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12.第12章 角抵戏

    亲王府的宴会在下午开始,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值得非常兴奋的一件事,禁足太久,任何热闹都觉得有趣,三日之前,被和亲王府的贺礼已经备下,今日,在李玄的凤阳殿中,他正设宴款待李清和他的副官将士,在流光竹苑当中的怡和殿中设宴款待六亲王的女眷,这种场合,并非所有人都资格参加,比如这次的筵席,官家出身的侍妾都是有份的,而民间女子只有聂小清和最近得宠的楼云云参加,六王妃带着三位侍妾和府里的几个孩子参加。

    成人之间的交往总会隔着各种顾虑,礼仪规矩一丝不错,而小孩们却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互相追逐,相互打闹,使得原本客气带着些许隔阂的气氛瞬间变得热闹而温情起来,一道道菜肴被端上,想到后面还有的节目,大家对于酒都很节制,喝得并不多,而凤阳殿却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情形了,太久没见的两人一杯接着一杯,时而放声大笑时而窃窃私语,倒是桌上剩下的人拘束着放不开手脚。但是他们两人并不可能喝醉,虽然他们的目光明显迷离,也毫无亲王的架子了,桌上的饭菜已冷,怡和殿那边的女人已是坐下来静静地说话喝茶了,只等王爷再做通知。

    不久,叶管家到了,说是王府中戏台已经搭好,艺伎已到位,请各位主子去看,大家洗手漱口之后,没有乘轿,直接从怡和殿穿过后花园走了,一路上灯火通明,就连树丛花丛中也点缀着各种颜色的小小的琉璃灯,显得好看极了。

    戏台是现成的,穆亲王喜欢一切与政务无关的东西,自然包括听戏,原本这是一处二层的小楼,中间巨大的院落平地起了一座戏台,而小楼拆掉一切繁复的结构,直接变成了两层的观戏台,平日逢节日或者各位主子生辰都会安排大家一起听戏,这次李清的造访显得格外隆重,此处也是重点装潢的对象,加了更多的文玩摆件,新添了许多嵌着琉璃珠的六角八方宫灯,整个观戏台显得灯火辉煌,流光溢彩。即使是两府王爷和对方的女眷之间彼此也要避嫌,所以很自然地,王爷他们坐在景观最好的第二层,两府王妃带着女眷坐在第一层。

    随着有些苍凉的答腊鼓声和筚篥的吹奏声,一对对带着面具的艺伎上场了,大家正看得新奇,“王弟,这是角抵戏,我在南凉州时,最看这戏打发时间。”李玄歪着脑袋,没有说话。为首的带着虎头面具的人身材挺拔,手拿流星锤,后面的人也拿着各式的兵器,六王妃身体孱弱,常年在皇城居住,对这种表演也是好奇,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些人看上去真凶啊!”她们只能在心里默默感叹,突然舞蹈的队伍分成了左右两派,两边开始打斗,都是真刀真枪,一时之间戏台子上出现了短兵相接,有的兵器之间甚至碰撞出火星子,大家这才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一齐鼓掌,正在两方交战如火如荼之际,为首的那人一跃而起,在空中旋转了一圈,流星锤闪着寒光两方有几人的面具已经破损,双方大骇,立即向四周逃散开来,“好!”李玄看得呆了,众人都被这高潮迭起的演出吸引住,忘了鼓掌,那人向众人鞠了个躬,向后台一翻,消失了,大家这才反应过来,拼命鼓掌。

    刘静鸿自然是没有得到邀请看戏的,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在接下来的时光里,只要应流光在府中,她就没有露面的可能,但是大家却有些忿忿不平,说赏赐都下了,却是一场空,那当初何必赏,给人希望呢!不止是她这里,其他未被邀请的女人,照样心中有气,香香去黄管事那边领驱蚊草的时候,就听到危主子的下人们在与他抱怨。

    与外面的热闹相比,竹苑显得格外冷清,她很想出去看看,哪怕听听动静也好,此时大家都无聊在逗猫玩,她吩咐了一声说,“我去竹园里走走,很快就回。”

    静鸿真的没有想到,守夜的侍卫已经撤去,她又惊又喜,往音乐响起的那个方向摸索过去,这片地方她都不熟悉,她走得很慢,却很兴奋,她小心翼翼地记忆着路线,旁边并没有人,她知道,再这么一直走下去,肯定会看到重重侍卫,她要在看到守卫之前折返。

    “小丫头,给大爷我倒杯水!”太过安静的四周,突兀的男声响起来,把静鸿吓了大跳,她警觉地问:“谁?在哪?”

    “你认不出我来?”柳树底下闪出个人来,他眯着眼睛,小小的红色琉璃灯映的他清秀的面庞红红的,带着些微醉的感觉。

    他长得太过于俊俏,但是身着艺伎的服装,她一时捉摸不定,“小丫头?”看着她的表情,郑北堂觉得很好笑。

    “你胡说什么?!”刘静鸿皱了皱眉,他那种轻佻的样子让她无法接受,说完转身走了,一路上她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很厉害,“罢了罢了,后会有期!”郑北堂眼中精光一闪,暗自笑笑,从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站住!”他转到长廊拐角处的时候,一个声音截住了他,他浑身一震,转过身来,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连灯笼都照得不甚清楚,他看着她有些苍白的面庞,瞬时也失了神采,可嘴里也不忘调侃道:“男女授受不亲,隔这么近不太好吧?”

    “大将军在戏台上跟猴差不多也不太好吧?”

    “我就知道你能认出我!”郑北堂低下身子在流光耳边压低声音说:“我就知道刚才那个人不是你!”

    “大胆!你竟敢调戏本府祯娘!”流光佯装怒道,“她竟然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与此同时,戏台那边乒乒乓乓的正在表演者各种幻术,有变脸的,隐身的,吞云吐雾的,喷火的,把大家都看得呆了。

    “我要确认,那是不是你。”北堂笑道:“从她看我的样子,我就知道,那不是,你看我的时候不是这种神情。”

    流光心里一动,有些心酸,“北堂,前些时间,我听说若羌那边在打仗,你有没有受伤?”

    “有,要看吗?”他盯着她,看到她快哭的表情,他的心一阵阵绞着疼,她看着他上前一步,轻声说:“给我看看。”

    他把她揽在怀里,死死抱住,“丫头,你想怎么办?”郑北堂垂下眼睛,“跟我走吧,在南凉州,或者任何地方,都比在这里快活百倍!”

    流光抬头看着他,眼里饱含着泪水,“我在这里活着的每一天,最大的期望就是走出去,可是我出不去,我好恨……”说完哭出了声。

    “别说了!”他打断了她,“我此生,必定活着接你出去!”她点点头,抱住了他,“我信你。”流光哽咽着说:“我倒希望天下大乱,没有皇帝没有亲王,什么名利地位都没有了,我就可以和你……”

    “傻丫头,别胡说,天下之大,不会容不下一个郑北堂一个应流光,你要保全自己。”流光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戏不紧不慢地进行,流光回到了主位,看着大家都看得入神,便放下心来,若无其事地看着前方,一直呆坐着,根本不关心表演的是什么,直到这出戏结束,大家都使劲鼓掌,流光依然一动不动,她有些反常的举止,引起了六王妃的关心:“妹妹这是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大好?”

    “我……”流光还未来得及回答,“啪啪”随着李清拍手声,台上出现了四个披着头纱,穿着暴露的女子,她们扭着柔软的腰肢,画着浓浓的妆,她们在台上扭着舞者,做出各种撩人的姿态,低眉巧笑之间,摇曳出百种风情、千般娇媚,台下女人们脸色都不太好看,二楼的男人们则忘了呼吸……

    一曲结束,大家都安静下来,整个院落只听得“妙哇!”李清笑着,“王弟,如何啊?”

    “美不胜收!”李玄慵懒地回道:“看来南凉州那边美女真多啊!王兄好福气!”

    “哈哈!”李清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安南女人,是安南王献给本王的,本王想着,这份大礼,就转送给王弟了!她们已经在我府调教月余,已经懂规矩了!”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了。

    “妹妹,你又要费心了。”六王妃有些同情似的看着流光,流光面色复杂,带着笑说:“哪里话,是和亲王费心了,府里人越多,越热闹。”六王妃没有说话,只是客套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整出戏一直持续到深夜,静鸿一早就睡了,直到看戏的人也乏了,女眷们陆陆续续回去,整个和亲王府只剩下李清一人在凤阳殿随着李玄品茶,他们两卧在榻上谈天说地,彻夜长谈。

    流光坐在桃苑中,等所有人都睡了,她推开门,走过潺潺的流水,坐在假山下面,一顿痛哭,她只要想到南凉州就想到他,看到西北的方向就想到他,一听说有战事就忍不住揪心,她无数次不想活着,又无数次为了他想到他而勉强着活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