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第182章 不堪的记忆

    “哦,不要你管了啦!真是。”白花蕊像孩子般倔强,蹲下身子拿起那文件夹。

    他转身走开。

    这就走了吗……饶莫轩,留下来,让我多看你几眼好吗……求你了……

    白花蕊蹲在地上,这会儿,又死皮赖脸让人家留下来么?白花蕊,你还是听天由命吧。

    头晕晕的,没有了他的世界,逐渐变得黑暗。

    “原谅你?那不正是…白花蕊!!!当初你就是为了钱离开我?!”

    饶莫轩顿时恼羞成怒,火冒三丈!丝毫没有注意她情绪上的波动。剧烈的摇晃着她瘦弱的肩膀!

    “你说啊!”

    “没错,很后悔爱上我是吗?我就是这么一个可耻的女人。纵使你有多好,也不可能永远牢牢拴住我的心,我的心,终究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饶少轩无法忍受,恶狠狠地说:“白花蕊!你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我没想到你竟如此不要脸!啊!还以为是我错怪了你,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天真!什么不离不弃,什么美好的感情!全都一文不值!对吗!白花蕊!!”

    丢下话语,他绝离的背影冲进夜色,启动车子,宛如从没有现身过,消失!!

    “扑!”白花蕊突然眉头紧皱,捂住胸口,吐出鲜血!!

    是内伤啊……

    终究还是瞒不过自己……

    是因为自己伤害了最爱的人啊……

    为什么呢?命运要如此折磨他们?

    漆黑的走廊。

    空无一人,到处弥漫着空虚与寂寞。

    诺大的公司,白日蒸蒸日上繁荣的景象,此时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偶尔传来的细细碎碎的脚步声。

    “啪--啪--”高跟鞋的鞋底冷冰冰的触碰地面,发出令人悚然的声响,回音很浓重,因为除了这外,空旷的周围简直让人窒息。

    响声突然放慢,有些错愕的望着远处那一抹微弱的亮光。

    “这么晚了,莫轩,不会还在工作吧?”

    昂起的高傲头颅慢慢下垂,有些犹豫的盯着手中被捏的微微发皱的几张纸。紧接着又望向远处,眼神里透出不忍与疼惜。

    她……

    还是爱着他的吧……

    恍惚间,闭上了眼睛。那一刻,倨傲的她竟有些自嘲:最终,还是认输了么…不,只是不想他活的那么痛苦…毕竟,这些,他不该承受。

    定了定神,脚步声坚定起来,直径走向他的办公室。

    “进来。”

    得到应允,她还是犹豫不决的迈了进去。望着他疲惫不堪的面容,顿时心痛如绞。

    面前的他,早已不是几月前的桀骜,面容苍白了许多,嘴角边也看不出一丝血色,他轻抚太阳穴,靠在椅背上,疲倦的闭目养神,看到她进来,微微舒展了眉头。

    而她定定的凝视面前如山高的文件,这足以让他忙得焦头烂额,心中的愧疚,达到极致。

    “少轩……”她轻唤,希望得到他的注意。

    他放佛没有听到,拿起笔继续工作,眼神迷离又憔悴,就像一台只会工作的机器。

    “不要再忙了,”她顿了顿,“你身体会受不了的。”

    “目前的我,不工作还能怎样?公司是我爸唯一的遗愿了,如果我连这都做不到,我又凭什么担当饶家人,承受饶少轩这个名字?”

    承受……

    担当……

    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却包含着这么多不情愿。

    “莫轩……”

    攥住那几张纸,欲言又止,告诉了他,会让他的痛苦减轻些吧,而自己,也不用每天活在对他和她的愧疚之中了。

    “找我有事么?”

    饶莫轩略微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她,那一双眼睛,似乎可以把她看透。

    “你看看这个吧。”花媚慢步上前,却没有像以往把文件随手丢在桌上,而是郑重的握在手里,等他接过。”

    饶莫轩冷冷的望了一眼,扬手接下,淡淡的说:“很晚了你回去吧。”

    “是要赶我走了吗?”花媚涩涩的笑。

    “……你可以这么认为。”语气分外无情。

    花媚垂下眼皮,默不作声。许久,她转身向门口走去。

    不甘心吗……没用的……他看完之后……会立刻去找她……也会毫不留情的把她遗忘在九霄云外……何必自讨苦吃呢……亲眼目睹那些撕裂她伤口的画面……

    “啪!”身后,文件夹重重摔落在地上!

    她绷紧神经!猛地转过头去!

    “莫轩?”她小心翼翼带着试探性问他。

    面色苍白到恍如透明,深沉的湖底般黯绿色眼睛直视着地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场面!每一幅,好似都能深深刺痛他的心!

    唇角不自然的抽搐着,一丝嘲弄附上脸颊。一张相片上,那个叫白花蕊的女人艰难的爬出车内,挥舞着双臂好似在请求支援,可是回应她的,却是长久的寂静……

    另一张的情境更加残酷!她虚弱的身体放佛随时会消失,一步一颤的爬上山坡,嘴里好似在喃喃自语,眼神里却有着一股坚强和勇气……

    那痛苦的表情转瞬即逝,冷石轩跌坐在沙发上,再也不想去看那些让他心有余悸的照片,她和他早已缘尽了不是吗?

    “你以为我会信吗?”以往的镇定和冷漠重回灵魂。痛苦和心痛在那一瞬间或许可能被激发,可它终究是尘封的记忆,永久的被他封印在心底。

    “虽然我恨透了白花蕊,但我不忍心让你就这样活一辈子!冷石轩,你懂吗!”

    花媚眼底有朦朦的湿气,渐渐被一层淡淡的雾笼罩,模糊了。

    饶莫轩没有理会,低声喝道:“现在告诉我又有什么用?五年了,她恐怕,早已物是人非了吧……”

    “里面有白花蕊的近期资料,她没有离开台北。”花媚依旧是那么趾高气扬,可是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分明感受到了她是多么厌恶。

    饶莫轩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随即扭转过头,漫不经心道:“花媚,这不像你的作风。”

    她微怔。

    “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还有会议要开。”说着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饶莫轩和她一并起身,拿起外套,冲出门外……

    清冷的月色下,远处的灯光摇摇摆摆,飘忽不定,像罩了一层薄薄的烟雾,把这个本就使人绝望的世界变得更加虚幻。

    一座简装的小洋房内。

    透过玻璃,一抹淡淡的白色背影,白花蕊安静的坐在小方桌前。

    偶尔的抬头仰望,看着窗外漫天的繁星,嘴角露着宁静而又不易察觉的微笑,看着看着,像是得到了鼓励,又低下身子,研究着什么。

    小夜灯,仍然不分昼夜的辛苦劳作着。

    浓密的长发被一只简单的发夹挽住,有几缕滑落在脸颊两侧,她耐

    如此孤独的星星独自躺在她的手背。

    饶莫轩,他的东西……

    自己恐怕再也没有资格拥有了吧……

    但他们的爱情,她却又资格保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