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23.第23章 阴谋

    “啊?这……这合适吗?”她无暇顾及他玩味的表情,“她们是和亲王……”

    看着静鸿诧异的模样,李玄几乎要笑出声音来“六哥不会介意的,又没人会知道!”他脸突然又凑上来,“你看,一场鸿门宴,说不定没了兵权,还得送他礼物,那也太便宜他了,现成的东西给他,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很好?”

    “我还是看不出好在哪?”

    “这样你就不会把我往外推了呀!”他倒在枕头上,故意确认一遍:“你说是吧?”

    静鸿直接脱口而出,“那还有其他侍妾啊!”她自知失言,“那么好听的笛声,芙蓉轩住的谁你去看过了么?”

    “没有,我不在乎!”他看着她别扭的样子,用食指点着她的额头恶劣地警告:“应流光,下一次本王再听到你说类似的话,我就……”

    碰上他深邃的眸子,那不像是开完笑的神情,她心里一紧,小声地问:“你就怎样?”

    “我就死死地粘着你,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让你甩都甩不掉!”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清清楚楚地说,那种心悸胸闷的感觉又来了,全身都没了力气,坐的笔直的僵在那里,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我……我要睡了,”她甚至不敢转过身去看他,直接侧着身子躺下,“不行!”他直接把她扳过来,直直地吻下去,暧昧地说:“能这么轻易放过你吗?!”他大手一扯她胸前的薄衫被撕破,露出了美丽的肩膀和雪白的肌肤,她被他野蛮地举动怔住了,愣了一会才用手遮挡胸前的风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他恨不得立即将她吃干抹净,“你……你,”静鸿大概知道自己难逃他的魔掌,一边撩拨着他的长发,一边支支吾吾地咬着嘴唇问,“你这样行不行,腿会不会疼?”

    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在他看来,都是那么撩人,都是故意在勾引他,“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全身上下被他剥了个精光,“今儿就是疼死我也不管了!”

    他吻和抚摸让她渐渐意乱情迷,“这件衣服好讨厌……”她把手伸进他的上衣里,忍不住想要抚摸他精壮的胸膛,她喜欢那些分明的线条,他已经完全不能她的动作就像一把烈火把他原本就强烈的欲望燃烧的更甚,他粗暴地把自己的上衣扯下,咬牙切齿地说:“妖精,别那么看着我,不许勾引我!”

    两具火热的躯体相互交缠,最初他粗暴的诅咒化成了身体上强烈的动作,一声接着一声魅惑的呻吟声从床榻中传出,这声音更让他无法忍受,只能尽情地释放最原始的欲望……

    “走走走!”嬷嬷们催着凤阳殿中侍候的下人,“门口守着去!”她们同样面露尴尬之色,因为空旷的大殿里还偶尔能听见王妃的娇喘呻吟声,只好慌不迭地把所有人遣到门外去。

    与凤阳殿的满室春色相比,竹苑就显得冷清了许多,流光虽无聊心里却轻松,只是每日过得像苦行僧似的,早早起床早早入睡,“不知道北堂会不会也在想我……”她望着天上的一轮圆月,泛起了一丝微笑。

    “谁!”眼睛被蒙住,她闻到一丝丝幽幽的香味,“喜欢吗?”他的手松开,晃了晃眼前的香囊,“你爹开恩,在营帐设宴款待三军,我就来了,他们喝的大醉!”他淡淡地说,“他们明天回来。”

    “你……”她又高兴又心酸,高兴的是他回来了,难过的是,战争太残酷,谁都不知道一次暂时的别离会不会是永远的离别。“柚子要不要?”她回到房里拿了一个大果盘,他们就那样对着月光,一瓣瓣地剥着柚子,静谧而美好,两个相爱的人即使只是静静地坐着不说话相互看着对方也是甜蜜的,周围都是香囊中风干的桂花的味道。她看着绣工很好的香囊,“这针线真不错,是别的姑娘送你吧?“

    “嗯,被你发现了……”他面无表情地回应,她笑了,他绷不住,也笑出了声,搂住了她。

    流光坐在竹苑里,还是那样的石桌,身边的人却已经不在,她对着那个依然保存的很好的香囊深深地吸了口气,桂花的幽香一如当时刚收到时候一样绵长,“小姐!”她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立刻回过神来。

    竹苑的门口紫燕正向她招手,她回头看了看,其他人都在屋里,便走过去,低声问:“他们怎样了?”

    “好得很呢,这几日刘姑娘根本没有再桃苑里住过,日日和王爷在凤阳殿缠绵。”流光整张脸都亮起来,舒了口气,“那就好,本来她替她担心,现在看来是多余的,对了,过几日,就跟她说,我们之前说好的那件事。”紫燕点点头,看着她手上的香囊说了声小姐保重就离开了。

    静鸿他们每每都睡到日上三竿,鉴于二位是王府里地位最高的两位人物,众人不敢说什么,夫妻和谐原本就是一件喜事,也除了说二位恩爱,并没有多少流言传出,但是叶管家却已等不及,急于将王管事的事情上报,紫燕也来求见王妃,于是两人分别走了。

    “流光姐姐的事,我没有忘记,紫燕,你今日就找个大夫给姐姐看看,一则有人证,做起来好说,二则给姐姐看看,她老是郁郁寡欢的要好好调养调养。”静鸿说。

    “怪异的事情真是一桩接着一桩!这几日,你们加强看守,还有,把府里的人从上至下全部都排查一遍,男女老少一个都不能放过!还有,最近从王府出入的人要格外仔细,没有要事不许轻易出入王府!”穆亲王说。

    李玄皱着眉头,见静鸿走了过来,向她招招手,“你过来,我问你一件事。”她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只得跟在他身后慢慢走着,从花园的主路上偏离,她一阵紧张,这路线她很熟悉,那是通往竹苑的路。

    前头就是竹苑,看他一脸肃穆的样子,用哄骗的方式肯定不会回头的,只能见招拆招了!她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出什么意外,“那只猫在哪里发现的?”他冒出一句,“你在哪里找到的?”

    她松了口气,“就在那边柏树里窜出来的。”她指着左手边,李玄有种了然的神情,“知道那里有什么么?”他盯着她,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其实,我已经过去过了,有一栋很破的院子。”静鸿本来就觉得蹊跷,既然他先提了就更好。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李玄望着那个方向,“在这里久了的人都以为这是王府的禁忌,在你之前,本王有过一个王妃,或者说,她就差最后一道仪式,她的名字没有入宗庙,至于后来么……”他没有说下去。

    “这……这倒是我所不知道的,”静鸿原本就觉得有古怪,听他这么一说,除了吃惊,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的感觉,像是有什么阴谋,“她是李奕的人,我知道后杀了她,她死在那里!”

    她听了一阵头皮发麻,尴尬地笑笑:“反正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何必想那么多呢。”

    “李奕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在他眼里,没有人能阻拦他得天下的野心,王管事这件事情我能看出,王府里已经不太平了。”他说的话,她听得半懂不懂,此时此刻她也不想明白,只想着他不要继续往前走,不要到竹苑去。

    “以后你就知道了,父王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掀起血雨腥风,我们这些皇子,怕是都不得安生。”他自嘲地笑笑,“你看我都这样了,都躲不过去,在皇位面前哪有那么多感情可言!”他掉头准备回去了,静鸿看着那院落的方向,心里很是不安,一定有太多的秘密,发生在那里。

    “叶管家,你怎么就那么固执呢!”此时紫燕的脸涨得通红,据理力争,“这又不是什么不合规矩的事!”

    “紫燕姑娘,你就别难为我了,”叶管家摊了摊手,“如今不比往日,王爷说没有要事不许人随便出入。”

    “病死也不管了么?!她们那帮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要不是那祯娘实在病得厉害,干嘛请大夫!”

    叶管家还是面不改色,直说别为难他,不同意紫燕出去找大夫,“好!”紫燕终于被激怒,冷笑道:“既然您谁的面子也不给,那我只能去找王妃娘娘!”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什么?”静鸿心道不好,“王爷下了这种命令?你们要排查就查,竹苑先放一放,祯娘身份特殊,大夫我是一定要请的,王爷说了,他和我要有个嫡子,祯娘不能有闪失。”静鸿第一次,用了王妃的身份来压人,心里既痛快又忐忑,紫燕则一副你看吧的样子,看着叶管家尴尬的样子。

    “是是是,属下这就让紫燕姑娘出去。”门口守卫自动让开了路。

    “等等,你们好好检查检查,别向上次一样看花了眼,”静鸿冷冷地说:“看看是不是真正的紫燕,别是个易容的出去了。”其他人不敢接腔,紫燕便大摇大摆地出了王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