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11.第11章 赏赐VS和亲王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对于静鸿来说,最最大的乐趣,无非是王妃将大猫送到了她的竹苑,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中,静鸿款款地谢过流光的侍女雨燕,欣喜地抚摸着大猫柔顺的毛皮。

    “花花,花花!”过了不久,竹苑的一帮女人已经围着那大猫开始亲热地叫起来,摸的摸,引逗的引逗,杨妈妈看了一会一语不发,直接走了,不一会从厨房里端出来一条红烧鱼,显然,这家伙已经成了大家的新伙伴。

    沈曦晴看着一大堆的补药有些不知所措,这里不乏珍贵的雪莲,虫草,还有成捆的阿胶,以及数筐大枣,颗颗圆润饱满,这些东西皆是上品,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有数盒胭脂花粉,新式的珠花首饰以及各类熏香送了进来,她的侍婢忙不迭地谢恩接过,又有几个人捧着丝绸锦缎鱼贯而入,这次突如其来的赏赐让大家都摸不着头脑,送东西的管事也是一语不发,东西送到就立即走了,没有多说一个字,只说是王妃赏的。

    “王妃这是什么用意呢?”不仅仅是沈曦晴一人,而是府内所有的侍妾都收到了各种赏赐,大家都是一头雾水,又不允许互相走动询问,也不能去王妃处谢恩,所有的人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些赏赐,刘静鸿也收到了一份,她同样也摸不着头脑。“抛开这些布料首饰不说,这些补药很说明问题啊!”苏妈妈说,“这些都是女人调养身子,益气补血的东西,难道府里的女人身体都不好吗?”大家相互看看,实在无法理解。

    “真是奇怪啊,莫名其妙来了这么多的赏赐,都收了吧!”聂小清歪着脑袋,作为最早进王府的侍妾,她对各种赏赐已经习以为常,虽然这次的格外多,她从不愿意动脑子思考什么,多年安逸的生活已经让她十分安于现状。

    “可能是王妃体恤咱们,最近被王爷禁足,算是一种补偿吧。”楼云云对着这些东西做出判断,她呆在听风阁已经快憋疯了,不让走动,连门口不让出,在这最无趣的时间里,不知道王爷每晚都寝在何处。

    “王爷,嫔妾近日去库房整理了许多药材珠宝,已经按份例备好,只等送到和亲王府上去,不知道王爷是否要过目?”李玄摇摇头,“这种事情,你自己做主便好,我管六哥,你管六哥的那些女人。”

    “前几日宫里送来一些滋补的药材,嫔妾已经做主,给府里各位姐妹送去了,她们最近也不得自由,给她们调养调养身子,也好为王爷延绵子嗣。”李玄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他在她的桃苑坐着,天色越来越晚,“行了,”他吃完了整盘的葡萄,刻漏中的水正在一点一滴地往下流,“本王要歇息了。”

    “不知王爷要到哪位姐妹那里去?”李玄愣了一下,眯着眼问她,“你觉得我该上哪?”流光盈盈的眼波中露出疑惑和不解,轻轻地摇头,试探地问道:“是要到楼云云那里去吗?”李玄蹭地一声站起来,冷淡地说:“我一早就说过,本王跟你应该要有个嫡子,不过你既然不想要,那就算了!”说完拂袖而去,对流光的呼喊充耳不闻,她有些懊悔地跌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娘娘不必伤神了,王爷只是一时意气用事,过些时日就好了。”流光点点头,差人给她伺候梳洗了。

    而楼云云,此时则十分惊喜,之前没有得到任何人通传,她今日都没有梳她研究出的新式发髻,虽然李玄的脸并不是很好看,但是她还是很高兴,“王爷,奴婢给你舞一曲吧?”说完抱出了琵琶,琵琶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被打断,“王妃说,给你们送了很多滋补的药材?”楼云云愣了一下,点点头说,赏赐一早就下了。

    “那你就好好养着,平时别乱动了,睡吧!”一挥手示意下人退去,吹灯安寝,是夜,听风阁里一片春意祥和,和大多数地方的冷清,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府正在发生着改变,这种改变并没有给这些女人带来什么,她们依然无法出门,倒是王妃和叶管家,越来越忙了,每日都有许多食材药材各色用品送入府中,最近他们两个忙着采买,而与此同时府里的几个管事每日都在监督着工人干着修缮王府的或,掉漆得重新上色,一些旧楼阁的琉璃瓦得重新补上,就连王府的嬷嬷们,连日来都亲自领着丫鬟们修建低矮的枝叶,后花园中每日都有花匠来探地种植花木,一路上散落的很多泥土也被很快地清扫,就连石板路上的石板都一一踩踏过以确保平整,王府三年修缮一次,这次还远远不到修缮的时间。

    “王妃娘娘赏……”随着府内管事的通知吆喝声,“和亲王不日将造访本府,娘娘赐每位主子礼服两套,首饰一盒。”静鸿还在床上躺着呢,她发觉最近越来越懒,每日都睡得天昏地暗,所有人都起来了,她还在床上赖着,此时她起来也不是,只得继续在床上躺着,大家只能回说祯娘身体不适,等黄管事走了,杨妈妈看着新做的礼服惊喜地说:“穆亲王府真是大方啊,这几天老是有赏赐,和亲王要回来,阵仗真大!”

    和亲王在众多亲王当中是最神秘的,因为以前几乎就见不到人,大部分时间都在边境镇守,他手中虽然直接掌握的兵权并不算多,但也是所有亲王当中最多的,他在关边多年,很多将军与他关系都很亲密,只是近一年时间,他回到皇城的时间多了起来,他的野心,别人并非看不到,但是历朝历代,能够得天下的,并不一定是掌握兵权最多的那个人,这个道理他一定清楚。

    “北堂下来别练了!这出角抵戏,我七弟一定喜欢!”和亲王李清坐在自家王府的凉棚下,巨大的紫藤花如今开得正热烈,一束束从高处垂坠下来,他在南凉州新收的侍妾如月正倚着他坐着为他打扇,整个院落都散发出淡淡的幽香,那个叫北堂的年轻人,带着野兽面具,一个鹞子翻身从戏台子上跳下来,如月避之不及,匆匆行礼走了,李清似乎并不为他的莽撞而恼怒,郑北堂把面具拿下来,长长的头发凌乱地披于脑后,长年跟随和亲王在外,他的眼里总有一副难以驯服的野性,他的棱角分明五官异常清秀,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若不是长年在外,皮肤颜色相当健康,不然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小白脸,加之此人大多数时候神色都是凌厉而冷峻的,这和现在他现在嬉皮笑脸的样子形成了强烈对比。

    角抵戏是这边西域很流行的一种艺术形式,表演的艺伎都是头戴野兽面具表演,一出角抵戏的时间会持续很长,歌舞奏乐只是其中最最基本的,真正吸引观众的,是一些稀奇的表演例如喷火,变脸,角力等,带着强烈西域色彩,配上如马头琴箜篌胡琴等,整出戏是力与美,刚与柔的结合,好看极了,在南凉州的时候,李清很喜欢这样的表演,常常在犒赏将士时,来上几出助兴。

    郑北堂作为他的副官,也热衷于这种表演,他喜欢戴着面具站在一大群艺伎当中,这时候的他是无拘无束,肆意舞动的,这是他最放松的时刻。他跳了下来,满头是汗,笑着对和亲王说:“王爷,你也该动动,太有意思了!”

    李清对他嗤之以鼻,“堂堂将军,真不像样!那些姑娘呢?”

    “哪些?”

    “安南那些!”李清空洞地看着远处,“那四个最出挑的,训练得怎么样了?七弟府上,还真是怪异,连个孩子都没有。”

    郑北堂挠挠头,“我和女人绝缘,我可不知道!你得去问小夏或者那总管,”他鲜有的神秘兮兮地问:“听说穆亲王府闹鬼啦?”

    “去去去!”李清佯装着要打他,“东家长西家短,跟老妈子一样!”郑北堂哈哈一笑,出了凉棚,李清看着他的身影,不由得泛起一丝微笑,这个从少年时代就跟随他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是杀敌无数的将军,他大多数时候的冷漠总会被一些热情的东西唤醒,然后让其余下的时光焕发出新的光彩,他从不抱怨,隐忍而坚韧,完全不是刚才的样子,好像时间所有的悲伤痛苦从自己身边经过,都可以镇定自若,再深的龙潭虎穴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就会往里闯,他好像什么都在乎,又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可他自己,不也是这样的吗?自幼在深宫里长大,他的母妃,永远带着淡淡的忧伤,好像什么都在乎,又什么都不在乎,李玄母妃早逝,他的幼年时光,几乎都是和穆亲王在一起度过的,长大的两人却是那样的不同,他有些羡慕自己的王弟,能够那样洒脱,有时候他也想,做个闲散王爷也不坏,只是在边境的城市,他看惯了战乱纷争,妻离子散的场面,一旦爆发就是生灵涂炭,他的追随者,他忠肝义胆的将士们为了百姓安定的生活而出生入死,他就不允许自己松懈,不允许自己有太多享乐,时时刻刻就像一把紧绷的弦,他不能畅游山水,他有他的责任,他相信父王的睿智,把这片江山交给合适的人,只是太子,他并不觉得他那个人,他有机会,他就会去争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