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15章 诡异的楚寒喧帅哥

    “好帅啊。”马达娘由衷地赞叹这个话不多的帅哥,楚寒喧笑起来的时候确实有种震慑人心的那个感觉,就像在春风中沐浴一样,令人觉得舒服,也像千年的冰山融化了之后,给人清爽眼前一亮的感觉。

    “哼,花痴,不想理你。”这个小冰冰公主虽然也看呆了,她也承认楚寒喧这样偶尔笑起来很帅,但是在马达娘这个疯女人面前,她也要不失风度,端庄大方给她看。

    “切,就你不是花痴,当然了,你傻嘛,傻子怎么会有审美呢。”马达娘双手环抱着胸,冷嘲热讽地扫了一眼小冰冰公主。

    “你再说一遍试试啊。”小冰冰公主恶狠狠地一字一顿地警告着她,牙也咬得咯咯作响。

    “说就说啊,疯女人,疯女人,说你是疯女人咋了。”马达娘挑衅地笑得格外得瑟,看得小冰冰公主一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的表情。

    “呃……”众人皆是无语。

    白花蕊第一次这样围观看热闹,初一箭,这个痞气的男人,就是那天字画拍卖会见到的男人,他不认识我了,对啊,我现在是菊花的模样。

    “姑娘,小心这个你身边这个男人,他是个残杀女人的变态狂魔。”初一箭看她们闹着,走到白花蕊身边,偷偷说了一句,初一箭一眼就认出了楚寒喧跟白花蕊这两个刚才给他假银票的人,但是看着楚寒喧,真的很像那个人,而且这个姑娘的神情,特别像一个人,像白姑娘,如果楚寒喧真的是那个残杀女人的变态,算是给她提个醒儿,如果不是,就算报了他们给自己假银票的仇吧,算是捉弄他们一下。

    就在白花蕊纳闷儿时。

    “把这群人,太吵了,给我统统抓进地牢,让他们清醒一会儿。”白子箫直接躺在最上面的一个软榻上,很是帅气地不染纤尘,让人有一种惊心动魄之美。

    白花蕊眼神一呆,又见到他了,他还是一副倾城若雪的翩翩公子模样,但是,还是如此绝情,他看也没有看自己一眼,即使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以前他在意的那个模样,而是菊花的肉身之后,他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是,白公子。”这个老鸨子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直接上前了一步。

    “哼,就凭你们也敢跟我们动手,你也是太小瞧我们了吧,我马达娘从小练武,这位楚寒暄公子,也是个很会武功的高手,你认为,你们一群只会卖笑的女人,你们打得过我们。”马达娘很是傲娇地冷哼一声。

    结果一阵白眼满布,突然间,所有人都晕了过去,白花蕊在晕过去之前,都还看到了白子箫那冰冷的眼神。

    “你们可以出去了。”几个漂亮姑娘走了进来。

    “楚寒喧,你怎么了啊?”白花蕊有点怕此时吉恩沉默阴冷的样子,有点发自内心的害怕这样的他。

    半响,楚寒喧都没有出声,众人纷纷表示奇怪地眼神,远远地这样看着他。

    “楚寒喧。”白花蕊望着坐在阴暗角落的楚寒喧,试探性地探了探头,朝着里面望了望他的方向,开始缓缓又地推开了一些铁牢笼,慢慢地走向他,初一箭有些着急地想要阻止,却被白花蕊向后伸出来的一根手指,而变得沉默了。

    白花蕊不曾转身,一直向前缓缓地走着,却把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来示意他们不要靠近,不要轻举妄动。

    众人都嘘声,屏住了呼吸看这一幕,初一箭更是担心的眉头紧锁,纠结地皱在了一起,但还是怔怔地站在原地。

    白花蕊走到楚寒喧身边,慢慢地蹲了下来,轻声地呼唤了他的名字,“楚寒喧。”

    楚寒喧却没有回答她,白花蕊再次鼓足了勇气,“楚寒喧,我们要走了,你还不准备走吗?”双眼泛着波光柔美,激漾起了一池潋滟的春水般娇艳柔和。

    楚寒喧不转身看她,可自己的目光还是会不由自己地投向她的身上,看到她那能融化一切的柔和目光时,自己也好像心也软化了,不忍心看到她难过伤心。

    渐渐地回头看着她,目光中已经出现了柔和的光芒,让白花蕊瞬间喜出望外,“楚寒喧,你丫的!你终于愿意看我了,太好了,我以为你不想跟我们走呢。”

    楚寒喧也只有苦笑地看着她那欣喜的神情,好像自己也变得很开心了,内心说不出的感觉,明明想就此和他们一刀两断,可看到她了,还是莫名其妙地想跟随她的意思,她开心了,自己才会有那么一点点满足,是自己欠她的吗?

    或许这个世界上有个东西是真的,那就是爱情,在他们一群人中,复杂的感情纠葛,不是他们想这么折磨自己,而是爱情好像从来不由他们自己,当感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愿意这样就跟失心疯一样,思想行为全部都变得不由自己了。

    “白花蕊,我们还不出去,要一直在这儿坐着吗?”楚寒喧无奈地对她一笑,看得白花蕊心里美滋滋的,好像她觉得自己拯救了一个人一样开心,即使会有疑惑,但也不去深究了。

    白花蕊高兴地挑了挑眉毛,对着他一阵豪爽地拍他肩膀,楚寒喧也不反抗,就任由她这么使劲儿拍打自己,没有觉得有一丝厌恶,反而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开心,这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再看看在铁牢笼外站着的马达娘,一脸不爽地瞪着他们俩,嘴也开始嘟了起来,彰显她的不悦,“哼,我过去轻轻踢了下楚寒喧大侠,他就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白花蕊猛地拍他肩膀,他就一点都不反抗,什么人嘛。”很不爽地把身子背过去。

    这一下看得众人都是啼笑皆非,初一箭笑得很绅士地走到这个小冰冰公主面前,讪笑着说道:“你那个叫轻轻地踢吗?差点把人的腿都踢青紫了。”

    “我有那么大力么。”小冰冰公主嘟起自己的小嘴,不满大家这样看自己,但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众人笑得很开心,而初一箭看向楚寒喧的目光却十分复杂。

    “好了,你们大家不要闹了,先把楚寒喧扶出来吧。”白花蕊赶忙招呼调笑的众人,让他们快点来帮忙把在阴冷潮湿地上坐久了的楚寒喧扶起来,这地牢湿气太重,坐久了的人,难免腿脚会有点麻木和不能动弹了,再加上他自己保持这个姿势了很久了啊。

    初一箭托着下巴疑惑思考中,看着旁边的那几个守着地牢的漂亮姑娘都出现了畏惧之色。没错,就是畏惧,他们几个人看向楚寒喧都有恐惧,那种发自内心,从第一秒就反映在脸上的恐惧是演不出来的。

    正当初一箭复杂地打量他们时,楚寒喧一个冰冷的眼神射向初一箭,但转瞬间就离开,微微地皱了皱眉头,那几个人才敢靠近楚寒喧身边。

    他们将楚寒喧扶起,“好了,这次我们可以出发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吧。”小冰冰公主不爽地翻了个白眼,目光快速扫过众人,最终把视线停留在初一箭身上。

    “可以,不过先问问楚寒喧怎么样吧。”初一箭把话题平和又看不出来其中的尖锐地对准了楚寒喧。

    “呵呵,我没事。”一字一句咬字很重,楚寒喧眸光中那种锋利的杀气也是一闪而过,故意让初一箭看到他的不好惹后,又把这种锋芒收敛下。

    初一箭心中一惊,不过还是很友好的说了一句,“那大家就请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众人互相搀扶着出了铁牢笼,楚寒喧那冰冷的眸子狠狠瞪了卢修斯一眼,眸中的布满血丝让他显得格外阴冷恐怖。

    白花蕊刚才是在装傻,出地牢的那一刻,她也是发现了楚寒喧怪怪的,有些阴冷的不正常,难道,真的如初一箭所说的,他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一个残杀女人的变态狂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