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不要休我

    夜空似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夜初静,人已寐。一片嬉闹的花灯街的夜市中,着夜的到天黑了,白花蕊偷偷摸摸地溜回了辰王府中。

    “哇,今天吃的好饱啊,好多好吃的,那个冷倾城还真心挺好玩儿的。”白花蕊摸着自己下巴,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甜笑。

    走到君冷寒书房们口,听到了一阵嗯嗯呀呀女子娇柔的声音,那个啥,脚步不自觉地停滞了。

    他们不会又在里面那个啥吧,好奇心驱使着她,慢慢爬上了,书房的墙头,眼睛往里面瞟。

    一道大红色的身影,半露着香肩,皮肤白皙,肤若凝脂,双腿暴露在空气中,而君冷寒正压在她身上,再一看那女人的正脸,花擦咧,这不就是在字画拍卖会上看到的那个红儿姑娘,她怎么会在这儿,跟君冷寒在一起咧。

    白花蕊摸了摸下巴,思索一番,估计是君冷寒耐不住寂寞,叫人帮他打灰机,嗯,估计是,白花蕊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谁!”屋内传来那个女子的惊叫声,白花蕊可慌了,不是吧,现在一跑,肯定要弄出什么声音出来,不跑吧,在这儿就是作死一样的。

    “不用管她。”君冷寒冷冷地说道,眼睛里划过一丝杀意,但还是头也不抬的模样。

    什么意思?君冷寒他是早知道我在这外面偷看?白花蕊一下子就怒了,最恨人家耍我了,这样很好玩儿吗?一副大爷的模样,一把将门给推开。

    “啊!”红儿赶紧将衣服给捂在胸前,一副惊恐地瞪大了眸子。

    “你给我装什么白莲花,你都这样了,还装清纯吗?”白花蕊讥讽地扬起一抹苦笑。

    红儿眼中划过一抹恨意,随即装作无辜柔弱地躲在君冷寒身后。

    “你想干什么?”君冷寒语气冰冷。

    “这应该是我问你吧。”白花蕊气势上可想着不能输,想用鼻孔对着君冷寒来着,可是有没有他高,于是换了种方式,用手指头指着他,“我告诉你君冷寒,我们好歹也是挂名夫妻,我也不是什么圣母,看到自己老公跟其他女人这样,我会不生气?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身为一个女人,你认为,我肯能会这么大度么?你这是出轨,我告诉你!”白花蕊已经完全怒了,火大的那样,估计是止不住了。

    “那你就对得起我吗?你跟白子箫在一起过,连孩子都有过,好,我原谅你,你经常气我,好,我也原谅你,你跟冷倾城在一起,勾肩搭背,红杏出墙,好,对不起,我忍不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那个样子,你对得起我吗?”君冷寒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一旁的红儿完全愣住了,这信息量也太大了,虽然下午在字画拍卖会上就知道这辰王妃白花蕊,绝对是在装疯卖傻,要不然她真当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傻子好糊弄啊,一个心智时而清晰,时而呆傻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惊艳才艺,简直是歌技双绝,就算正常女子,也不一定能做到她这样。

    她还跟白子箫有过孩子,天呐,那王爷怎么会娶她这么一个丑女人为妻啊,还勾三搭四的,红儿惊地都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白花蕊连连往后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怎么辩白,一脸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哇,感觉这个时候,他还挺帅的嘛,自己这个时候,确实是有点儿心虚的感觉。

    “我什么我啊,你倒是说啊!”君冷寒明显有点儿不耐烦地挑了挑眉,邪气的感觉,充斥了他的那张绝帅的脸上。

    “我跟白子箫有孩子那是事实,但是啊,我不承认,你说的,我出去勾三搭四了,你,加上白子箫跟冷倾城,明明只有三个人,只能算得上是勾三搭二好吧,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那天在百花宴上出现的那个天下第一毒医,那个魔影,长得真心帅啊。”白花蕊一脸回味地想着,花痴的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你真的很想他,觉得他很帅?”君冷寒贴近白花蕊的脸,想要看穿她。

    “对啊,对啊。”白花蕊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那好,那我就下令让他不得再进入天刹国,我知道他武功很高,进入天刹国皇宫任何地方都是来去自如,但是,我派暗卫四处追杀他,我就不信他还有这闲情逸致来跟你谈情。”君冷寒腹黑地勾起一抹邪笑。

    “你够了啊,你居然那么毒,你们不是好朋友么,好兄弟啊?”白花蕊疑惑地看着他,觉得恐怖地摇了摇头。

    “兄弟,哼,好朋友的女人也敢抢,他算什么兄弟。”君冷寒不屑地冷哧一声,还呸了一下,让白花蕊彻底看呆了,这还是他吗?君冷寒是在间接地跟自己告白吗?天了噜。太吓人了,他告白的方式,居然那么爷们儿啊,虽然我不是很赞同。

    “哇,王爷你。”红儿不可置信地望着君冷寒,他就是找自己来演戏来气白花蕊的?不会吧。

    “哦,你不用说了,你可以出去了,免得惹我王妃生气。”君冷寒很是意外地勾起嘴角扬起一个邪气的弧度,直直地看向红儿,让她走。

    “可是,王爷我。”红儿还想解释点什么。

    “可是什么啊可是,你就走吧,要不然,我叫几个人进来,陪你玩玩儿。”君冷寒冷冷地笑了起来。

    红儿气得抓起书桌上的衣服,羞愧难当地冲了出去。

    白花蕊刚愣着看着这一幕,就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封书信,上面大大的写了,“休书”两个字。

    “你这什么意思?”白花蕊拿起桌上的那封书信,直直地望向君冷寒。

    “你不识字啊,休书啊,既然你这么喜欢红杏出墙,没关系,我就给你一条生路,你走吧。”君冷寒轻描淡写道,一副地痞无赖耍流氓的姿态。

    “我不!我不想走。”白花蕊直接地就这么吼了出来。

    “这么说,你是不想离开我咯?”君冷寒邪气地一挑眉,捏着白花蕊的下巴,就不让她走。

    “我,我。”白花蕊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他说的也是对的,我确实不太想离开这儿,主要是,离开辰王府,我就变成一个弃妃了,难不成,真的逃脱不了这个命运?白花蕊的内心在滴血,崩溃了。

    “那好,那你今晚就留下来陪我。”君冷寒勾起嘴角,扬起一个邪气的笑。

    “啊!”白花蕊直直地被他逼到墙角,“王爷,您要冷静啊!三思而后行啊啊!”

    “一、二、三,好,三思过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后行了啊。”君冷寒勾起一抹邪笑,手就要贴近她的衣服。

    “都怪自己这张破嘴啊!”白花蕊发出了一阵惊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