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20.第20章 第一天

    “小姐,你在这里站了好久了,坐下来歇歇吧!”香香看着流光一动不动地出神,也不敢打扰,搬来了一张竹椅。

    “我在想这里真美,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流光带着笑,看着香香,香香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小姐,我们住了这么久了,你说的话好奇怪啊!”流光眨眨眼睛,没有辩解,此时她是自由而愉快的。

    其他侍妾被罚,大家虽然都有气,但谁也不敢说什么,也许这段时间,还能过得清净些,她又不是没有过过清净的日子,自然是懂得没有自由是什么感受,同时也同情起这个时代的女人们来,没有娱乐,没有自由,应该也没有多少自我,所以流光才会不开心,算是女人中的异类。

    “你就打算这么躺着么?”静鸿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看着李玄,此人歪在床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动不动,“我在想,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美呢?!”她心里瞬间长草,“那是因为府里的女人太多太美了!”虽然有过床笫之欢,但真的跟一夜情差不多,对对方没有任何了解,更别说有多少感情。

    “我没这么觉得,”他淡淡地说,“都一样,没分别,倒是你,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把我往别的女人那里推。”

    静鸿暗暗吃惊,镇定地说:“我……我我是王妃啊,什么三纲五常,三妻四妾乱七八糟的,总要遵守吧。”好好的穿越什么啊,她又没有多少文化,对古代更没有多少了解,这几个这么陌生的词,还是她费劲脑汁想出来的,他好像并不介意,反正是听懂了,“那你为什么又变了呢,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看来太过了,和流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觉得莫名其妙,“早知道这么难过关,就不该帮她。”脑中闪过流光悲戚的表情,她又为自己的想法而后悔。

    拼的就是演技!她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用她认为最温柔最好听的声音说:“王爷,我并非不希望您陪着我,只是,我怕人耻笑,王妃的地位已是尊贵无比,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我怎么能和别人计较,人言可畏啊,”她顿了一下,“高处不胜寒,这点您一定比我清楚,如果没有这亲王的头衔,您肯定过得比现在更洒脱更自在,我以为我可以装作不在乎的,但是知道您受伤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在乎了!”她一边说,一边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想想穆亲王真是可怜,流光姐姐的一番真情流露,带着眼泪的控诉,都不是说给他听的。

    一番话说完,他没有接腔,周围静极了,她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在打鼓,过关吧过关吧!

    “流光,”见他用这种眼神注视自己,她心里又开始忐忑,她的肩膀被抚住,被轻轻地按在他的怀抱里,他的心跳得很快很有力,“为什么你不早一点让我知道,早知道我的身边,是这样的你,我会更高兴!”太过了,太过了!她头皮发麻,同时也很震撼,这个男人,她一点也不了解,好像对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感动了,要是这种男神爱上自己,那也是很有面子滴!她一面含情脉脉,一面暗自窃喜。“不过,爱应当是个很奢侈的概念,除了流光和郑北堂,哪里还会有情有独钟的爱情啊,尤其是这种王公子弟,根本不可能,这种话,怕是他和无数女人都说过,不过是骗那些无知少女的小伎俩!”她暗暗提醒自己,“府中还有无数女人呢,跟那个打交道都是一出甄嬛传!”

    两人安静地温存了一会,“你要把我把我抱到什么时候?”静鸿看着他,他轻笑,松开了手,“御医说了,我这腿伤要静养,我正在静养呢!”不错,还有点幽默感。

    “那御医有没有说,多长时间换一次药?今天天气应该不错,出去走走吗?”她终于得到比之前更多的自由,自然想要走走玩玩,这段时间穆亲王这位大佬她要好好巴着,这样日子也好过。她站起来开了窗,外面是一片绿色,伴着风,太阳怎么这么大了,“王爷,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吗?”

    “照着情形看,应该有巳时了,”听不明白,“那……我叫人进来。”这是她清醒地作为王妃的第一天,门被推开的瞬间,都是陌生的环境,更奢靡,更气派,几个侍女站在角落对面的角落里,看来她们也懂得尊重主人隐私,她们慌不迭地低头赶过来,“参见王妃娘娘。”她们恭敬地行礼,膝盖弯曲,低着头,很难描述那是种什么感觉,同情么?优越感么?好像都不是。

    “免礼,王爷醒了,洗漱的东西准备好送进来,”她顿了一下,接着吩咐道:“御医开的药在哪?你们谁知道?”其中一个瘦瘦高高的丫鬟回答了她,其他人都奉命而去。

    “催什么催!”申屠含玉看着鸽子传递来的消息,狠狠地啐了一口,“找到哪有那么容易!”破落的院子满是落叶,从来也不会有人打扫,所以落叶就越积越多,一层一层,发黑至腐烂,散发出难闻的味道,除此之外,只有几个架子,平时那些鸽子就停在里面,其中有一只花皮鹦鹉安安静静地半闭着眼睛停在院墙上,然后突然开口,用怪异的声音学到:“找到哪有那么容易!”申屠含玉看了那鹦鹉一眼,匆匆回到内室里,内室倒是还算完整,不过也是积了厚厚的灰尘,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原本的木色已经看不出来,都变成了黑灰色,她拉开抽屉,里面有笔墨,她写了几个字,攥在手中,然后走到那张破床边,一把掀开了床板,下面整整齐齐地排着数十个人皮面具,“就这个吧!”等她退出来,将字条重新绑在鸽子的腿上,她看着鸽子扑棱棱地飞走,在门口听了听动静,纵身一跃,轻轻翻过院墙,她落地的一瞬间,她就不是申屠含玉,而是王府里的王管事了,她可以大大方方地出去。

    “这些事,下人都可以做的,”李玄看着眼前刚刚忙碌完的现在又拿起瓶瓶罐罐的女人,忍不住说,“你是不是该歇一歇了?”静鸿一边在剪纱布一边回答:“这很简单啊,又没有什么难的,就跟敷云南白药一样的嘛?”

    “你说什么?什么药?”

    “哦,这种外伤的话,就怕感染嘛,敷上药粉主要就是消炎杀菌促进伤口愈合嘛,”她在说什么呀,自知越说越乱,只好嘿嘿一笑,“就是这种药让我想到了以前南凉州的另外一种药粉,那些士兵在受了刀伤剑伤之后,敷上能很快止血,道理和这个差不多嘛!”李玄其实并没有怀疑什么,很顺从地看着她解掉了腿上的绷带纱布,看着她擦拭伤口,然后重新敷上药粉包扎起来,“呀!”她指着小腿的一块暗红色地方,“好像好了的地方又出血结痂了。”

    “昨夜动的太厉害了!”亏他还一本正经的样子,“啊!疼!你是故意的!”她突然用力,往那条伤口上按了一下,那时候他也摔下马去,不过他没有和亲王那么幸运,熊的一只爪子在他右腿出划了一道,顿时血肉模糊,从膝盖延伸至脚踝处,疼得他差点昏死过去,而经过几天的休养,伤口渐渐愈合,不过有的地方伤的太深,不那么容易好。

    “你们怎么都站在门口?王爷呢?娘娘呢?”紫燕问门口的那些侍卫丫鬟,在她扶了静鸿进凤阳殿,再把真正的主子送到竹苑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她们两人的消息,不由得担心,担心静鸿在王爷那露馅。

    “王爷不要我们进去,”一个小丫鬟笑着答道:“都快到用午饭的时候了,王爷和娘娘还没有出来,缠绵到现在呢!”

    “对呀,紫燕姐姐,连你都不知道,说明王爷王妃不让人打扰,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其他的几个丫头也在一边帮腔,暧昧地笑着,紫燕一颗心暂时放下了,打着哈哈,“去你的!嚼舌头根,小心王爷听见!”看着快升到头顶的大太阳,她忍不住再确认一遍,“难道娘娘和王爷没有出来过了?”那几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斩钉截铁地说,自从昨天傍晚就没有再出来过,连饭食都是大半夜才送进去的。身为跟流光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紫燕忍不住叹了口气,早点遇上这位刘小姐该多好啊,小姐也不用那么难受!

    “王管事,怎么又出去啊?”门口的守卫看着她巴结地笑着,“主子吩咐的,再出去一趟!说是厨房里买的不新鲜!”是是是!门口的两人点头哈腰,看着申屠含玉大大方方地走出了穆王府,根本没有注意真正的王管事,不可能有这么白嫩的手,她穿过城中闹市区,来到一条窄巷,敲了敲最里面的一扇小门,顾绍棠警觉地看看四周,看到她手心纹着的红芍药,连忙道:“圣使,你回来了,殿下在等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