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86章 吃鸡腿儿

    “对了,你怎么变成鬼了?你怎么死的。”冷倾城突然转过身,对着她,疑惑地问道。

    白花蕊举着一只鸡腿儿,上面还在滴油,一下子站起来,傲娇地低下头看着他,“呐呐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问我这个问题,我告诉你,我呢,就不怕告诉你了,我其实是被白冷月先用有毒的银针插进我的头颅里,然后被一群丫环老婆子给打死了,她们主要攻击我的方法,就是掐我,真的是疼痛难忍,不过,我的主要致死原因,应该是那跟插进我头颅里的银针。”白花蕊有些颓然地低下了头,又坐回了冷倾城的身边,好像是有些失望。

    “你明明死了,为什么会附身到菊奴身上?”

    “我看她想害你嘛。”白花蕊很直地就说出来了,然后意识到自己会不会太主动了,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冷倾城看到她这模样,突然勾起了一抹坏坏的邪笑,“你还挺关心我嘛。”

    “胡说,你!”白花蕊虽然有点儿冏,但是还是得厚着脸皮否认下去,“我以为你会被她迷倒,我就想附到她身上,阻止她,结果你武功和警惕性那么高,居然我一附身,你就差点儿掐死我了。”白花蕊有些嗔怒地看了他一眼。

    冷倾城勾起一抹浅笑,觉得莫名地好笑,回头看着她,“那杀你的就是白冷月咯。”

    “不。不是她。”白花蕊嘴中含着鸡腿儿,也自己赶紧拿出来,跟他解释道,“我死的那一刻,虚晃着眼睛,那几个在场的丫环说我死了的那一刻,白冷月脸上带着的是震惊的神情,所以她压根儿没想弄死我,而且,我记得我鬼魂在虚空境界时,有一位仙人,他告诉我说,白冷月不可能是害我的人,叫我多注意身边对我好的人,菊花已经暴露了,就是被我附身的这个菊奴。”白花蕊沾沾自喜地说着,就跟自己好聪明一样,想出来这个了。

    “哦,仙人?什么仙人啊?”冷倾城回头看着她,有点儿好笑道。

    白花蕊一下子就心虚了,因为那个在虚空幻境里的那个男人长得就是白子箫的样子,他还说是来自我的心里,我一下子就冏了,他肿么知道我心里全是帅哥美男,即使生活中不跟他们打交道,心里也会非常诚实地想跟他们发生点儿什么,或者是有点儿什么不寻常的关系,甚至是做梦都会梦到的,就像现在一样咯。

    所以,白花蕊觉得这个事儿千万不能给冷倾城知道,要不就丢脸丢大发了,因为冷倾城纵横情场那么多年,见过无数女孩儿,应该知道一个女生什么时候最冏了,这种犯花痴到深沉的事儿,就还是不要告诉他,最好是不要被看出来最好。

    所以,白花蕊就把那个白子箫一样的那个男人,说是成仙人也不过吧,毕竟他真的是神仙嘛。

    “你不会是做什么春梦,梦到什么特别丢脸的事,不肯说出来吧?”冷倾城直直地看着她,一句话就已经真相了。

    白花蕊一下子就感觉被自己心虚吞下去的口水呛住一样,表情十分不好,“咳咳咳。”地跑到一边干呕起来。

    “你怎么了?”冷倾城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帮她拍了拍背,白花蕊回过头,跟她摆了摆手,“没事儿,只是刚才吃多了肉,一下子那股气没上来,直接吐了而已。”白花蕊醒了醒神,然后自己坐到一边去躺着。

    冷倾城看着她,眼神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

    “冷倾城,我听说君冷寒他要成亲了是不是真的啊?他说他要休了我,然后去取那个天下第一美人花媚,这几天我也没看到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找她了。”白花蕊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其实自己也并不是很喜欢君冷寒,最多算是对长得帅的男生,会比较有一定的好感基础而已,

    ,

    “我知道,你也是拿我当朋友而已,毕竟,我自己也知道,自己那副丑样子,是配不上你们的,你对每个女生都很好,这是我和那些女人有目共睹的事儿。”白花蕊看着他的心里,没有心酸,或者是复杂的东西,只是觉得感到心里对他有着感激吧,毕竟还是两个世界不同的人。

    冷倾城有些微愣地看着她。

    “你不喜欢我,我也知道不太可能,毕竟你自己也老是爱逗我,整我,一个男生对女生这样,或多或少是有感情的,即使这种感情,没有上升到爱情的话,那也是有一定暧昧的好感的。”白花蕊羞涩地抬起头,看着冷倾城,突然间傻傻地笑了。

    冷倾城看着她,也不自觉地就泛起一抹微笑,不像他往日的那种邪肆不正经,而是多了一抹他真实的感情在其中。

    “我们是朋友,但是,你对我的好,可能是超出了我自己内心的想象范围吧,我们还是好盆友。”白花蕊看着他这样,心里猛然觉得踏实多了,因为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用心,对自己也算是很好了,即使做不成恋人。

    即使做不成恋人,白花蕊此刻又忍不住像拍一拍自己的脑子了,哎!遇到个稍微长得帅一点儿的男人,自己就是会多想跟他们会有点儿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这下倒好,遇到三个极品美男型儿的帅哥。

    一个白子箫,想杀我!一个君冷寒,不要我!一个冷倾城,唉,白花蕊抬起头来看了他两眼,估计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很好的斗嘴的朋友而已,这才会比较关心我。

    “对了。我刚才问你的那个问题,君冷寒,他是不是要取花媚啊?他现在人在哪儿啊?”白花蕊收拾好心情,突然抬起头来,好奇地看着他,毕竟想着君冷寒还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突然冒出来一个,你走哪儿都听得到她的传说的那种完美女人,还是他们所封的天下第一美人,什么琴艺一绝啊,各种夸奖赞美之词,全部在这样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身上,白花蕊是觉得心里既是好奇,也是有一点不舒服吧。

    “我听他是好像说过他喜欢花媚,他好像是奉皇上旨意,去把花媚接回天刹国来,说是让她在这儿多住一些日子。”冷倾城回过头看着她,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下她。

    “喂,你看什么,再看我告你非礼啊!”白花蕊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副防贼地模样看着他,不过,她似乎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她现在的肉身是菊奴的,冷倾城即使是看上了她什么,现在也是菊奴的外表,他觊觎地也不是她白花蕊的身躯。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了一阵冷哧,“切,你以为我看你啊,自恋。”冷倾城扫兴地摆了摆手,可把白花蕊给羞辱惨了,气打不一处来,心里想着可是无语了,“好,冷倾城,你狠!”白花蕊伸出一根儿手指头,狠狠地戳着对着他,心里也是很不乐意啊,鼻孔里貌似都可以气得出烟了。

    “谢谢夸奖啊,把你的的手指头拿下来,别对着我,我不喜欢一个女人那么粗暴啊。”冷倾城一脸高傲不在意地把白花蕊的手指头,帮她给掰下来,然后很认真地对她说了句,“你鸡腿儿吃完没?”

    “啥?”白花蕊微蹙着眉毛,看着他有点儿无厘头,“哦,我鸡腿儿全吐出来了,你要想吃,那边呕了一堆,你还是别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