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斗姆金猪做天蓬

    东岳大帝直入天蓬宫中,听得一片莺莺燕燕,娇声俏语,他左转右转,只见:轻歌曼舞转霓裳,一片妖娆女儿乡。金甲神将花丛坐,醉拥绫罗徬美人。那天蓬神将方面大耳,虽然体态壮硕,却是一副色授魂与的呆子摸样。

    “妖精!鞭挞我!”

    那东岳万万未想到,居然能看见这等不堪入目的场面,那一脸正气,国字脸的天蓬元帅用女儿家的菱纱将自己捆了起来,趴在一众女妖精身前,正在被一位一脸妖艳的女妖精往身上乱踩,那妖精一双小脚踩到天蓬脸上的时候,就见这位神将露出一脸痴相。

    “你这妖精,休想折辱我!”天蓬神将口中一腔正气,脸上却是变态至极的兴奋表情,只让东岳大帝后悔来到这里。

    “来啊!鞭打我,对我用刑,你这丧心病狂,猪狗不如的贱妇。”

    “我乃是天界天蓬元帅,今日下凡降妖,却被你这妖精设计俘虏,我是何等身份,岂容你这鄙贱妖妇折辱!”天蓬口中囔囔道,那女妖精一家踩在天蓬脸上,一手执鞭作势要打,面上却是一脸战战兢兢,口中磕磕绊绊的道:“你这……贱种。我青蛇娘娘……今日定要将你抽筋扒皮,还要……”

    说着向捻灰一样,轻轻打了一下天蓬。

    “用力!”天蓬大叫道:“不要……不要停!来啊!拷打我,对,就是这样用力,你是下界女妖王,法力无边,手持断金莽皮鞭,一鞭下来,打得我皮开肉绽。”

    那‘女妖精’鼓起勇气打了两下,打的天蓬怪叫起来,倒在她脚下,用力去嗅探那不存在的脚臭味。

    虽然天蓬元帅位高权重,但这天女毕竟是第一次玩这么变态的花样,终究受不了,扔下鞭子叫道:“元帅……有人来了!”便掩面而去,殿上的天女一哄而散,留下一脸回味的天蓬元帅。

    天蓬深嗅了一口殿上残留的香味,随着一阵哆嗦,顿时感觉一切快乐都离自己而去,一脸索然无味的表情,他缓缓回头,看到一脸震惊的东岳大帝,顿时脸上浮现一丝尴尬,老脸羞红,他挣脱绳索,从地上爬起来,干咳两声道:“我到是谁来我这天河偏僻之所,原来是东岳帝君。”

    “帝君不在泰山神域审阴判阳,怎么有空来我天河玩耍?”天蓬元帅一脸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表情,呵呵笑问道。

    东岳帝君只在心里骂娘,犹豫道:“刚刚元帅是在?”

    “哦!”天蓬元帅睁着眼睛瞎说道:“本殿见天河无事,便招来诸位女官,重演我昔年下界降妖的故事,教化诸位天女仙人,重现本殿昔年被妖魔大圣擒获之时,饱受拷打,威武不屈的风采!”

    “mmp个威武不屈!”东岳心中骂道:“你个昔年给斗姆拉车的金猪,因为伴着紫微大帝长大,给斗姆驾车有几分情分,被召到北斗宫中任用,后来因缘际会,官至北极四圣,得了这天蓬元帅的肥缺。想那真武大帝如何英武,居然与你这种人同列,真是紫微大帝瞎了眼。”

    “没想到,你这拉车的畜生,升为神将之后居然还忘不了昔年被人催打的感觉,居然在天蓬宫中玩这调调。真是羞于与你同殿为神!”

    但不管心里如何骂,面上东岳帝君只是不显,那天蓬虽然爱好变态,贪花好色,还懒惰庸腐,但奈何人家有关系,天蓬本是那紫微之母的坐骑,斗姆元君以七只金猪拉车,天蓬便是其一,后来斗姆生紫微帝君,勾陈帝君,念及天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便舍他予紫微做星神。

    后来紫微星庭中,多有立功,官至北极四圣,天蓬元帅,跟紫微大帝几个兄弟情分不一般。

    东岳帝君只好擦擦冷汗呵呵笑道:“尊神真是用心良苦……”说完深怕再提起这个话题,便转道:“不怕跟尊神说,我此次来,乃是有事相求?”

    “哦?”天蓬诧异道:“帝君权倾朝野,又有何事需要我这散人相助?”

    “那下界有一妖魔,神通法力不凡,打上我泰山神庭,蒿里鬼国大闹,我拿他不住,便请他到这天河一战。此妖神通法力,也就罢了,我不怕他!唯有遁法我实在不如,他跌起一云,则无所不至,便是败了他,也难以拿他归案,所以特来请元帅相助。”

    听闻此言,天蓬神色便是一变道:“那是何方妖魔,有如此大神通法力,敢与帝君为难?”

    东岳大帝道:“乃是无量天尊坐下弟子,花果山上一块仙石所化的石猴!”

    “无量天尊!”天蓬神色凝重,道:“此人我略有耳闻,说是天外教主,不知跟脚,但能教出这般无法无天的妖魔来,神通法力定然不凡,而且毕竟是天外教主,降世圣人,不好得罪啊!”

    天蓬迟疑片刻,但见东岳脸上浮现一丝不耐,暗道:“叫他看到了我的丑处,若是不答应,他暗中恨我,将我丑事传出去,大天尊的天条要教我做人也。不如虚与委蛇……假意答应,然后在暗中放那妖猴走,只做苦肉计,重重受伤便是,我那般用命,东岳如何还会为难我,有不得罪那无量天尊。”

    “我在天庭做得天蓬元帅,凭的就是观颜察色,两不得罪,那玉皇大天尊坐大,紫微陛下隐逸,若是紫微陛下有用得上无量天尊的地方,我得罪他,岂不坏了陛下的大事?而这东岳帝君也得罪不得,还指望他与陛下一同抗衡那玉帝……所以,此事要圆滑应对。”

    便出声道:“这般小事尔,帝君你遣份公文给我,我调五万水军前去助阵便是!”

    东岳大帝这才笑道:“那好,我给你写一份便是。”这便掏出玉玺,写了一份请求天河水军配合降妖的旨意,发往天蓬处,天蓬签押后,发送玉帝备案,便点起水军,为东岳帝君助阵而去。

    东岳嘱咐道:“你且在旁边埋伏,等我斗败那妖猴,那妖猴将要逃走之际。你便暗中运起阵法,调动这天河之力,将他镇压在天河水眼之下。”天蓬应诺道:“帝君且去,保证不让那妖猴逃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