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19.第19章 女贼变王妃

    “好饿!”她爬起来,正前方是雕花红木床前挂着的流苏薄纱帐,透着飘飘忽忽的烛光晃得静鸿有些睁不开眼,醉酒后皮肤上的泛红并没有退去,好像整个身体都麻木了,没有了感觉,只剩昏昏沉沉的脑袋和本能的饥饿感。

    “那就叫他们送些吃的来!”旁边的男人懒懒地说,“你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他坐起来,当然是****着上半身,一手撑着枕头,一手抵着床围,把她环在逼仄的空间里,他俯过身去,暧昧地说:“你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一边上下其手,“本王真喜欢你刚才的表现!”她一惊,发觉自己打错特错了,不但耍酒疯,还跟他……

    这一刻她又惊又怕,怕的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稀里糊涂地说了什么,惊得是自己竟然就这么跟他缠绵,真丢脸啊!“啊!”她捂住脸,忽略了他凑过来的吻,沿着她的脸颊一直向下,“真丢脸啊!”她脱口而出。

    “怎么会呢?”他轻声说,她已经退到最里面,完全没有再躲开的可能,他贴上来,“你说了,我长得这么好看,你不吃亏啊!”烛光一闪一闪,他的脸好像也是忽明忽暗,此话一出她更是无地自容,“怎么?现在又不敢看我了?”她完全被扑倒,“你全身我可是看光咯!”看着她羞得满脸通红,他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调侃。

    反正脸都丢光了,干脆耍流氓,这样反而没人笑;这是她总结出来的,以前一贯的做法,也是她能从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变成女汉子的最根本的原因,“彼此彼此啊,你不也被我看光!”她伸手摸他胸前的皮肤,“还有弹性啊,真结实!还有你的脸,怎么保养的?比女人还要嫩!”她捏捏他的脸,他脸色变得尴尬,瞪着他,“哈哈,你这样子,好可爱啊!”

    “你这女人,找死!”他狠狠地吻下去,在她耳边说:“等一会,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我会让你求我的!”

    “算了吧,我怎么能欺负一个残疾人呢!”她蹭了蹭他那条有伤的腿,“你躺下去嘛!“,她翻过来,跨坐在他身上,向他眨眨眼睛,“不要动哦!”

    “你在上……下来!太过……”她俯身一双椒乳贴在他胸前,她轻轻吻住他的嘴唇,盯着他的眼睛,这种男神,就不该放过嘛,虽然是封建社会,但毕竟是合法的呀!他不得不说,他既兴奋又吃惊,表面上对着女人怒目而视,可渐渐地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欲望越来越强烈,随着她不断动作,她一上一下胸前白花花的一片变化出各种的风景,可耻的快感涌了上来,他立即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没过多久,随着一阵轻颤痉挛,他后背鼻尖都沁出了汗,“你这妖精!这样子我的腿伤什么时候能好!”他恶狠狠地说,在极度舒服的同时,她窃笑不已,“我真的没有力气啦,好饿啊!晚饭还没有吃呢!”

    “人呢?!”他冲着床外大呼,“运动”太多,他们真的饿得不行了。

    竹苑

    “花花,不要叫,再叫主子就要醒了!”小影抱着挣扎不断的大猫,求助地看着苏嬷嬷,“怎么办呀,小姐还没有醒过来!娘娘叫去,怎么就喝了这么多酒啊!”

    苏妈妈和香香正端着水盆,在床边照顾着,给主子擦汗敷额头,花花很不配合,一直冲着床上大声叫唤,大有冲上床去的架势,“这畜生,不是喂过了么!”苏妈妈正在拧着手巾,指着一边“扔厨房去扔厨房去,看有什么吃得没!”“是啊!这猫是怎么了,这也太吵了,小影抱走吧,顺道看看杨妈妈醒酒的灵芝汤药熬好没有!”香香看着主子一动不动地躺着,忍不住心焦。哦哦哦,小影点头不止,抱着不断尖叫挣扎的花花一路往小厨房跑去,一边嘟哝着:“可能是酒味太重了,也不知道小姐喝了多少!”

    “嗯……”床上的人皱着眉头发出了一声呻吟,“拿水拿水!”苏妈妈有经验,立即吩咐香香倒水,自己则一手扶着流光,让她慢慢坐起来,“小姐,小姐,醒醒,别睡了!”她轻呼,流光朦胧睁开眼,眼前是两张陌生的脸,但都带着关心,她知道这一刻意味这什么,暂时是自由了,“我的头……”

    “小姐,喝点热水,别睡了,刚喝过酒,昏昏睡过去,醒来头更疼。”苏妈妈立即柔声安慰,香香跑出去通知其他人,她接过水杯,喉咙的干渴刺痛瞬间得到纾解,“小姐小姐,杨妈妈的灵芝汤熬好了,来喝点解解酒吧!”剩下的三人一齐进来,内室瞬间人多起来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

    “快二更了,”香香端上了几盘点心,“王妃娘娘传您过去,怎么喝起酒来了?晚饭还没有吃呢!”这种口吻一点也不像是小丫头,果然静鸿说得没错,她们都很忠心,是亲信,她立即想到了紫燕,希望从此,紫燕能和静鸿默契地相处,心照不宣。

    “王妃说那是西域那边的酒,好喝得很,不由得喝多了。”流光笑笑,伸手拿了一块点心,大家都聚拢过来,七嘴八舌地问道:“娘娘有为难您吗?”“娘娘为什么给您带上面纱了呢?咱们这里没有旁人来呀!”“娘娘让您干什么呢?祯娘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她默默地咬下一口,“其实也没有什么,府里的侍妾都没有身孕,王府里没有孩子,有些急了,上次法事已经做过了,让咱们再跟之前一样低调些,戴面纱……说是不能惊扰神佛!”这种胡诌的话大家竟然没有丝毫怀疑,反而恍然大悟似地哦地一声,“咱们别聚在这里,七嘴八舌地吵着小姐,小姐慢慢吃,我去给小姐烧洗澡的热水。”苏妈妈站起身来,杨妈妈和小影也站起身来出去忙活了。

    “喵!喵!”一声高过一声的猫叫声从房门口传过来,“花花!你怎么又跑过来了!”香香不慢地大叫,流光看着那只熟悉的大猫,多日不见似乎养得更大更肥,在烛光下水滑的毛皮泛着光。

    “其实王妃还是个好人呢!”香香抱着花花,那猫冲着流光直嚷,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怕我们日子过得太清静,给我们送了个小伙伴呢!”流光微笑,又吃了几块糕点,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梳洗。

    一夜过后,很多事情都变了,静鸿那边满地狼藉,昨夜的无边春色,彻夜红烛,衣服凌乱了一地,她和李玄两人瘫在床上,身上尽是欢爱过的痕迹,李玄惊讶于她的改变,那个他熟悉的表情严肃冷冰冰的,爱把他往其他侍妾那里推的应流光,仿佛一夜之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女人,他很是疑惑,却很欢喜。

    流光却很轻松,昨夜伴着花瓣沐浴,酒味已经尽数退去,她看着竹苑里一棵棵高高低低的竹子,这里翠绿的颜色清新的空气都让她心静,“唉!”这里少了潺潺的流水声,只剩了风吹过竹林沙沙的风声,甚至能闻到一丝香气,她禁不住想到那个时候,他们在一起的山坡河流,“北堂,原来,这里都是果树呀!”她欢喜地大叫,想要爬到树上去,他宠溺地看着她,“别吃!还没有熟!”他看着她就要够到一只小柚子,“我不吃,用来打你!”话音刚落,柚子猝不及防地朝他的头砸过来,他轻轻一偏,躲了过去,纵身跳到树上,把她拎了下来。

    “那是什么?!看起来能吃了!”她站在地面上,贴着他,兴奋地指着旁边的几棵树,“那是梨树吧?”他走过去,摘下了一颗大一点的果实,那种野生的梨树结出来的果子墨绿中泛着深黄,她上去就是一口,雪白的梨肉甘甜而爽口,满嘴流汁,她都开不及擦拭,“你尝尝,真的好甜啊!”她把梨伸到他嘴边,“咬一口吧!”

    “你自己吃,我自己再摘一个。”

    “为什么啊?“他笑笑,转身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梨子,“丫头,梨不能分着吃,知道吗!”她看着被撞见咬了一口的梨,心里很甜蜜,她凑上去,盯着他的眼睛,“郑教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啊?”

    “如果可以,就现在?”

    “呸!”她满脸通红,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他双臂钳着她,根本无法动弹,两具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他低下头,“文河那边不平静,半月之后,我们就要行军,驻扎在那边,回来我就向将军提亲。”

    “我爹?他恐怕早就知道了!”

    “那也要上门提亲!”

    ……

    “北堂没有吃那个梨,为什么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呢!”她倚着竹子出神,不愿意从这些遥远而甜蜜的回忆从走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