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15.第15章 驿馆相见

    邺城驿馆

    “夏文安,你和我府的那总管去一起去打听打听,围场从来都没有熊出没,实在是怪异!”李清自从围猎出了变故就一语不发,脸色阴沉得吓人,“所有的守卫,围场的管事,统统审一遍,任何人都不得遗漏,先关起来再说!”他越说越激动,因为当时那熊离自己也只有一身之隔,然后郑北堂扑了上来,用剑刺向熊的眼睛,自己被推下马去,躲过了一劫,不过郑北堂的胸口连带着右臂都被熊掌划破,登时血肉模糊,一只瞎了眼的熊,被剧痛彻底激怒,疯了似的乱冲乱撞。

    两人领命而去,他闭上眼睛,不去想那惨烈的一幕,愤怒使他无法冷静,只想尽快将幕后黑手揪出来,要说有嫌疑,每一个和他或者是李玄敌对的人都有,只是没有任何证据。

    “郑将军醒了。”婢女前来通报,他立即从椅子上弹起来,往北堂的房间走去,一面吩咐,“让御医务必好生诊治,你们好生伺候着,要是郑将军出了一丁点差错,小心你们的脑袋!”大家唯唯诺诺,不敢再多说。李清看着郑北堂面色惨白地躺在床上,目光迷离,眼虽然睁着,却没有聚焦,胸口的血已止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只留下一盆盆触目惊心的血水,大家轻手轻脚,默默地做着清扫的工作,御医已去监督煎药,房内静极了,“北堂,你好点没有?”

    他没有反应,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他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发不出声音,“你别说话,水,给本王拿水来!”很快水被送到床边,喂到郑将军口里,稍微舒服了点之后,他笑了笑,闭上了眼睛。“你好生休息,本王过会再来看你,你救了本王的命,以后本王就是你的兄长!”说完,紧抿着嘴唇走了出去。

    “六哥,你查到是什么人了吗?”李玄歪在椅子里,一条伤腿架在一边的架子上,“嘿嘿,还好没伤着骨头,不过也是皮开肉绽了,我已吩咐下去让他们给我准备跟拐杖。”李清一听,皱着眉头,闭上眼睛,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还没有头绪,你我两府的人都出动了,围场的人我会亲自审问。”

    “我不好走动,代我向郑将军道谢。”

    “他救的是我不是你!”

    “还不是都一样!”

    “若不是你执意往树林那边骑的话怎么遇到熊?!”

    “六哥,现在怪我太晚了,谁知道会是这样呢!”

    “罢了罢了,你若是害我损失一员大将,我定跟你没完!”他又气又恨满肚子懊恼,西北那边虽然大体平静,近一年来却时不时有敌寇进犯,每次都是一小撮流寇,个个不要命,进城就是烧杀掳掠,那些人像是对南凉州很熟悉,跟打游击似的,神出鬼没,让人很是头疼,这些人虽然最终的下场都是被斩首,人头挂在北城的城门口,当时是有些震慑效果的,但是没几个月有会故态复萌,一开始他以为是那些小部落的首领们并不臣服,派人来打探虚实,后来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也有可能是他的对手们已经和这些人达成了某些协议,做一些让他分心的事。

    三日过去,郑北堂勉强能走了,他是个个性倔强的人,从来也不肯轻易认输,他走得很慢,失血过多让他虚弱,动辄呼吸不畅,可他执意一天走动几次,说是躺太久反而不利于休养,谁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得任由他去,倒是穆亲王,日日闷在房内,由于腿脚不便,拄了没多久拐,就把拐杖扔了,说:“这样走下去还不如死了算了,给本王弄个轮椅。”轮椅来了也不见他出门去,仅让人推着到书桌前读书,读着读着不多久有抱怨起来,“可惜了,被困在这里,六哥送的几个美人还没来得及享受呢!”

    “去吧,”流光坐在轿子里,轿子停在驿馆门口,这里目前住着两位亲王,已然是重兵重重把守,她吩咐着紫燕,“去通传一声。”待紫燕回到轿子旁,轿子重新被抬起缓缓地抬进了驿馆。

    “没有关系,坐了一路,我要下来走走,”流光抑制不住地强烈的心跳,穿过驿馆的大堂走廊来到后院那边区域时,她自顾自地看着,“你们远远跟着就好,王妃不喜欢太多人。”紫燕命令道,一边搀着流光。她一面走一面看,很想很想搜索到她心心念念那个身影,长长的花廊,飘着淡淡的幽香,修剪的十分细心,做出一个个圆圆方方的造型。

    “我说,你能走得慢点吗?”和亲王嘱咐道,“你这是大伤初愈,别动了伤口!你们!跟着!搀着将军!”

    “我又不是穆亲王,我可没伤着腿,我还……”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他看见流光站在眼前。

    “你……”

    “别哭!”他用低沉的声音提醒,和亲王已经看见流光,正向他们走来,“参见七王妃。”

    “将军客气。”流光看着已经走近的李清,福了福身,“见过六哥。”

    “你们真是伉俪情深,他在里面休养着呢,伤了腿,御医日日在此待命,王妃可放心。”他对跟着他下人说,“七王妃到访,去跟亲王说一声。”

    流光的眼睛看着和亲王的方向,只是目光空洞,没有聚焦,苦笑着说,“伤的这么重,叫我如何放心呢,一定要亲自来看看,才知道他好不好。”郑北堂眉头一动,低着头。

    “你们推得这么快干什么?!”穆亲王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过来,“太阳这么这样大,真是刺眼!”

    “七弟,王妃来了。”流光的目光落在李玄身上,淡淡地说了声,“见过王爷。”

    “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休养几日便好,这次多亏郑将军,我和六哥才没有受重伤。”

    “王爷言重了,”郑北堂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依然低着头。

    听见他的声音,流光用手帕捂着嘴,这次她终于可以把隐忍了很久的眼泪痛痛快快地释放出来,“你好在哪里?!围场怎么会有熊!你为什么要去……”她一边哭一边大声地控诉,她说不下去了,李清听了也不是滋味,背过身去,穆亲王从未见她这样,一时也愣了。

    “娘娘,您别哭了。”紫燕为她擦眼泪。

    “王妃,别失了你的风度。”

    “你伤得这样重,还逞什么强!万一有什么……叫我……叫我怎么活下去!”流光哭得梨花带雨,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干,她说得每一句话,郑北堂都听得清清楚楚,他太了解她的感受,他很想抱抱她安慰她,此刻他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

    “娘娘,不用太过伤神了,王爷……会好的,属下告退!”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准备退下了。

    “郑……郑将军,”她颤抖地说,原本没有聚焦的目光,此刻死死地落在他的脸上,“你也要保重。”他轻轻地避开了她的目光,略略一点头,就离开了。

    “王妃,我跟你回府吧。”李玄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是那样的真实,有血有肉,会哭会笑,不再是府里冷冰冰的王妃,此刻他的内心的震撼是巨大的,她的样子,让他生出了更多的怜惜,更多喜爱,也更多内疚。

    “也好,”李清看着他俩,“你们先说话,我去让他们准备。”他在转身的那一刻,会心地笑了,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情,这种温情他除了自己的母妃,没有在任何女人身上感受到,她们不是太严肃,就是太谄媚,要么太惶恐……

    “好,”流光神情恍惚,北堂一走,她的心就像抽离了,身体像漂浮在空中,没有实体,她觉得这些年的伪装,此刻她觉得好无力,再也没有能力装下去,“王爷回府,定要好生养着,府里的姐妹们,都很担心。”

    等他们回到府中,大家已在凤阳殿候了很久,他直接被推进了内室,摆摆手对流光说,“本王乏了,先歇了,你跟叶管家说叫他们都走。”

    “是,”流光回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领命而去,凤阳殿中府里的侍妾们眼巴巴地盯着她,她的心里,对她们生出了一丝怜悯,一丝不屑,“王爷歇下了,众位姐妹们回去罢,这次,王爷伤的不轻,也不重,伤在腿上,需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大家低着头,领命而去,在大家都退出主殿时,薛瑾言像是有话说,叫了一声,“王妃娘娘,”很快董木榕扯了扯她的袖子,她立即噤声,退了出去。流光也没有计较,走进内室,李玄已经宽衣解带,睡了过去。

    “嘻嘻,王爷已经回府了,她不会是迫不及待地准备去服侍献媚吧?”杜兰芳她们听见了薛瑾言的声音,在一边窃笑着。

    “你说什么?!当我是聋子吗?”

    “我敢说你还不敢听吗?”

    “你有什么资格背着别人说这种话?”薛瑾言眼里都要冒出火来,“你算个什么东西?”

    那边的人听不下去了,纷纷过来帮腔,“你又算什么东西?!你以为自己有什么靠山……”这两派的人登时乱成一团,个个指着对方乱骂起来。

    聂小清冷眼看着这一切,对着薛瑾言说了一句,“你以为你很风光?你们薛家的女儿还不都是给人做妾的命!”

    “啪!”薛瑾言被彻底激怒,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到了聂小清脸上,作为最早进府的侍妾,这算是奇耻大辱,呆了一会,暴怒起来,和薛瑾言扭打在一起,大家积怨已久,纷纷加入战斗,一时之间,乱成一团,下人丫鬟,无人劝得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