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84章 僵尸大片儿

    这只笨笨地,堪比蜗牛爬行速度的千年冰血蜥,也真是够了。

    “你二大爷的!你再不爬到我脸上去,你信不信,等我回到我肉身,把你这家伙,给煮了你信不信!”白花蕊叉着腰,无语地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它。

    哎,突然间,这个小家伙,就好像是听懂了白花蕊的叫嚣,直接就爬上去了,看着它薄如蚕衣的冰皮外表,在自己脸上吸着血,白花蕊也并没有觉得恶心,毕竟这长得就挺好看的,白花蕊是这么想的。

    一点点自己尸体上的血迹变干,额头上的那道血糊哧啦的伤口逐渐消失,那条千年冰血蜥突然不动了,壳也开始变硬了,最后僵硬地直接从白花蕊尸体的脸上,“喀嚓”一声,僵硬地壳都剥落了。

    白花蕊看了看它的身体,自己好想用手去戳一下,可是自己现在只是只鬼,肿么戳得中呢,看来它是死翘翘无疑了。

    白花蕊心中哀掉着,用手比了个敬畏上帝的姿势,念念有词道,“阿门!亲爱滴冰血蜥,你安息吧,你这也算是壮烈牺牲了是吧。”

    白花蕊一下子叉着腰,愤愤不平地咬了咬牙,“哼!小蝶、菊花、白冷月,一个个的都tmd是小贱人,看我能够回去了,弄不死她们!大不了,我去勾搭勾搭冷倾城呗,反正感觉他挺好糊弄的。”白花蕊假意哀悼完毕,立刻嬉皮笑脸起来,欢快地转过身。

    “呃呃呃。”白花蕊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摸着下巴思索道,“这个,就等她在这儿吧,感觉这里才是比较安全的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嗯,没错。”

    白花蕊快速跑到冰窖外面看了看,虽然天空中已经降下了黑幕,但是离子时,还是有点儿距离,“我是在这儿守着呢,还是去转转,毕竟现在自己是鬼,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什么那些死八婆的秘密呢。”白花蕊一下子就乐了,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随即一溜烟儿地就奔出了冰窖。

    冰窖内,一直躺在那儿的白花蕊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珠闪烁着幽绿色的光,皮肤像层白色的人皮灯笼一样煞白,令人可怖,发出一阵,“吟吟吟。”的不明恐怖叫声。她突然跳了起来,就像僵尸一样跳出了冰窖室。

    天色渐暗,王府的正厅里都是灯笼高挂起,灯火通明地很漂亮。但是在这小偏院后面,也就是自己厢房的那个地方,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不时从花林草木中,从来一阵蛙鸣虫叫,走到一到王府里的那片荷花池旁,白花蕊一下子就有种蛋蛋滴忧伤,直接一屁股就坐到了木桥上,这是咋了呢?

    记得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就立志一定要玩儿转古代,勾搭好多好多的美男,虐死那些白莲花,心机婊,可是事实呢,美男木有勾搭到位,反被心机婊害死,自己不仅挂了,现在还在等重新回到肉身的时机。

    想必白冰冰跟白冷月她们应该都在大厅用膳了吧,一想到这儿,白花蕊便低下头,不由地撇了撇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现在居然也有饿的感觉,不过鬼应该是是不用吃饭的吧,但是为什么自己还是会这么饿呢?

    白花蕊一下子就忧伤了,“唉,看来我得去找点吃的。”白花蕊好像要很争气地点了点头,刚想要直奔厨房去,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男声。

    “你想干嘛啊,我说了,叫你不要跟着我了。”

    “主公,我就想问,白花蕊她怎么样了?你们把她怎么了?”

    白花蕊循着声音,偷偷摸摸地走上前去,自己估计也忘了,人家是看不见自己的,天了噜的,是菊花跟冷倾城,最tmd奇迹的是,菊花穿着一袭艳红色色衣袍,色彩艳丽,眉宇之间带着无限的妖气,冷倾城穿着一袭黑衣,还是那么邪肆的帅,很是惊人,他跪在菊花面前,叫她主公。

    白花蕊从来没有见过菊花这样的一面,大红色的衣袍给她衬托出了,妖冶的感觉,明明一看就像一个魔教女子,这次白花蕊真的是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了。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啊?你跟我这么说话,我告诉你,即使你喜欢她,我也可以告诉你,她死了,估计已经被分尸荒野了,被狼给吃了也说不定。”菊花轻蔑地笑着,白花蕊怔怔地看着她一副傲慢嚣张的模样,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她,菊花在自己面前,多数是乖巧机敏,从未见过她如此美艳狂傲的一面,情不自禁地想用手勾住他的下巴。

    “不,你骗我!”冷倾城直接将她的手给推开,摆明了不相信她说的话,很是冷厉地看着她。

    “我菊奴大人从不骗人,除了我要完成任务需要杀掉的那些人,不过那些家伙,多半是蠢货,就比如白花蕊,她确实是很好干掉的。”菊花突然狂狷癫魔地笑了,手中骨玉很长的指甲在月光下,闪烁着蛊惑人心的光泽。

    卧槽,她叫什么?菊奴?那菊花就是她的假名,她的指甲什么时候那么长了?白花蕊看着也是惊呆了,压根儿没有想到,现在白花蕊有一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总之是很心塞,自己被人骗了那么久,居然都不知道,可悲啊!

    “你知道么,今天下午,我就看到她了,她正被白冷月她的丫环,用席子盖着的,估计拿去分尸给后山上喂狼了吧,你有本事,去杀了白冷月啊,别在这儿赖着不走,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失去了白花蕊那个丑女,你还心疼了不成。”菊奴笑得很是癫狂。

    冷倾城狠狠地看着她,“我告诉你,菊奴,你给我听好了,今天之内,如果,我见不到白花蕊活着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让你知道,你死地会比她惨一万倍!”

    “那我就恭候您的大驾咯。”菊奴看起来很是戏谑的模样,完全不在意地笑出声,拨弄起自己的长指甲。

    冷倾城转身就想离开,本来白花蕊也想跟着他一起走的,可是突然,菊奴就不知道是不是学了什么魔功,一下子就又窜到冷倾城面前,语气暧昧不明地对他做了一个媚眼儿,“冷倾城,不如,你今天晚上,留下来陪我好吗?我的房间就在那儿,我们一起去吧。”菊奴摸了摸冷倾城的肩膀,又很不安分地想顺势而下。

    偶卖雷迪嘎嘎,她想在这儿干什么?不会是发情了吧,呃,,,吓得白花蕊又想看,又心里装一下好儿童地纠结着。

    冷倾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说了句,“别逼我对你动手。”

    “我知道,你不会的。”菊奴很是妖媚地轻语呢喃了这么一句,对着他的样子,很是妩媚动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