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再见穆亲王

4.第4章 搞清现状

    满红还很虚弱,但意识是清醒的,在她醒来之后估计不到半个小时,她看到了很多人,在这些人里面进进出出的有还未发育好的小丫鬟,有手脚麻利的老妈子,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面色哀伤,忍住哭泣的贵妇和面色凝重一语不发的中年男子,他们一进来所有人都退出去,那贵妇拉着她的手,自顾自的说了很多话,很快她就听明白了,他们是这具身体的父母。沉默是最好的回应,多说多错,她的娘说了那么多话,中心思想就是:养好身体,按既定的日期出嫁。

    穿越小说她也看过很多,大部分的情节都是因为前世的纠葛,比如欠情债什么的,难道她满红上辈子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这辈子在她大好的年华被传送到这里来了去还之前的债?又或者是,她的前世本就是这位小姐,可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呢?

    “我知道了,我想休息。”满红一动不动地听了许久,冒出了这几个字。

    “希望你娘的话你都听进去了,别再做蠢事!”一语不发的男人冷冷地说出了一句话,“为人父母,是不会害自己的儿女的,你要想开。”

    “我能想开。”这么不友好的对话,满红也不想多说,虽然名义上是父女,实际上根本就是陌生人,她的娘拍了拍她的手,站起身来走了,临走之前,又细细嘱咐了一番,她的母亲很美,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对美的本质上应该都是能让人看着舒服。而她的母亲,就是属于这样的样貌,有着一位母亲应有的慈爱和贵妇人的雍容的气度,让她觉得很心安,不过,任何一个朝代,女子地位都很低下,即使有颗爱护孩子的心,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刘尚书夫妇走后,香香跑了进来,满红这时候才仔细打量起她来,她的嘴唇一点颜色也没有,眼里有血丝,看上去应该很久没有睡,五官还算清秀,齐刘海,只淡淡地描了眉,跟古装戏里的小丫头的妆扮一模一样,头上只有一根簪子,水红色的裙装,此时也是皱皱的,那样子有点惊喜,又有点束手无策;她要先取得主动权,她看了那小姑娘一会,皱着眉头说:“你是谁?怎么这么眼熟?”

    “小姐,小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香香啊!”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满红细细地盯着她,香香的眼睛一亮,点头连连,“是啊是啊,小姐记起我来啦!”

    “可是,我刚才我怎么都想不起你的名字。”满红叹了口气,说:“我……是不是从高的地方掉下来摔到头了,总是隐隐的痛,很多事情好像都忘记了。”

    “小姐!”香香带着哭腔说:“你别吓唬我呀,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掉到府里的池塘里了,万管家叫了很多人才把你捞上来的,你昏睡了2天了,一会身子冷得要命,一会又烫的吓人。”

    满红一个字一个字细细地听着,她要在这些话里提取出尽可能多的信息,她的记性一贯很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化这些内容,她有很多疑惑,现在要一件件解开,她问:“谁要害我?我为什么会掉下去?”这个问题问到了香香的痛处,刘尚书凶狠的样子还在她眼前挥之不去,她愣了一会,放声大哭起来,“小姐,不知道啊,不知道啊……”

    “香香,我已经是想不起很多事了,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管你有多委屈,多害怕,我希望你把知道的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你总不希望,我在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情况下,被人当个傻子一样吧?”

    所幸这句话产生了巨大的效力,香香立刻止住了哭,“小姐,你是心里不高兴,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寻了短见。”香香把当时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满红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来也是个刚烈的女子,定是一桩姻缘不合意才会想到用死来反抗,房里那般的喜庆,彩礼和嫁妆一箱箱地摆着,对那个小姐来说,肯定更加添堵吧。

    “香香,我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再寻短见,”看到香香脸上放松下来的表情,她继续道:”我原本要嫁谁?“

    “小姐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你要嫁的,是穆亲王。”

    穆亲王?满红暗自思忖,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叫刘静鸿,是尚书的女儿,官宦人家的姑娘嫁给亲王,也是高攀了,毕竟是皇亲国戚,听起来这桩婚事不会差到哪儿去啊,满红尴尬一笑,“别说是穆亲王,我什么都记不得了。”这句话让香香更加的惊恐,““难道小姐连顾少爷也忘记了?“

    满红心里长长叹口气,怎么这么俗套的故事?穿越到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地方,成了官宦小姐,有了心上人,却被迫嫁给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就跳水寻死?好吧,满红暗自叹气,她以清醒过来怎么就陷入了一段三角恋当中了?

    “顾少爷是谁?”

    “顾映棠啊,”香香的脸变得很是凝重,“你忘了也好,免得烦心。”香香说,这位顾大少爷根本就不是与她什么指腹为婚山盟海誓的情人,而是十王爷的亲信,前段时间和十王府管家来过刘府提亲。

    满红看看镜中的自己,这张完全陌生的脸约莫十七八岁,干净得出奇,一双水眸透露着安静内敛的性子,五官精致却并不很立体,和那些蛇精脸人造美女有着本质的区别,她长得并不美艳,不是那种让人一见就移不开眼的容貌,却如莲花一般,有种静静的柔美,这样的女子,应该是柔弱的,像一盏好茶,需要细细地品味,满红想。

    “怪了,怎么王爷都想娶我?”满红自嘲地笑笑,“这么好命,还想什么死呢!”现在她算是彻底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古代嘛,普通人都是三妻四妾,更何况王爷呢,什么王爷都一样,还不是陌生人,既然一定要出嫁,对她来说,嫁谁还不是一样!

    不是的,小姐没有办法的,香香几乎要淌下泪来,她的父亲刘铭善,竟然是有江湖背景的,当年刘家有三兄弟,原本都是习武之人,古代重农轻商,练武并没有什么好出路,一样属于下九流,混得最好的无非就在官府当个侍卫队长之类的,但是她的父亲,是个文武双全的,是本朝唯一一个文武双科状元郎,从此走上仕途,朝中有了人,刘家一直都很风光,她的大伯刘铭远拥有本朝最大的镖局中正镖局,在积累了巨大的财富的同时也结交了各路江湖人士,手下镖师成千上万,在西北一带相当有势力,而她的叔叔刘铭扬是个开武馆的,分馆无数,开馆授徒,培训镖师,和中正镖局强强联合,也是相当有势力。

    “这么说,谁娶了我,便相当于拥有了刘家的势力?”香香说算是吧,朝中的事情她也说不清楚,只说现在并不安定,太子,六王爷和亲王还有十王爷,都在觊觎皇位,满红理解为,这些人的做法就属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清宫小说看多了,什么八爷党四爷党也就那样!人类,又无法改变历史。”满红嘀咕着。

    “小姐,你说什么?”

    自知失言,满红赶紧说:“我的意思是,这些个王爷娶我干嘛?直接娶个将军的女儿不就好了?直接兵权都到手了!”

    “本朝……本朝将军,九成都是儿子,就算是女儿,也是庶出,不受重视的,不像小姐您,是嫡出的长女。”

    “这么说,我家就我一个?”满红脱口而出。

    “樊姨娘有一儿一女,不过都还年幼,况且樊姨娘只是老爷的侍妾,比不得夫人。”就说嘛,古代还是以子嗣为重,男人纳妾那是天经地义。

    “等等,我要先理清楚这些关系,首先,是太子,然后是和亲王,然后是我要嫁的穆亲王,还有十王爷,对了,十王爷是个什么亲王?”

    “十王爷还没有正式娶王妃,所以没有亲王封号,不过深得圣上欢心,已经出宫自建王府,这是所有未婚的王爷都没有的。”香香巴拉巴拉说了很多,满红的脑子正在飞速运转,这一夜她知道了很多事。

    “唔,”满红暗暗想道,其实这些关系并不复杂嘛。首先是太子,太子嘛是先皇后的儿子,不过皇后一死这个儿子在皇上心里估计分量大大下降,但是还是保留着太子的名号和应有的权利,这人肯定不是省油的灯;六王爷掌握着这些王爷当中最多的兵权,一半时间驻守在边关,一半时间在皇城,这种人应该是那种相当腹黑型的;十王爷估计就是子凭母贵,是皇上最宠爱的萧贵妃的独子,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富二代似的理所应当地继承遗产,这种人要是一无是处,估计也没胆量和前两位争,所以肯定也不是个好打交道的主;

    他们现在在斗争无非是现在皇上的状况不太好,这几年时间内有挂掉的可能,他们都在蠢蠢欲动拉拢群臣,现在朝中的官员是人人自危,举棋不定,这几位目前实力是旗鼓相当,谁知道会是谁家天下!

    这种决定最难做了,跟对了人,今后肯定是平步青云,跟错了人,他日就将沦为阶下囚,很多时候,天堂与地狱,就在一念之间。

    于是,她爹做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把女儿嫁给穆亲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