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16.第16章 对酌

    “把祯娘叫来!”应流光回到桃苑,吩咐紫燕去叫人,然后支开了所有人,倚在竹榻上,她全身没有力气,眼里也失了神采,她想要流出的眼泪,都在刚才光明正大地流下来,剩下的,就是一颗没有办法在伪装下去,被掏空的心。

    刘静鸿披着面纱,坐在轿子上,一路上的风景还是那样的熟悉,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然,王妃不会传召的那么急,那么神秘,她直接被带到了桃苑里,那里潺潺的流水让她心神一震,奇怪的是,除了紫燕,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刘祯娘,你进去吧,王妃在里面等你。”

    紫燕把她引到桃苑内室中的一间小房间门口,外面是王妃的卧室,除了极其亲近的人,一般不可能会有人有资格进入,而能够进到这里的,应该是极其隐秘的事情在等着她,她轻轻推开门,掀开了珠帘,各色宝珠相互碰撞的声音,在这个正午的时刻显得格外清晰,“静鸿,我在等你。”流光坐在正中的竹榻上,另外一边的竹榻空着,中间的一张小矮桌上放着酒水食盘。

    “参见王妃,”她把面纱摘了,看到了一脸哀伤的流光,一如上次的密会,“您叫我,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吧?”

    “这里没有别人,很安全,我们之间的对话,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她指着竹榻的另一边,“坐下吧,要不要喝一杯酒?”说完自顾自倒了两杯,另一杯递给了静鸿。

    她忐忑地坐下,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身上好像承载了太多的故事,她看着递过来的酒杯,没有多想,一饮而尽,然后亮出了空了的酒杯,“王妃,先干为敬。”流光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露出了像是笑的表情。

    “这是南凉州特有的一种黑葡萄做的,以前我不爱喝,后来我越来越爱喝,又不敢多喝,有时真的想要大醉一场,却没有勇气。”流光盯着酒杯,然后看着她,说,“你爱喝酒吗?”

    “我能喝一点,但是不常喝,我不喜欢酒味。”她想到以前那个地下车库,一帮大男人常常在干完一票之后喝得酩酊大醉,烟味酒味混合的味道,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我也不喜欢,可是我只能抓住这味道。”流光的眼泪流下来,然后混合着眼泪把酒喝了进去。

    “王妃,你怎么哭了?”静鸿惊讶地看着她,“王妃,你……”一面想要帮她擦眼泪,流光按住了她的手,一双泪眼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你知道吗?每听到一句王妃,我的心里就无比恶心!我从心底里厌恶这两个字。”

    静鸿惊骇地看着她,那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试探道:“流光姐姐,你,你……你一定很爱……”

    “静鸿,你怎么能心甘情愿来当祯娘呢?没有地位,就像不存在似的,那日子一定度日如年。”她静静地看着她,“这世上的优秀男子,你完全配得起,为什么偏偏是李玄?”

    “我没有选择,”静鸿垂下眼来,这是一句实话,她穿越了千年,借用了这具身体,得亏她不是真正的刘静鸿,“日子不苦的,伺候我的人,都很忠心,我们聚在一起,找找乐子,还有一只猫呢,最近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欢乐。”她想到花花就笑了,竹苑的那几位,简直把那猫宠上天了,那地位几乎要超过她了。

    “府里的女人见过你吗?”流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还没有,没有人来过。”静鸿说,“在竹苑里,只有我的亲信,没有别人进来过,我本以为,深宅之中,那么多的女人,怎么的也是一出宫心……恩……很多的勾心斗角,争宠吃醋,却没想到过的这么清静。”

    流光的眉头挑了挑,重复了一遍,“争风吃醋?”她冷笑了一声,“我真希望像你一样,过一些清静的日子,只是我不能,我得分出我的心力,做一些我本不愿做的事。”

    “流光姐姐,你一定很爱王爷吧?”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静鸿自己都不相信,刚才她那样厌恶的神情不可能是装出来的,“王爷不是个专情的人,你若爱,会爱得很辛苦。”

    最后这句话,让流光有点触动,又倒了一杯酒,欲灌下去,静鸿看着流光的脸,那种哀伤的神情,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涌上来,然后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流光姐姐,如果你爱得很辛苦,而那个男人不是王爷的话,我之前倒是看到过一个男人。”

    流光心里一动,惊愕地看着她,“那人什么样?”

    “流里流气,长得倒是很清俊。”

    流光微微一笑,“他说什么?”

    静鸿想了想,“他是我在府中唯一见到的男人,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他说‘你认不出我来?’我和姐姐长得一样,所以……”流光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这一刻静极了,静鸿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流光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他好像是喝醉了,说的第一句话是,小丫头,给大爷我倒杯水!”

    流光抬眼看着她,眼里有泪光闪动,带着笑,一字一句地说:“他没喝醉,他也不是个戏子,他和我一起在南凉州长大,他的父亲本是我父亲的副官,现在他是和亲王手下的将军,很风光是不是?谁能想得到,我第一次见他……哈哈……”流光笑了,笑的很开心,像是有很多很多甜蜜的事情一下子涌上来,怎么也收不住……

    “流光姐姐……”她看她笑得那样甜蜜,不忍心打乱这种时刻,“怪不得,你的样子总有些哀伤,不能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纵有再多也定是索然无味的。”她来自现代,封建婚姻她自然是排斥的,对没有选择权利的女子,自然同情。

    流光很惊讶她能说出这番话,“静鸿,你也没有选择的,在进府之前,听说你差点溺水身亡,难道你也……”

    “我,我不想嫁给我没有见过的男人,比陌生人还尴尬,死过一次,我又想,生命还是珍贵的,如果我有爱的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我没有,嫁了,也许我能爱上他,他能爱上我,只有这样想,才不会太抗拒。”

    “想不到,你也是个刚烈的女子,”流光说,“我们,再怎样也没有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权太可怕了,天涯海角,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没有活路,只能保全自己,希望对方安好。”

    “有一个女子那样的爱他,是他的福气。”静鸿真诚地说,“流光姐姐,你的心里,一定很苦。如果酒能让你好受一点,我愿意陪你喝下去。”她往加满了流光和自己的杯子,“姐姐,你敢爱敢恨,我敬你!”

    “他爱我,是我的福气。”流光看着她的眼睛,她喝下了这杯酒,脸庞有些微红,“你说的,王爷不是个专情的人,可他是,他是世上最专情的男子,上天怎么这么不公平,把我绑在一个我根本不爱的的人身边,真正爱的人却只能天各一方。”

    “有句话,叫做,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没听过,这可能吗?这终究只是一种心愿。”流光心里好像有了一丝希望,但是很快被熄灭,“我被抬进穆亲王府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整日在将军府里玩闹的应流光,穆亲王妃?我不稀罕不稀罕!”流光眼中带着怨恨,一把拿过酒壶,直接往嘴里灌,静鸿一下子跳起来,拼命从她手里抢回来,把酒壶按在桌上,流光的手无力垂下,“姐姐,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酒伤身,你要为了他,爱惜自己的身体。”

    说到这里,流光立刻想到北堂受的伤,他苍白的脸,在花园里逞强地走着,那种深入骨髓的心疼,此刻一齐涌了上来,“爱惜身子?他可曾爱惜自己的身体?打仗都是不要命的,每当有战事,我就一直恍惚,恍惚到战事结束,知道和亲王那边一切安好,才能恢复过来,前几天,他……围猎的时候,遇到了熊,他为了救和亲王,竟然不惜以身犯险,身受重伤,我……我恨死他了!”

    “姐姐,爱一个人的滋味,我懂,又甜蜜又苦涩,”她想到她之前的男朋友,虽然分手已久,至少在一起时是甜蜜的,从情伤中走出来,她就看得很清楚,热恋时许下的誓言,所谓的天长地久,永远永远,只属于某一段特定的时间,人走散了,时间碎了,那些誓言也跟着消失不见。

    “你……”流光迟疑地看着她。

    “我爱过一个人,后来,我们爱不下去了,就分开了,我们不合适,结局虽然不完美,至少我爱过,放过他,也放过我自己。”不管她能不能听懂,能不能接受未来是一个恋爱自由的时代,静鸿这么总结她的上一段恋情。

    “真是难以置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都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人。”流光惊异地看着眼前这个来自于未来的神奇女子,“我的面具戴的太久,现在装不下去了。”

    她们沉默了一会儿,各自喝了一杯酒,南凉州的葡萄酒,入口甘醇,后劲却很足,两人都有些微醉,“姐姐,我真的希望,你能高兴起来,虽然很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我们那里还有一句话叫做,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流光怔住了,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悲戚地一笑,“那日圣旨送到应府,我就不信神佛了,若是诸神能听见我的祷告,怎么会给予这样的安排,今天,你来了,我想我又该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