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04章 冷倾城找的女人

    天刹国城门外。

    一个长胡子的胖老头儿,穿着守城门卫的银色盔甲,手中一张女人的画像,那大眼珠子在那儿直直地瞅着,手中拿着二两酒,就在那儿喝着。

    “那个楚寒喧,你把我放到这儿吧,我自己进去就好了。”白花蕊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笑了笑,感觉到自己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感觉。

    “我说了,少主让我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不能就这样放开你。”他冷冷地说道。

    白花蕊有了一瞬间的微愣,压根儿不知道他这样说,自己心里居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吧。”白花蕊就觉得像是在逼迫自己一样。

    “站住!你们有没有令牌,现在已经要关城门了。”两个装着盔甲的两个糙老爷儿们,直接走了过来,想要拦住白花蕊他们。

    白花蕊略紧张,这怎么办啊,我们是不是进不去了,看着楚寒暄,他还是没有表情的冰冷模样,直接驾着马,冲了进去,完全是众人来不及看到的模样,他就已经进去了。

    “抓住那两个人!马上骑马的那两个!”一个胖老头儿守卫追在后面狂奔,一脸的发飙模样。

    “大人,那个两个人跑得好快啊。”一个守城将走到这个胖老头儿面前,感叹地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

    “废话!你以为我没看到啊!所以我才叫你追啊!笨!”胖老头一把恨铁不成钢地将手中画像砸到他身上,这个年轻瘦矮个子的守将赶紧畏畏缩缩地低下了头,而那副女人的画卷,则是散落到了地上。

    一张清秀的脸颊,眉目之间带着一抹清透,这不是白花蕊的样子,这是菊花的肖像,冷倾城知道白花蕊附身在菊花身上,自己也很是担心她。

    “愣什么啊,快点儿把画给我捡起来啊!难不成要我捡啊!”这个胖老头儿一下子就怒了,看着这个瘦矮的小守卫就开始骂,唾沫星子横飞在空气中。

    “哦哦。”这个矮瘦的小守卫赶紧捡起地上的画像,歪着头看了看,“欸!”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叫声。

    “你欸什么欸啊!你又想偷懒是吧!”这个胖老头儿有点儿生气了,手中拿着喝酒的碗就像对着这个矮瘦的小守卫给砸下去。

    “没有啊,大人!”这个小守卫赶紧拦下这个胖老头儿的将要挥下来的手臂,“大人啊,这个画像里的女子好像就是刚才坐在那个男人后面的那个女人啊。”这个矮瘦的小守护激动地吼着。

    “什么?刚才那个女人长得很像这个画像里的女子吗?”这个胖老头儿一下子就激动了,赶紧过来抓住这个小守卫,一脸激动地看着他。

    “是啊,是啊,很像,大人,您放手一下吧,把我勒得很痛啊。”这个小守卫特别别捏地皱了皱眉,畏畏缩缩的样子,让这胖老头儿一下子就怒了。

    “你啊!就是一个小人,这点痛都受不了,怪不得一直都只能做个守城的。”这个胖老头儿还真是傲娇了。

    “大人啊,这真的不是我不行啊,这个女人是不是你们找的那个人啊?”矮瘦的小守卫真的是有点儿好奇地望着他,询问着。

    “是啊,这个女人,就是冷王爷一只吩咐我们找的人,要不这么晚了我们还用在这个地方呆这么。”这个胖老头儿无语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呆呆地望着城内,人来人往中,已经消失的白花蕊的那辆马匹的身影。

    “喂,帅哥,你还挺厉害的嘛。”白花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十分灿烂。

    楚寒喧压根儿没回她,只是微微侧过头轻哧地勾起唇角,扯露出一个邪魅的弧度。

    “楚寒喧,今天晚上,我们去哪儿啊,要不要一起去春风楼开心一下啊,我说了,我们去春风楼找几个姑娘,保管你满意哦,其他的没什么,但是我知道这儿春风楼里,姑娘都很漂亮,全是上等货色啊。”白花蕊笑得一脸猥琐地合不拢嘴,搞得就跟她是春风楼的老板一样,在推销自己的姑娘。

    呃,,,气愤降落冰点,尴尬了几秒钟,因为没人回她。

    “哎呀!要不要嘛,你就说一声,别搞得我一点儿兴致都没有了啊。”白花蕊有些想哭,嘟了嘟嘴,把手指放进嘴里咬了咬。

    “你干嘛啊!”楚寒喧回过头来,看着她把手放进嘴里,有点儿无语。

    “就是你去不去嘛。”白花蕊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嘟着嘴,直接自己跳到了马下来。

    “我送你去客栈。”楚寒喧淡淡地回答道,快速稳定自己的情绪,因为他发现自己跟白花蕊在一起时,很容易就会控制不了自己情绪了。

    “不要,我不要去客栈!我要玩儿!我想去春风楼,求求你,带我一起去吧,大帅哥。”白花蕊故作可怜兮兮的眼神,那眼睛里简直是要沁出泪光来了,可是不知,她是私底下怎样挤出来的这种闪亮的泪光啊,恳切地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人家。

    “主公说了,把你送到安全地方,就是我的职责,我不会送你去那种地方的。”楚寒喧很是冷然淡定地回答,但是眼神根本就没有看向她。

    “你。”白花蕊气愤地用手指着他,随即又认真一想,对啊,于是眼珠子咕噜一转,笑嘻嘻地看着他那俊逸冷邪的脸,“哪种地方啊,你是不是还没有去过这种地方啊,去吧,跟我一起去,姐罩着你!”白花蕊做出一副好有义气的拍了怕胸口,那舍身取义的模样,叫人看着真的很好笑。

    楚寒喧质疑地挑了挑眉,然后这样斜眼儿看了她一眼,“你啊,算了吧。”他从马上下来,走到一家客栈外。

    “明风客栈。”白花蕊指着这家客栈的牌匾,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不识字咯,你是哪儿看出来我不识字的啊。”白花蕊直接就追到了马厩里去,瞪着那个只顾着用粮草喂马的楚寒喧,天色也很昏暗,只是看着旁边各种酒馆、客栈里发出来的光,能够照到一点儿,看得清楚一点儿。

    “是吗?我就是这个意思。”楚寒喧回过头来,挑了挑那邪肆的眉,直接无所谓地看着她,让白花蕊再次一愣,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