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带她走?

    “她她她,她的血会使这盆西域魔花,死而复生,枯木逢春。”白冷月不可思议地望着白花蕊,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别说她不相信,白花蕊本人,自己也是傻着呆住了。

    “欸,你可别不相信,事实就摆在你眼前。”冷倾城突然就出现在了白冷月身后,可把白冷月吓一跳,把白花蕊自己都吓到了,这货什么时候,跑到她那边去的啊?只能说是古代的轻功太强大了,而且冷倾城武功之高,居然啥都没看清楚,他就这样闪过去了。

    “你干什么!”白冷月本能地排斥着别人靠她这么近,即使是个绝世美男也不行,突然又想到了他的身份,立刻福了福身子,解释道,“对不起,王爷,是我无理了。”

    “哼,你无理什么,我看你挺好意思的啊,连冷王爷也敢冲撞。”白冰冰此时就站出来添油加醋地看好戏道。

    白冷月眼中划过一丝暴戾之气,狠狠地剐了她一眼,谁知白冰冰那个蠢货压根儿没看到啊。

    “嗬,侧王妃还真谦虚啊,不过本王一向不跟女人计较,尤其是美人。”冷倾城故意将身子靠近,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这样对着白冷月,白冷月先是一愣,然后微微有些尴尬,毕竟那么多人在场看着呢,动作就这样僵住了。

    哇,这个冷倾城他到底想干嘛啊!花心大萝卜,真心觉得他是个女人就调戏呢,白花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的有点儿不好受,估计女人天生就是见不得一个之前对自己很好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去对另一个女人好,而且那个女人还是自己最害怕、最讨厌的敌人。

    那个白冷月也是的啊,本来已经够讨厌了,她还想和冷倾城玩儿暧昧吗?

    太后居然都看愣了,实在忍不下去了,干咳了两声,“咳咳,冷王,注意点儿,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你靠近的还是辰王的侧妃,你这属于大逆不道啊!”

    “我又没想对她做什么。”冷倾城好笑地看了太后一眼,见她还看着自己,便无所谓地放手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确实没什么啊。

    白冰冰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内心颇受打击地在流血啊,之前就是他跟白花蕊在玩儿暧昧,感觉他对白花蕊不是一般的好,现在又如此接近白冷月,关键是这两女人都是辰王爷的王妃了啊!难不成冷王冷倾城是对已婚妇女有特殊好感?白冰冰心在滴血,不禁这样脑洞大开地想了。

    “好了,现在可以放了白花蕊了吧。”冷倾城回头将目光对上太后。

    只见她眼神有点儿闪闪烁烁地躲避,心里肯定也是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毕竟她其实也就是想利用这次机会来压跨白花蕊,趁着这个时机,可以杀掉她最好,可是没想到却冒出来了一个天下第一毒医,以及那盆花叫西域魔花的事情,现在也是很迟疑,“这,这这。”

    “别这这,那那的了,就这么说定了。”冷倾城很高兴地打了个响指,随之帅气地回过头,望着白花蕊。

    白花蕊看着他的样子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另一个人抓住了,当她回过头看的时候,果不其然,居然是白子萧,他就离自己这么近,他很轻柔地抓起自己的手,扯下他身上的一块白色轻纱,然后给我包扎了一下之前给这个西域魔花喂血的伤口,看着白子箫,白花蕊猛然明白了点儿什么。

    之前血开始流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盆花上面,而没有人注意到还在流血的我,就我这粗心大意的神经,自己也是忘了,而就在自己的注意力都在那盆魔花身上时,手上感觉到了一阵麻麻地轻微疼痛,好像是被石头之类的东西仍在自己皮肤肌肉上面那种,但是一看地上也没石头啊,什么的东西,但是,意外的是,手上的血止住了,并没有做任何包扎或者消毒措施,它没有再流了。

    当时白花蕊也觉得没什么,可这仔细一回想,就是白子箫帮自己用他的内力,在远处就帮我力止住了血,所以还是有点儿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你怎么来了?”冷倾城有点儿不爽地撇了撇嘴,看着白子箫也没啥好表情。

    “我看没事,我就先走了。”白子箫冷冷地吐出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哎,我去,这人还真是。”冷倾城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不爽道,望着他那白色出尘绝世的背影,让在场的众女再次心生刮起一阵不小的涟漪。

    白花蕊也这样呆呆地望着那袭动人心魄的白衣身影,消失于不见时,也觉得很惊艳地完全动不了的感觉。

    “喂,白花蕊,还走不走啊。”冷倾城好像看出了白花蕊花痴的感觉,略微有点儿不爽地看着她,心里无语到极点,他有我帅么?你们至于一个个女人,看到他跟失魂落魄了一样吗?冷倾城心里是这样想滴,但是,表面上都还得装潇洒啊。

    白花蕊快速地回过神来,赞同地对她点了点头,巴不得有人快点儿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啊!白花蕊心里可委屈了。

    冷倾城突然勾起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带着丝丝邪气动人。

    他的手就将要伸到白花蕊面前时,突然一把白花蕊拉起来,靠近自己身边,白花蕊慢慢地抬起头,居然是君冷寒,完了,白花蕊这次也搞不清楚状况了。

    王爷怎么在这儿出现了?不应该啊,白冷月快速站起,又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冲突,就立刻坐了下去,心中还是有很多不解。

    “本王的女人,由不得你们处置。”君冷寒一把拽起白花蕊的手,可是就当白花蕊的手抬起来那一瞬间,她的面部就扭曲地生疼,那是真的疼啊。

    君冷寒看着白花蕊这样,忍不住问了句,语气中虽然冰冷,却含着丝丝关心,“你怎么了?”

    “我脚麻了。”白花蕊的眼神中参杂了一丝怒气和抱怨,谁叫他抓自己的手那么大力呢,但也带着一丝服软的柔弱感了,自己都被那群女人折磨成这样了,不对男人服软也不行啊。

    “你脚软了,跟你手疼有什么关系?”君冷寒万年难得一遇地脸上染上了一丝好笑的感觉。

    “就是疼,虽然你不是捏的我那只受伤的手。”白花蕊委屈地眼眶里含泪,其实那也不是啥含泪,就是装b装得深沉了,刚才一不小心用力过猛,眼泪都要挤出来了。

    “受伤?”君冷寒看了一眼白花蕊另一只手上,缠绕着的白色轻纱,一瞬间就认出来是白子箫身上的了,眼中霎时就划过一丝杀意,浓重的狠决。

    白花蕊心中一惊,自己不会是哪句话得罪了他,他不带自己走了吧?白花蕊心里惊恐着。

    下一秒,君冷寒居然一句话不说,直接将自己搂着,这样直接将白花蕊抱起,冷冷地看了太后那群女人一眼,冷冷地扔下一句话,“今天的事,我会追究的,本王的女人,不是让人随意欺辱的!”

    太后那群女人,看着君冷寒这么邪肆的气质,冰冷的语气,也被震惊地吓得不轻。

    白花蕊在他怀中,因为早已被吓得没有任何力气,就这样抬起头,呆呆地看望着他,他的脸很帅,也很精致邪肆,怪不得这么多女人都会喜欢他,有一瞬间,白花蕊真的这么想了。

    而白冷月则是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君冷寒的背影,是那么邪肆动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