柔声说,“就我们五个,这是我的屋子,她们的在另一侧,请便!”侍卫们见屋内冷清又没有多少摆设,只扫了一眼离开了,去看竹苑里其他的各个房间。

    “没发现异样,”紫燕在送晚饭的时候轻轻地在静鸿耳边说,她这一刻悬着的心才放下,她的手心处结了一层薄薄的痂,动动筷子皮肤扯着疼,也就不太能吃得下去,于是放下筷子,对着李玄说:“这几日大家草木皆兵,若真有那种可以随意出入的世外高人,再怎样戒备也会让他逃脱!楼云云……”

    “别说了,”他坐在她身边,“她伤了你,我不可能再留她。”

    “这,这只是很小的伤,而且快好了!”他把手搭在她的肩上,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我会保护你!”在后来她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不过此时,她只是觉得无语和无端的负担,当时越恩爱,恐怕到后来越失望吧!

    怡亲王府

    “王妃,太子生辰,该送些什么贺礼?”李勋看着库房架子上的各类古玩珍宝,一时难以取舍,九王妃自从上次病了身体就一直不太好,走到库房这点距离已让她疲惫不已,满目的东西看得更是眼晕,她有些烦躁说,“王爷,咱们送了什么不重要,太子不会盯着我们王府。”李勋一愣,有些不悦地瞥了王妃一眼,随手拿了一些字画和几个锦盒走出了库房。

    和亲王府

    “王爷,您看那紫藤,多美!还有萤火虫呢!”如月柔媚软糯的声音在和亲王耳边却显得有些刺耳,她没有注意到他眼神游离,并没有在看任何事物,她撒娇似地黏住他,晃着他的袖子。“别闹!”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回你房去!”他面色阴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王府

    李修架着一条腿,靠在书房的太师椅上,“我看还是装病算了!”他烦躁地给扇着扇子,“我可不愿去那鬼厢湖!”他皱着眉头,对着来人,那人一袭夜行衣,斗篷遮面,“王爷,这样恐怕不妥。娘娘特派属下叮嘱王爷一句,多事之秋,莫再生分岔!”“知道知道!你去告诉母妃,我一心一意正招兵买马,请她放心!”

    “娘娘说了,王爷尽可安心,当日会有皇上身边的大内高手护王爷安危!”

    太子府

    “殿下,夜深了,该歇息了!”李奕侧妃看着他已在书房里坐了大半日,不顾侍卫阻拦在门口求见,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退下,别放肆!”这女人最近得宠,举动不免太过分了些,竟敢到书房门口找他,他面色一沉,拂袖而去。

    厢湖别院

    “太子妃娘娘,夜里凉不能开窗啊!”秦熙悦在寝宫里,开着窗户,坐在桌前撑着右脸,凝视着天上的一轮圆月,贴身侍婢匆匆上前将窗户关上,风景在眼前戛然而止她才一愣,“扶我歇息去吧!”她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马上就可以见到殿下了,我看起来气色还好吗?”“娘娘在殿下眼里是最美的,您有了身孕,殿下疼您还来不及呢!”侍女一面搀扶,一面说着宽慰的话,她微微一笑,“我也只想他轻松一些,别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王爷,我有一事相求,”静鸿故作轻松地看着李玄,“紫燕跟我说,祯娘病了好久了,大夫说,是水土不服,能不能让她们单独出去采买?”

    对于他来说,祯娘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说了一句“出入王府时要谨慎着些。”便再无话,这么轻松地过关了?!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爷,娘娘!”叶管家从外面进来,禀告说进贡了一批新鲜的胡桃,例冰也到了。“那东西又不好吃!”他说,“分了,多拿一些给……六哥送的那几个女人住在哪里来着,多给她们点,那是她们家乡的东西。”叶管家领命退下,他转而对静鸿说:“反正都要送给太子了,自求多福吧!厢湖别院在田城,离京城不近也不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这几日,她就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好像离李奕生辰越近他便越焦躁不安,“你要我陪,我就陪你,不过王爷,你在担心什么?你对太子,不构成威胁的!”

    “你不懂,”他低着头,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是将门之女,应将军虽然归隐,他的副将郑将军却跟了六哥,我和六哥又亲近一些,难免不被视为一体,还有,刘尚书虽不愿合作,但他的女儿毕竟入府,虽是祯娘,恐怕也已是众矢之的,他们不会放弃想要拉拢刘家的。”

    “嗯,知道了,”她从未在他口中听到过这种分析,也从不知道他这种闲散之人竟然有这么缜密的心思和尴尬的处境,“我会帮你的,如果能帮得上的话!”静鸿看着他的眼睛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