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18.第18章 意外的温存

    流光的记忆,在这里戛然而止,她只告诉静鸿,“后来又有了一场战事,他说只要得胜归来,第一件事就是上应府提亲,说到做到;你知道的,文河一战大捷,圣上龙心大悦,从上到下加官进爵,父亲封了候,他成了主帅,而我却再也做不到了。”

    静鸿握着她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今日一见,他就在我眼前,我连和他好好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他还是他,而我,还是那个和他一起坐在河边陪他练剑的应流光啊,我们却不能……”流光说不下去,痛哭起来,“你不知道啊,我真想一死了之,就忘却了;有时候,我听闻战事甚至想,要是他战死沙场,我就随他去了,也好过在这里不死不活的捱日子……”

    这样的女子,如果没有穿越千年的时间,真真切切地坐在在自己眼前,静鸿是很难以相信的,爱得如此艰难的两人,她太震撼了,震撼到根本没有语言,两个人微醺的女子,相对坐着,流光这些年的心事,痛痛快快地在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面前释放出来,她既痛快又难受,“我没有一天、一个时辰、哪怕一刻不想他,可我什么也抓不住,看不见听不到,有时候太难受了我就喝这酒,这味道是我唯一可以抓住的,宫里太冷了,我住在这桃苑里,看着这些桃树我就能想到第一次,我遇见他……”

    断断续续的诉说渐渐变成轻轻的哭泣,流光伏在榻上,肩膀微微抽动着,进了穆亲王府,以前活泼的她就自动死去了,生下来冰冷的躯体和一张毫无表情的面具,所以无论李玄越胡来越放荡不羁,她心里越是暗自窃喜,她想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最低,最好低到看不见,好让自己清净。

    从正午到日落,没有人知道她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到最后剩下了碎了一地的果盘,滚落的瓜果,室内弥散着浓浓的酒味,七零八落的酒壶,和东倒西歪的两人。“娘娘,王爷找您呢!”

    感觉到被人轻轻推着,流光恍恍惚惚地醒来,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眼睛红肿,迷迷糊糊地睁眼看着,紫燕显然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娘娘,您喝醉了?”她茫然地看看四周,才发觉自己还在自己卧室的内室里,不觉松了口气,“我脑袋疼得很,想休息一下。”她低头看到了一边的静鸿,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警惕道:“把她蒙着面纱送回去,你小心着点。”紫燕会意,流光一个人出了内室,跌跌撞撞地出了卧室,外面的丫鬟们见了,忙不迭地区搀扶。

    “什么事?”从桃苑到凤阳殿,她拒绝了辇轿,说走走有利于醒酒,她一步步颠簸着,头疼得很,她没有失仪的时候,所以这样子让人感到很意外。她双眼模糊但头脑是清醒的,“她们是怎么回事?”她明明看到府里的一帮女人慢慢腾腾地从左边的台阶上下来。

    “娘娘,您不在的时候,各位主子,吵闹得厉害,打成一团,府里都传遍了,王爷正在气头上呢!”她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她们这是想干什么呀!还嫌不够乱!”她皱着眉头,没有再管一路从台阶上上去了,叶管家在门口垂手站着,闻到她身上的酒气感到十分意外,低着头说了声参见娘娘,就退了出去,李玄坐在主位上喝茶,脸色十分难看,周围一个服侍的人也没有,想必是故意支开的。

    “参见王爷,嫔妾不舒服,来晚了。”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他面前,他瞥了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坐在副座上,向紫燕挥挥手,“下去吧,清静些。”等偌大的宫殿只剩他们两人,他终于开口:“你怎么喝酒了?”

    她抬头看着李玄,漆黑的眸子,带着试探和疑惑,这张脸皮肤特别好,几乎吹弹可破,他的母妃是安南女子,所以他面部轮廓要略深些,显得很有轮廓,单看他端正的的五官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很正派严肃的形象,可他一双眼睛像是时时都带着笑,有种说不出的邪魅和轻佻把他的整个形象都带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倒是很符合他闲散的气质,这是个危险的男人。

    她绯红的脸,撑着脸歪头看着他,眼神迷离,带着笑也不说话,她没有那种见之难忘的美貌,大多数时候,她的眉角都有些淡淡的忧伤,五官清淡平静,而此时的样子却说不出的明艳和妖媚,她一双水盈盈的眼睛凝视着他。

    原本还在为侍妾的吵闹而恼怒,现在统统抛之脑后,李玄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但又从未见过她醉酒的样子,那样充满诱惑,让他挪不开眼,“王妃?”

    “你叫我什么?王妃?我原本没有名字吗?”她嘿嘿一笑,指着他,仿佛他说了句笑话似的,这个中规中矩的女人在醉酒之后竟然是这样,他觉得好笑,轻笑地叫了声,“应流光,醒醒!”

    “是啊,我是应流光,我喝的是我们南凉州的黑葡萄酒,”她又嘿嘿一笑,“王爷,你找我干什么?要不要再一起去喝两杯?”她胸口起伏,好像一下子闷得难受,想要站起来,“里面太闷,我要去透透气!”说完就要扶着桌子站起来,李玄制止不及,轻呼当心,一手只拉住了她一只袖子,她本要挣扎甩开,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他面前,头重重地磕在他的胸口上。

    他一条腿受了伤,站起来已是不易,想扶也扶不了,“来人来人!”守在门口的侍卫丫鬟纷纷赶来,“扶本王起来!”他一手抱着她,“别碰她!”他制止,他站起来抱起流光,把她放在主位上,她全身没有力气,还是那副笑模笑样,“王妃醉了,你们先退下!”大家惊疑不定,又不敢说什么,全都退了出去,几个胆大的,还在门口探头探脑。

    “我没醉!”她嘟哝了一声,看着他说:“你还不错嘛,还能站起来!她们几个怎么了?你生气了?”

    “你你你,一点规矩也没有!”看着她喝醉的样子,他突然一点办法也没有,“她们打起来了,看来你错过了一场好戏啊,却躲起来喝得烂醉!”

    “我伤心啊,安安静静地想哭一哭,喝点酒,”她撑着头,“王爷,你有没有这种时候?”

    “有,”他笑笑,“不过喝酒有时候并没有用,还不如美人在侧,畅游山水更能让人忘却。”

    她哈哈一笑,“好啊,有性格!”说完又站起来,看着外面的天色,皱着眉头说:“怎么就天黑了,好热……我要去睡一会……”说完直接把宽大额粉牡丹大袖衫脱了扔在地上,露出雪白的肩膀和后背,“哎!流光你过来!”李玄吓了一跳,声音不觉提高了八度,外面几个管事进来一看这场景,立马退了出去,“把门关上!”李玄满腔怒火,大声嚷道。

    “这边这边,”他无奈地指指卧房的方向,“紫燕那丫鬟呢?”她已慢慢地走到卧房门口,朝李玄回眸一笑,“找她干什么,有你不就够了!”说完跌跌撞撞地往床边倒去。

    “你说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哭成那样,现在又醉成这样,一年多了,从没见过你这种样子。”

    “你不也没见过那些女人打起来嘛!”“你罚她们什么了?”“闭门思过三个月,外加三个月月例!别替她们求情,更别指望本王会开恩。”想到刚才那些聒噪的女人,他心里又泛起一丝不愉快。

    她妩媚一笑,“那我这样子,你要罚我什么?”他一笑,“你想怎样?”

    “都可以啊!”

    他一步步走向她,伏在她身上,她的眼睛睁得老大,呼吸突然急促起来,胸口不断起伏,“好奇怪,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哦?那你和本王有个嫡子如何?”

    她已经没有了多少清醒的意识,这样的一张脸让她没有办法拒绝,她伸出手捧着他的脸:“好啊,长成这样,我又不吃亏!”这次换他瞪大了眼睛,颇感意外,他的手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她已经伸进了他的领口:“这衣服好奇怪啊!你头发好长……”他叹口气,封住了她的嘴,她还在摸索个不住,“想不到穆亲王还是个男神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