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改革转场

    随着改革的持续,大明财政在天启十五年迎来了一次暴涨,终于是在年末的时候,超过了35亿元的规模。

    改革的顺利进行,也和军事力量的支撑有重大关系。

    朱由校发动的这场改革,本质上就是一场以军事为支撑的暴力强拆。拆除的是大明旧有的制度,建立的是一套完善的地方行政体系。大明的行政模式,也从过去的地方自治模式,变成了朝廷直接一路管理到乡镇级别,如今只剩下村级是地方自治,但行政村依旧会有朝廷任命的村委书记。

    书记这个官,都是汉皇党的党员,是委派到地方的一把手。

    在这场强拆行动中,过去那些地主、商人、权贵等阶级的利益都不同程度受损,但同时又打响了竞争的发令枪,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在新的体制下获得利益。这场改革最根本的变化,就是日后没有谁再能躺着赚钱,只有那些付出了努力和智慧的人,才能获取利益。

    对于那些有能力的群体,他们面对改革是精神振奋,一大批有能力的商人,随着改革而抓到了机遇,开始奋力的往上爬,形成了新的商业群体,而这群商人也是支持朝廷改革的群体。

    过去都是那些官僚资本无脑赚钱,那些没有出身,没有权势的商人,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要想发展就只能沦为附庸。而改革之后,生存的空间一下就变大了,机会也变多了。

    改革之后商人在官方的地方,也是有所提升。不过商人家庭出身的子弟,现在再次不能参加科举了,连普通公务员都不能当。当然要从政也没问题,只要停止经商就可以获得资格,户籍并没有定死。

    相当于朝廷给商人重新画了一条线,政治是他们永远不能碰的,只要他们依法纳税就有地位。

    当然这种地位,还是有限制的。

    朝廷对于商人的住宅、出行车驾、婚宴之类的都有限制。普通商人即便再有钱,房子依旧不能盖得太大,除非是获得民勋的商人。

    对商人的这种限制之所以没有取消,一方面是为了避免贫富差距下商人在个人享受方面消耗过多民力,同时也是为了控制社会矛盾。

    意思就是:好好好,你有钱,但你别给我出来嘚瑟。

    商人要获得民勋,最简单粗暴的途径就是做慈善。同时做好组织生产等等活动,为经济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也可以获得民勋。

    改革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国有资本的扩张。之前国有资本基本上都是在北方发展,这次南方改革,国有资本也随之在南方各省发展了起来,将大量资产进行了重组、开发。

    随着改革的进行,南方各省的土地兼并也遭到了朝廷的惨痛打击。大量的地主,并没有经营农业公司的经验,很多也不知道如何提高生产力,面对朝廷严酷的税收,只能选择出让土地,那些土地在手上简直就成了烫手山芋。

    当然也有大量地主登记注册了农业公司,把佃农模式变成雇工模式,但他们如果不提高生产力,就只能面临亏损。

    有些地主注册了农业公司,却把土地给抛荒了,试图通过这样的手段来逃避税收,毕竟农业公司没有盈利的话,是不用交税的,结果因为土地抛荒,而被官府拿去强制性拍卖了。因为市面上有大量土地出售,基本上也拍卖不出什么价格。

    因为新的农业税政策,市面上出现了大量便宜的土地,倒是涌现出了大量的自耕农。因为自耕农不用缴纳田赋了,也不用再承担徭役,在南方拥有二十亩不用交税的土地,养活一家人是轻轻松松的。

    也因为新的农业税,大明的内部矛盾也消除了不少。

    在中国,一个朝代的灭亡,是因为无道而导致百姓无法养活自己的妻儿,进而有道者推翻无道者的一个循环。除了满清,中国其他各个两三百年的朝代,没有一个是奴隶制的,全都是天道体系制度。

    这次改革,朱由校也给百姓带去了生路。百姓可以选择移民,从而获得大片耕地。也可以选择当工人,从而享有朝廷的工人保障体系,也可以当一个不用交税的自耕农,自耕农还可以半农半工。

    而全民教育体系,则给普通百姓创造了上升渠道。

    改革后的大明,商人、地主可以有钱,但不能妨碍百姓生存下去的权力。任何想要依靠压榨百姓来无脑赚钱的商人、地主,都在这场改革的打击范围。商人、地主要有钱,必须得有本事能在新的制度下生存下来。

    这个本事,不是钻营的本事,而是提高自身的生产力,把蛋糕做大。只要提高生产力、节约消耗、合理充分的利用资源,才能赚取到利润,否则朝廷税收就能把他们逼到破产。

    在中国永远不缺有这种本事的人,这场改革的本质,就是把那些没本事又占用资源的群体一脚踹开,让那些有本事的人来经营这些资源。而那些重要的资源,则由国有企业经营,限制民资进入那些重要的经济领域。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解放生产力。

    生产力上去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自然也就随之提高了,文明自然就进步了。

    对于这场改革,随着官媒的发力,老百姓也逐渐深刻的意识到了改革的好处,无不对改革拍手称快、欢欣鼓舞。

    那些商人就算想要反抗改革,随着江南的那群财阀的覆没,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了。商人手上,并没有什么可以反抗的资源,还不如地主实在,地主手上起码还有佃农。

    而地主也是在这场改革中首当其冲的群体,地主手上起码还有佃农可以武装起来反抗,但问题是这场改革是对佃农有好处的。最明显的一个好处就是减息降租,佃农不用再承担繁重的佃租,同时向地主借的钱,利息也要减到一个很低的水平。

    佃农们会大规模的跟着地主一起抗拒改革么?

    显然不会!

    但局部零星的还是有的,而且还非常多。很多佃农因为信息接收渠道的限制,而被地主蒙蔽。还有很多地方宗族势力,以及一些黑恶势力,就对改革非常抗拒,经常发生暴力抗法的事件。

    这种暴力抗法在改革过程中大量频发,主要就是地主阶级搞出来的。只不过那些抗拒改革的地主,全都被朝廷用暴力手段给收拾了,也不多BB,地方武警、中央军直接出动,逮捕抗法的地主、抄没土地,然后判刑、拍卖。

    绝对的雷厉风行、简单粗暴。

    越简单越直接的方式,往往是最好的方式。也正是凭借着地方公安、武警,以及中央军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暴力支撑,抗拒改革的社会风气被迅速镇压了下去。

    改革的下一场,则是西南。

    天启十五年末,武警部队、中央军已经开始进驻西南,率先对西南进行军事改革,为行政改革打好基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