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妒忌之祸

    跟着菊花走回到辰王府,刚一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前,白花蕊便转过身子,甜甜地笑着对着菊花摆了摆手,“好了,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好吧,那我走了,你自己收拾收拾自己,准备一下,今晚我们就出去玩儿,看看那皇亲国戚都参加的字画拍卖会。”菊花也对着白花蕊扬起一个浅笑的弧度,转过身去的那一刹那,嘴角的笑意快速消失,继而变得冰冷、噬血,着眼看清,十分可怖,她眼中划过了一丝阴暗的杀戮。

    “唉,怎么感觉菊花她有点儿怪怪的啊。”白花蕊不解地挠了挠头,撇了撇嘴,也没想太多,然后直接就把房门给推开了。

    “嘎吱”一声,门推开了,白花蕊一抬眼,就看到了白冷月坐在自己的凳子旁,神色淡漠,淡然地喝着茶。

    “你干什么?”白花蕊看到她情不自禁地就说了出来,白冷月眼中划过一丝精光,白花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捂住自己的嘴。

    “不用捂了,你不捂我也知道。”白冷月轻哧一声,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啊!你都知道啊!”白花蕊惊讶地张大了嘴,随即自我检讨地“呸呸呸!”呸了好几下,眉毛叫一个纠结哦,都怪自己这张臭嘴!太自己犯贱了啊!

    “呵呵。”白冷月淡然一笑,却化这一抹笑意,让人觉得情理之中的毛骨悚然和冰冷。

    “那我就直接说了吧!你找我干嘛?就明说,不用这样藏着掖着的,让人很费脑子,我本身也很怕你这种人,太阴冷了!”白花蕊实在是奔溃了,心中最后那根救命稻草也失去了一样,看着白冷月就把心中的苦闷和痛苦全部说了出来,她心中是很怕白冷月,她太有心计,太懂得如何讨好别人,让人喜欢她。

    这个天刹国,喜欢她的男人很多,因为她长得美,在外人眼里很是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各个平民女人的心中,她也是个楷模一样的女性,都觉得她很棒,美貌、智慧,样样俱全。

    天刹国中,即使有流传着她吸食男人精气的传言,据说,每一年这个天刹国的美人白冷月,好像都会命令自己的丫环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到她的闺房相会,可是每一次遇到的男人,都会在见了白冷月之后,莫名其妙的消失,有传言说,白冷月在练一种魔功,以吸食男人精气,而修炼自己的武功。

    但是即使有这样的传言,只是在小众口中可以听到,白花蕊知道,白冷月背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来训练强大自己的势力,但是这种消息扩散开后,也有很多平时看她不顺眼的名门小姐,在背后推波助澜,扩散这个消息,但是居然完全没有影响到白冷月,反而使白冷月这个天刹国第一冷美人的名声更响亮了。

    即使是对她有点点不满,一直仰慕崇拜她的那些人,虽然对这个白冷月会吸食男人精气,来练魔功的这个消息,略微有点口舌上的不满,但是也完全没有影响白冷月在那群相当于脑残粉的人那种心里的形象。

    更有一些严重的脑残粉,甚至一脸认真地说,“不要这样说我们家月月,她很美,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要说她吸食男人精气了,就算是她吃人了,又怎么样,我们喜欢的是她的人,喜欢她的才华。”

    白花蕊就彻底无语了。不要说她对于月月这个称呼感到很恶寒,他们不觉得恶心吗?还月月,我还小月月呢!

    其次,他们是真的三观不正耶,吃人?卧槽!等她真的吃你肉的时候,你会说的那么开心?那样去维护一个没有任何品质道德的一个蛇蝎女人真的好吗?而且白花蕊还真地去打听过。

    这天刹国中简直是遍布了白冷月的倾慕者、脑残粉,但是也有不少感觉白冷月真的有点儿不对的人,对她有微词,白冷月一听说了,只要有人敢说她才华并不是那么好,或者说这世界上美女很多,不止她白冷月一个人这种话,只要白冷月知道了,几乎都被人杀了,而且还是无头公案。

    根本不知道从哪里查起,杀手速度之快,而且解决掉他们解决地很干净,即使很明显知道那些人是白冷月派杀手杀的了,也没有县令或者某个大官儿,敢抓白冷月,前几年是因为白国公府还没有破落的原因,这几年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群狗官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审理此案。

    所以白花蕊可以猜测,白冷月背后绝对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与手段,白花蕊托着腮,用探究的眼神望着她。

    “你不要小看我,我其实并不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得了的!”白花蕊一看到白冷月那凌厉的眼神,就立马怂了,做贼心虚一般地看着她,警惕地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呵呵,如果我真的想对你做什么,你可以反抗得了吗?”白冷月气势逼人地看着白花蕊,眼中划过一抹浓浓的不屑。

    “哎呦我去,你还看不起我,咋滴!”白花蕊还不高兴了,撸起袖子,看起来就像要动手了一样。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白冷月把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放,居然碎了,白花蕊怔怔地望着那个碎茶杯,内心是崩溃了,天呐,徒手捏碎茶杯啊。

    “呃呃,不是啊,姐姐我错了。”白花蕊赶紧跪在地上,抓着白冷月的裙角,求饶着。

    “放手!”白冷月嫌恶地看了白花蕊一眼,眼中的那某冰寒暴戾之气,就差没用脚把白花蕊给踢开了。

    “好好,我放手。”白花蕊赶紧把自己双手给放开,一脸地无辜谄媚地望着白冷月,一股子傻笑,她在心里可在想,我好女不跟你这个蛇蝎女斗呗,感觉这个女人就是个自己惹不起,但是又必须要跟她服软啊,唉,看来我是真得顺从她一下了,她叫自己干嘛,自己就听着吧,她说什么,自己就说是好了。

    “白花蕊,你自己说说,你要脸吗?”白冷月看着白花蕊,在她旁边转来转去,围着就这样冷嘲热讽着。

    “不要。”白花蕊没精打采地应和着,垂头丧气的样子,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哎,我刚才说了啥啊!”

    “你说你自己不要脸咯。”一向冷得像蛇蝎的白冷月,此时也忍不住出声讥讽道。

    “哎哎哎,不对啊,明明是你说我不要脸的啊,也不是我自己说的,你很搞笑耶。”白花蕊直接无语地叉着腰,很无语地看着她。

    “你自己蠢呗。”白冷月拿起桌上的茶壶,突然拿起了一个琉璃透明杯出来,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壶茶。

    白花蕊看着可急眼儿了,赶紧冲上来,“喂,你哪里去把我的琉璃杯给我偷出来了,那我是我的啊,你偷人东西啊,就算是借,你也得跟主人说一声啊,好歹是我的东西,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白花蕊看着白冷月拿着的这个透明琉璃杯,可激动了,上去就要抢,结果感觉到背部一阵痛麻,直接被那阵疼地麻麻的感觉,让自己给推到一边一边儿去了。

    “呵呵,我也很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如果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比如君冷寒,我得不到他,当然我也没办法像其他东西一样毁掉,但是我可以毁掉想得到他的女人,比如你。”

    白冷月走到白花蕊面前,微微挑起她的下巴,居然就这样掐出了一道勒痕,白花蕊脸上冒着密密麻麻的细汗,极力想反抗,想抓起什么东西起来打她,但是自己已经瘫软到地上,浑身无力了。

    白花蕊瞪大了那双眸子,怔怔地望着她,“白花蕊,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就这双眼睛,最招人讨厌,真想把它给挖出来!”白冷月一把抓起白花蕊的头发,使劲儿一扯,就扯断了好多根白花蕊的头发,然后使劲儿地将她的头,望墙边一撞,白花蕊瞪大了双眼,虽然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将头赶紧一偏,但是她也这样躲了过去。

    “哎呦,你还挺会躲的。”白冷月走到白花蕊面前,脚直接踢在了白花蕊的身上。

    白花蕊很疼,她很想叫出声来,可是却发不生声音。

    “呵呵,一定会很想问为什么你说不出话来吧。”白冷月,笑得一脸的阴毒可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