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谜团重重

    “公子,白花蕊她们已经离开了,进了百花轩,不过,我发现白花蕊好像有点儿异样。”这个熟悉的书童打扮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跟着一袭白衣的白子箫述说着情况。

    背对着书童模样的男子,白子箫那飘逸的白衣如梨花漫天飞舞地清澈,他的侧颜是如此的精致的帅,在天空的一丝丝光芒下,他的容颜是帅得那样惊心动魄。

    “嗯,说下去。”白子箫淡淡地说了句。

    “我发现她不傻,她说话很有条理,而且她的脸好像有点儿异样。”这个书童模样的男人说到这儿,白子箫眼神突然一闪,“虽然她背对着我,但是我从反光的湖水中,看到她的脸上的皮肤有一瞬间是。”这个书童模样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着白子箫的脸色,还是突然不敢说下去了。

    “停,可以了,她的事,你就不需要再跟了。”白子箫冷冷地说了一句,头也不回地望着远处的湖水。

    “为什么?公子。”这个书童模样的男人,一下子就急眼儿了,怔怔地望着白子箫那倾城绝色的背影,语气中带着十分不解,不自觉地向前走进了几步,却快速感觉到了白子箫此时身上的强大杀气,不禁恐惧地向后退了退,“对不起公子,是属下鲁莽了,属下该死。”这个书童打扮的男人,立刻下跪,请求原谅。

    白子箫敛了敛眉,那某强大的杀气,才慢慢从他眼中消失,“你知道违抗我的命令下场是怎样的,就不要挑战我的对你的容忍,即使你为我办事,跟随我多年,我也绝不手软。”白子箫这句看似云淡风轻的话,却加重了后面那几个字的音,他的声音很好听,却让这个书童打扮的男人莫名心惊胆裂。

    “谢谢公子不杀之恩,谢公子不杀之恩,属下以后做事一定遵守您的规矩,绝不敢多嘴了。”这个男人立刻下跪向白子箫磕头谢恩。

    白子箫凝眸望向远处,也不说任何话,任由这个书童打扮的男人在那儿跪着,这个男人他也小心翼翼地不敢再得罪白子箫了,就知趣地在那儿跪着,总之公子说什么都是对的就行了,千万以后别再问公子的事了,也不敢再揣测他的想法了,这个书童打扮的男人,有点儿憋屈地心里默哀道。

    白花蕊,你现在应该还好吧,我想,我和你之间的事该做个了解了。

    白子箫静默地望着远处的风景,眼神中划过一抹杀意,心里也莫名地带着有一丝思绪不宁,是白花蕊的出现,让自已动摇了吗?白子箫有了一瞬微愣。

    “喂喂,你们看着点儿啊,别把东西打破了,这是西域进贡的瓷花瓶,你们可小心着点儿,得罪了圣驾,你们都可担待不起。”一个老嬷嬷拿着手帕,对着宫女西边儿作威作福地指指点点,东边儿骂骂咧咧地。

    那群宫女也真是一群辛劳的小蜜蜂啊,有些是真的脾气被宫里的这种大环境给训练磨练出这样的心性,还有的是一些本来就很有气的宫女,但是也要被这些老嬷嬷老巫婆给压抑着,只能忍气吞声,也不敢反抗。

    “喂,菊花儿呐,你看,那最边上摆果盘的那几个宫女,她们是真心不爽啊。”本来刚像从鬼门关里出来的白花蕊,终于想低调一点了,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就是这么个理儿,一进到百花轩难免有几个千金小姐再次盯上了白花蕊,但是这次她聪明多了,沿着墙壁移动,找了个最偏避的角落里坐着,也不怕人家故意找她啊麻烦了,可是她还是一向嘴不能停地小声地对着旁边的菊花嘟囔着,聊起了八卦。

    呃,菊花简直又要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简直就是个奇葩啊,这个白花蕊,刚刚就一直再吃东西,什么点心水果全塞到自己嘴里,这里邻近的两桌子的吃的,全被她一个人吃了,菊花看到她吃的时候,都觉得惊讶,惊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会吃的人。而且最不要脸的就是,隔壁桌的点心全给吃光了。

    此时那几个丫环被那个老嬷嬷骂了几句,说她们没看好桌上的食物,她们也不敢抱怨说是辰王妃干的啊,那她们还想不想活了。

    而那个老嬷嬷也清楚是白花蕊吃的,刚才也是亲眼看到的这位王妃是多会吃,她也一脸不屑嫌弃地瞪了白花蕊一眼,简直就是没有家教,丑就算了,傻也就算了,问题是旁边有个贴身丫环,居然都还这样无理,遭了,菊花也莫名地躺枪了。

    也不能怪菊花的啊,她也是想看住白花蕊来着,结果她以那席卷而来的光速吃食速度,tmd!晃个眼儿,她就跑到邻桌去吃了,而邻桌的大臣小姐,看到她这个样子,也都纷纷地快速离开这几桌,离这个傻子远点儿。

    “真心是耽误举办宴席,没家教。”那个嬷嬷冷哧了一声,满脸地写满了嫌弃地看向白花蕊,内心很是鄙夷,在宫里这么多年了,就没见过这种女人,简直了啊。

    哼,白花蕊也不是聋子,她的听力可灵着呢,顺着这阵欠扁的声音就忘了过去,冷眼一瞄,原来是个老巫婆啊,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吃你的东西,喝你的水啦,你要这么说老娘,哼,傻b呐。

    白花蕊心里肯定是不爽的,斜睨了那个老嬷嬷一眼,她也不知道白花蕊会同样嫌弃她,还在那儿指挥起来,“你你你,你们几个,快点儿去把辰王妃那几桌的水果点心添上,要不皇上来了,看到这样算怎么回事儿。”这个老嬷嬷一脸义正言辞的模样,实际上对着白花蕊那辰王妃那三个字,别有深意地重重地咬字。

    “是,李嬷嬷。”那几个宫女无可奈何地遵命行礼啦,随后转身就去拿果盘儿了。

    哦,原来这老家伙叫李嬷嬷啊,哦不,她应该是姓李,白花蕊自己纠正一下错误,随即过头去看了看那已经石化的菊花,可怜兮兮地嘟囔了句,“菊花儿,你说那几个宫女会不会骂我啊?”

    “你不用担心。”菊花回过神来,认真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哦哦,那就好。”白花蕊长长地呼了口气,顺了顺自己的胸口。

    “她们不敢骂你,只是心里会想着打死你的场景而已。”菊花笑得一脸猥琐奸诈,笑眯眯得看着白花蕊,语气十分地让白花蕊心塞。

    “呃,,,你这还不如不说。”白花蕊郁闷地支起手臂,这样托着自己的下巴,百无聊赖地眼珠子东转转西转转的。

    果真在不远处,两个宫女手中托着好几个果盘,“你看那,就怪那个傻子辰王妃,吃那么多,害得我们两姐妹害得这样跑东跑西的,她的胃口是有多大啊,这么几桌的吃的,她一个人全部给吃光了,她还是个女人吗?”这个说话的宫女,明显表情不爽地模样,一副跟白花蕊欠了她多少钱一样。

    “她是不是胃口大,那个李嬷嬷还不是得叫我们多跑几趟啊。”另一个宫女也是很镇定地说道。

    “你不说那个老巫婆还好,你一说那个姓李的老巫婆就气,平时指挥我们做这样做那样,自己在那儿作威作福,什么事儿都不干,就恨那个死巫婆,老贱人!”这个宫女明显暴躁了一点,她也确实气不过吧。

    “哎呀,你也就别抱怨了。

    “我怎么抱怨啦,不说老巫婆,我们光说说那个白花蕊我就气,她长得又丑,还算半个傻子,四大美男之一的辰王爷怎么就娶她做王妃了呢?连人家善良美丽的白冷月小姐,都只能做个侧王妃,她凭什么做这个王妃啊?而且她还没我漂亮呢。”这个宫女一说到这儿,立马就傲娇地抬起了她的头。

    “你还说你没抱怨,你就是做宫女的命了,只能说人家白花蕊生的好,生在了大户人家里,白国公府当年在天刹国是多么辉煌啊。”一个宫女提到,果断地向往表情。

    “对啊,你也会说当年嘛,这也就是当年的白国公府有点儿搞头,现在呢,在朝中无实权啊,已经败落下来咯,听说这赐婚是太上皇定下的,不是皇上啊,不知道为什么要放消息说是皇上有旨。”一个宫女大咧咧地就说出来了。

    另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女立刻上前捂住她的嘴,一脸慌张地看下附近,眉头一皱,“你可别乱说些皇家的东西,容易杀头的。”

    “哦哦。”这个宫女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然后赶紧跟随者这个姐姐的步子,老老实实地去短果盘儿了。

    留下了那几个宫女慌张离去的背影。

    一棵桂花树后面,菊花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脸上突然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眸子中划过一抹精光,“白花蕊,果然没估计错,不过你百密一疏啊。”

    “啊切!”白花蕊坐在席子上猛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爽得揉了揉鼻子,“是哪个混球在议论我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