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变回丑女形象

    白花蕊牵着那匹叫小绿的马先一步回到了天刹国,刚才还在下雨,可是现在,居然就有了阳光,还是夕阳,夕阳渐晚,白花蕊用手一只手抚着小绿,一只手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等我做好我的事,我会回来找你,你放我走,不要为难冷倾城他们,放他进天刹。”白花蕊语气淡漠地看着面前这个帅的不似凡人的男人。

    他先是看了自己一眼,邪魅的瞳孔里好像带着一些不可置信,“好,这是你答应我的,你如果不回来,我照样有办法找冷倾城麻烦。”他的身子贴紧了一些白花蕊,白花蕊看着他,心里很多复杂的感情划过。

    “好,你放我走,你叫什么名字?”白花蕊回头看着他。

    “邪漠。”

    “好,我记住你了,我会回来找你的!”白花蕊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手中握着缰绳,大喊一声,“架!”小绿就朝着前方开始奔驰。

    邪漠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玩味地看着白花蕊的背影,心中闪过很多想法,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天刹国内。

    白花蕊看着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陌生,牵着小绿不自觉地就走到了辰王府门前,这里的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门外站着四个守门的侍卫。

    白花蕊刚想牵着马进去时,就被这几个侍卫给拦住了,“喂,你们拦我干嘛!”白花蕊有些气愤。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更何况,你一个叫花子,你进来要打赏啊,滚一边儿去。”其中一个年轻侍卫看着白花蕊身上泥泞满身,而且脸上都是泥巴,脏不拉几的,白花蕊还就不信了,啥叫叫花子啊,老娘长得这么漂亮,他说我是叫花子,什么鬼,虽然,他看不出来,我是以前的那个满脸丑陋的辰王妃,也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美人,神经兮兮的。

    白花蕊哧哧了几声,可是人家压根儿不鸟她,白花蕊扯了扯头发,发丝上滴下来的,全是泥巴,这才感觉到,对啊,我现在是眉毛脸上上这些全是泥巴,刚才回来的时候,骑着小绿还摔进泥坑里去了,真是丢人,丢死全家的感觉。

    “那个什么,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你就敢这么骂我!”白花蕊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把手叉在腰上。

    “我管你是谁啊,你个疯女人,叫花子,快快快,走!别在这儿弄脏了我们辰王府。”那个侍卫颇有些不悦,看着白花蕊有些不顺眼。

    “哎呦我去。”白花蕊本来有些不爽地,但是眼睛骨碌一转,对啊,我先去“画个妆”免得君冷寒认不出我来了,白花蕊说罢就转身提着脏兮兮的裙摆就跑。

    剩下那几个侍卫没头没脑地看着白花蕊离去的背影,傻了。

    天刹国的夜色中传来阵阵钟鼓喧闹声,低沉而又轻灵,清冷的月光挥洒而下,笼罩着整个天刹国,街道上人流攒动着,小摊主的叫卖声,行人之间的嬉闹声不绝于耳。

    一间酒楼旁边,一抹娇小的身影独自垂坐在观赏的池塘边,那肯定是白花蕊啦,手中的饲料凭着一个特定的间隔落入湖中,涟漪刚平又被搅乱。“喂,怎么了,这几天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之前那个春风楼的丽娘,白花蕊去找她了,但是,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这个丽娘,还是把自己当成了朋友。

    “啊,是你啊。”身后响起的声音让白花蕊从思绪中惊醒了过来,将盛有饲料的盘子平放在膝盖上,她回想起刚刚这个女人的问题,立马回答道:“没有什么事情。”

    丽娘走上前坐到白花蕊的旁边,暧昧的猜测着,一副我明白,我了解的神情,“啊哈,是不是想念自己的老乡好了?”被打趣的白花蕊小脸瞬间通红,盘子被放开,她举着双手摇晃着,“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想这个。”

    丽娘虽然不再是青春的年纪,很多东西都是失去了,但是八卦这种东西倒是不会随着年龄有什么变化,白花蕊这个小妹妹也是够让人心疼的,当时一身脏兮兮地来找自己,脸上又是黑色的癍,又是胎记,可丑了,把自己的好多客人都吓跑了,但是她好像和自己特别投缘,她好像能看穿自己在想什么,就看她可怜,把她给流下来了,没错,白花蕊,又去把自己的脸弄成丑女模样了。

    “没什么好害羞的,我早就看出来了,小女孩儿想男人挺好的。”

    白花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我明白,可是我喜欢的男人,他不一样,他注定不会安于现状,等到有一天,他会有很多女人。”

    那些年那血一般的记忆,总是会不断的侵食她的五感,啃食她的心脾,被血红氤氲着的眸子已经看不到其他,那被兵刃刺破的胸膛在不断的迸射着鲜血,在刀光剑影中被切割的四分五裂的肢体在眼前不断的飞溅着,害怕到了麻木,痛苦到忘记了哭泣,以为这一生都不会逃离出这血腥的轮回,可耳边总有声音在回响着。

    这个记忆是白花蕊这具原来的身体带给她的,而这真实的记忆,是白子箫给自己的,他是一个很狠绝毒辣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和冷倾城。

    低沉的声调,幽远的声线。“要在这里认输的话你就是真的输了。”

    “哈哈,我说吧,你这小姑娘肯定是看上哪家大户人家的公子了,人家看不上你。”丽娘哈哈的大笑着,一幅我就知道的神态,满眼玩味的盯着白花蕊。

    今夜似乎格外的漫长,屋外月华如练,清冷的月光倾斜进了许多个不同的空间,映照出了一张张不同却都是无心睡眠的面容。“那个女人叫白花蕊,原来爱上一个人,是走上了不归路。”朱红色的大堂内,一袭黑色劲装的男子正用着布擦拭着手中的精致刃,森白的刀身如同他的眸子一般折射着锐利的光芒,邪漠他是一个很冷的人,却看上了白花蕊。

    白花蕊同样无心睡眠,不禁又想到了今天遇到邪漠的场景。

    “帅哥,你放我走吧!我有喜欢的人,而且还有几个男人,他们都跟我有关系,天魔堡的大少主楚寒喧,以及辰王爷君冷寒,还有那个白子箫,你也认识吧,哦,忘了,还有一个小混混,他叫初一箭,我知道他也暗恋我。”白花蕊不禁冷哧一声笑了。

    “我不知道腻刚刚那番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没有兴趣知道你们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你们喜欢明斗暗争都随你们,但是,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我跟你回去是不可能的,一来我跟你不熟,二来我说过我只对抢钱有兴趣,山寨夫人之类的你另谋良才吧。”

    “你的想法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就不要扯破让各自不好看了。”

    “呵呵,你还是很明事理的嘛,那协议达成。”

    “真是有趣的人。”邪漠玩味地看着她,勾唇一笑,言道:“白花蕊,或许我们是同一类人也说不定。”笑容背后都是暗藏着不可忽视的利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