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黑色红玫瑰

    入宫的时候,本来白花蕊就没有对这次的百花宴,抱多大的希望,白花蕊并没有像上次一样东看看,西瞧瞧,反而这次老实多了,估计是脑子刚才受刺激了。

    好多的美女哇,各个名门小姐,都精心打扮自己,感觉花枝招展的,争取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在这百花中得到了点缀。

    白花蕊到处在瞧美女,啊,这个身材不错,哇,那个脸长得还可以滴,就是胸部太小了,发育不良,白花蕊眼中放着猥琐的狼光。

    菊花可真心看到白花蕊这个样子,无语的啊!

    这可真是百花宴啊,真的是有好多花!

    白花蕊突然瞪大了双眼,这才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啊!好漂漂啊!

    走进百花轩,很多妖娆盛开的花,望着清香扑鼻的茉莉,倾然绝立,白花蕊挺喜欢这种雅致清纯的花,给人没有丝毫不顺眼的感觉,最重要的是看起来特别漂亮!这才是重点啊!

    但是她的性格也比较抽风,所以反差挺大。

    又给人很婀娜多姿的玫瑰,虽然很美,但是做做点缀就好,就跟做人一样,太夺目,一定被人害死。

    “我就喜欢这艳丽的红玫瑰,不知道妹妹怎么想的,哎呀,这朵花怎么那么蔫儿啊,还带着黑,不过这花挺配你嘛,在烂堆垃圾中,还在你这绝世丑颜下坚强地活着,佩服你。”

    白冷月贴近白花蕊的脸,伏在她身边,说这一句只有她们两人听得到的耳语,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狠厉,但她的嘴角却是扯露出一抹艳丽的笑,也让白花蕊一怔。

    从远处看,就像白冷月在搂着白花蕊谈笑一般,就好像白冷月对她这个傻子妹妹很好,即使她这个傻子妹妹,做了辰王妃,她只是个侧王妃,此时此刻在外人眼里,感觉白冷月也很大方,很知书达理、温柔娴淑的感觉。

    白冷月没有将她手中摘下来的那朵,蔫儿了的泛着黑的红玫瑰,没有明目张胆地插插在白花蕊的头上,是直接塞到她的手中,转身就离开了。

    哎呦呦,这货给我这么一朵花,她什么意思啊,白花蕊忿忿不平地瞪着白冷月走远的背影。

    菊花早就看到白花蕊跟白冷月在那边磨叽些什么了,一看到白冷月走开,菊花就立刻走了上去,略微担心地询问着白花蕊,“你怎么了?她没把你怎么样吧?”

    “给我这么一朵破花,不知道她搞什么。”白花蕊不爽地嘟了嘟嘴,低声了句。

    菊花看了看白花蕊手中的花,虽然说也不丑,但是明明是朵红玫瑰,却因要枯了泛着点点黑色,“她的意思就是嘲笑你啊,嘲笑你长得丑,却跟着这花一样,明明快要死了,却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菊花十分淡定地告诉白花蕊。

    “真是要死了,居然这样说我,哼,老娘就让你看看,谁才是濒临死亡的那一个。”白花蕊低沉道,小宇宙感觉要彻底爆发了。

    “哦呵呵,是吗。”菊花突然感觉有点好笑,情不自禁地就笑出来了。

    白花蕊感觉到了自尊心,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这么强大指数的伤害,狠狠地瞪了一眼菊花,眼中带着怒气,“你不相信我?”

    “呃,你啊,就别多想了,我相信你,相信你总行了吧。”菊花好笑地,却又带着敷衍的语气回她一句。

    “好啊,死菊花儿,你给我等着,我会报仇的!”白花蕊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白冷月,而当白冷月快要回头的那一瞬间。

    白花蕊就立刻装作什么事都木有的模样,一副痴傻地双眼放空的模样,白冷月望着她的眼神中带着明显的讥讽。

    不过这宫里确实比第一次看着漂亮多了,挂上了精致的彩色灯笼花,不过还没有到深夜,灯笼花还没有点上,估计点上了会更美,布置得也很美,众多官家小姐最先走进来,一阵阵聒噪的女声响起,毕竟今天是她们的秀的主场啊!

    “白花蕊,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要不显得我们很不合群。”菊花看着那群千金小姐都到了百花轩。

    “哦哦。”白花蕊愣愣地回答了一句,就被菊花拉着向中间跑。

    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人了,卧槽,菊花儿,你也太不小心了吧,白花蕊用眼神示意她。

    那也不不能怪我咯,菊花无奈地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望着白花蕊。

    “哎呦!哪个贱婢敢冲撞本小姐!”被撞到的人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还没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开骂。

    呃,脾气那么不好,不撞你,我撞谁啊,一口一个贱婢,也只有白冰冰那个蠢货,才叫得出来,白花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

    “哎呦呦,我当着这是谁啊,原来是白家的傻子小姐啊,哦不!应该是辰王妃才是。”这货一抬起头,白花蕊就知道她是谁了,她是那个上次那个尚书之女尚紫菱,挺有大小姐脾气的一货。

    “对不起啊,尚小姐,对不起,我们家小姐不是有意顶撞你的。”菊花紧张地连连低头道歉。

    “哼,你道歉有什么用,我要这个傻子给我道歉。”尚紫菱嚣张地冷哼一声,那高傲的模样,简直是用鼻孔对着众人的。

    旁边的一群官家小姐也是议论纷纷,都以手帕掩着面,眼睛斜看着尚紫菱,窸窸窣窣地八卦讨论起来,“喂,你说她怎么这样啊。”

    “就是。”旁边的一个小姐应和道。

    “也不能怪尚紫菱啊,这个白花蕊长得太丑了,还抢了我最仰慕的君冷寒,辰王爷。”其中一个穿着宝蓝色衣衫的小姐,突然提出了反意见,望着白花蕊冷哧道,那眼中满满的妒恨与不屑。

    “对啊,就是这个丑女,我还等着辰王爷向我提亲呢,结果让这个丑女捷足先登了。”另一个穿红色衣袍的小姐不满道。

    “呵呵,你在做梦吧,辰王爷会向你提亲?向我还差不多。”穿着宝蓝色衣衫的小姐又开始自恋得瑟了。

    旁白的各位名门小姐,一副不屑地看着那位宝蓝色衣衫的姑娘,“哼,你貌似也在做梦吧。”

    “你,你们!”这位小姐气得半死,瞪着她那大眼珠子就想打人。

    还是旁边她的贴身丫环,拉着她,结果那个丫环还被她扇了一耳光,她才抬起她那高贵的鼻孔又对着众人,她解气了。

    白花蕊站在一旁,就像在看电视剧一样的,好笑地看着她们,一场女人的撕逼大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