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异变

    “死一边儿去,你看我像那种花心的人吗?”白花蕊嫌恶地瞪她一眼,然后直接把她推倒在一旁。

    “不像。”菊花红着脸,摇摇头道。

    “那不就得了。”白花蕊冷睨她一眼。

    “你就是那种人啊。”菊花突然咧开嘴笑了,用手指着白花蕊笑道。

    “呃。”白花蕊一阵恶寒地望着她,菊花笑着笑着,突然就“呕”居然在白花蕊面前直接就吐了。

    “我tmd!这是在整我么?也没喝多少啊,我滴可爱的蚕丝雪白被子,就被你给吐成这样了!”白花蕊一边心疼地不忍直视,一边又帮菊花拍了拍背部,还捂了捂鼻子。

    “我好难受啊。”菊花眉头紧皱着,低声嘟囔了这么一句。

    “当然难受啦,你不会喝酒,你还喝成这样,真心没人能管你,你这酒里到底是掺了些什么东西啊,会让你吐成这样。”白花蕊不爽地撇了撇嘴,直接就要站起来,冲上去检查一下她的那壶酒里放的什么东西,可以让她醉成这样胡言乱语的。

    谁知道,白花蕊一站起来,菊花就扯住她的裙角,“哎,你别拉我啊!”白花蕊回过头来,不耐烦地看着她。

    “呃呵呵,我没事儿,我。”菊花蠢笑着,还想说点儿啥时,他丫的,喷涌而出,又吐了,白花蕊一惊一乍地大吼,“你别吐了啊,哎哟,我的蚕丝雪白被子,要我说多少遍啊,这次可真的是不能盖了。”白花蕊慌张地赶紧过来,看了看她那个吐到不行的模样,自己也心疼自己的高级被子啊!

    “你就那么小气的人,呵呵。”菊花还在那儿毫无羞耻感地傻笑着。

    “去死,是我小气吗?明明是你很过分,没事儿喝什么酒,想死啊你,今天晚上明明有重要事情,说了带我去看热闹的,你丫的跟个娘们似的罪成这副德性,谁管你啊!”白花蕊不满地推了推她的脑袋,结果她就直接地倒在了床上。

    “你这个死猪!死菊花!好吧,要我伺候你这朵菊花是吧,我去,我去给你打盆水来,让你清醒清醒!”白花蕊一只手叉着腰,无语地看向倒在那儿的菊花。

    白花蕊看着她的样子,菊花就安静地躺在那儿,面容恬静,两腮泛红,双眼紧闭,身上还充斥着酒气,她的手还不安分地挥动着,白花蕊转身就推开门出去了。

    门关上的那一霎那,菊花的眼睛慢慢睁开了,慢慢地地坐了起来,看着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着没什么人,立即从身上掏出一包五颜六色的粉末,倒进了白花蕊的那个茶水壶里,手中用内力挤出了两滴血滴在了里面,将自己身上的另外一瓶水,倒进了这个茶壶里,然后摇了几下,把它给摇均匀了,看起来颜色变深了,菊花的眼中划过一抹阴霾的精光,看起来十分阴暗。

    然后菊花就回到了床榻边继续装睡起来。

    而此时,白花蕊刚好将门推开,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盆水,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冷的,总之,白花蕊脸上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很是奸诈,蹑手蹑脚地走到菊花面前来,笑嘻嘻地说,“你可真是够顽皮啊,什么不喝,你非要喝酒,酒量不好吧,酒品还不好,吐我这儿一地,总之我是绝对会让给你这个家伙,给我赔钱的,赔偿我的损失啊!”

    菊花闭着的眼睛,眉头都忍不住微皱,心里想着,这家伙可真是一朵奇葩,什么时候了,还在想钱,上辈子是得有多缺钱花啊。

    白花蕊敛眉打量着菊花,好像是看出了点儿什么她的异动。

    “喂,你给我醒醒啊!不醒我给你泼水啦,至于是冷水还是热水,就看你的造化了。”白花蕊故意装作无所谓地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可是眼神还是忍不住向她那边瞄了一眼,这也是她猥琐的本能嘛。

    菊花眉头皱得更深了一点,手掐着自己的腿上的肉,让自己镇定一点儿,心里还自我安慰道,不会的,白花蕊不会这么狠的,她平时最多也就是玩玩儿嘛,不至于道者么一步的。

    可是,事实就要告诉她,她是真的吧白花蕊看得太圣母,太善良了,白花蕊得瑟地叉着腰,脸傲慢地别向一旁,手指扒着数数,“五、四、三。”

    语气越来越重,菊花心里一惊,这次知道了,多半这个白花蕊要玩儿真的了,紧张地抖了一下腿,随即自己放在裤腿旁边的手,赶紧制压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可是,这个小细节,怎么可能逃得过白花蕊的眼睛,白花蕊看着菊花身体的这个举动以及反应,就像看穿了她的内心一般,眼中划过了一抹精光。

    “说真的,你再不起来,我可真的考虑对你要做点儿什么了。”白花蕊勾起唇角,扬起一个阴险的笑容,打量着正在正在装睡的菊花。

    菊花心里一惊,这家伙,到底相对自己干嘛啊!

    “我最后在数一遍,三、二。”白花蕊掰着手指头,开始数道,脸上的神情很是傲慢。

    “好,既然你那么坚决,我就倒下来了。这可是有四十五摄氏度以上的开水,你这漂亮的小脸蛋儿会被烫成什么模样,我可不会管。”白花蕊用手使劲儿拍了拍菊花的脸,可菊花还是紧闭着双眼,心里想着,忍一忍,忍一下,白花蕊这个疯女人就会消停了,可是,事情远没有菊花想得那么简单。

    妈的,还想用开水烫我的脸,这个白花蕊是认真的吗?她是想毁我的容啊!她自己不好看,也想把我变得跟她一样丑?菊花想到这儿,确实有点儿不能淡定了。

    白花蕊得瑟地将手在菊花的脸上转了几圈,那被她啃得凹凸不平的手指甲,还把菊花的脸给割得出了一条痕迹,白花蕊赶紧松开了手,连连道歉,“哦哦,对不起啊,菊花,我没发现,我刚才又啃了下指甲,可能是把你的脸给不小心地刮了一下啊,真的是不小心滴。”白花蕊连连摆手,以示自己的无辜,可是菊花闭着眼睛也看不见啊,听到了,也是个奇葩了。

    “没有出血啊,就小小地刮了一下,幸好的是根本没有出血。”白花蕊还在那儿自顾自地解释着。

    菊花倒在那儿的眉头微皱,当时就感到了脸上出现了一小下的刺痛,幸亏没什么大事儿,要不然自己醒来,非要弄死这个白花蕊不可。

    “哎,你还不醒啊,看来你不是装的咯。”白花蕊开始托着下巴,无奈地坐在那儿。

    菊花嘴角微动,心想着,当然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蠢啊,也只有你白花蕊才那么容易轻敌跟蠢笨。

    “其实啊。菊花,你知道吗?我以前一直觉得你不是啥好人,我也不是很喜欢你,因为有你的时候,我老是会飞来横祸,出现血光之灾啊,后来我就发现了,我的血光之灾,大部分都是你设计陷害我,整我的,当时我肯定是很生气啊,被人这么整,我的心也很多闹腾的感觉,但是后来,我觉得,我应该要原谅你。”白花蕊自顾自地说着,说到兴奋处,还自己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菊花眉梢微动,心想着,这个白花蕊也不是很坏的人,感觉她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有任何立场,只是想要自保而已,心里叹了一口气,白花蕊,你注定会成为白子箫、冷倾城、君冷寒他们斗争的牺牲品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吗?因为,我要你内疚,要让你觉得你对不起我,以后我出现什么事儿了,你必须要帮我,我让你形成这种内疚心理,我就可以无往而不利,因为,你恰恰是走在白子箫、君冷寒他们其中的线人,你帮他们做事,我也不确定你究竟是帮哪一方,不过,我真的怀疑,你是无间道了,好影响自己的情绪啊,不过,总之,你会帮我就是了。”白花蕊笑得有点儿猖狂,不顾形象,她本来就没有形象。

    菊花猛地睁眼,原来这货就是拿她当道治鬼灵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