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亲错人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白花蕊有点痛苦地皱了皱眉,缓缓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眼前有一片朦胧的影子,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影子,他就这样冷冷地望着自己。

    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我上一世,也就是在现代认识的那个贱男,他也长得很帅,可是他劈腿了。

    此时,迷迷糊糊的白花蕊的侧脸居然产生了一丝异变,她的脸上黑漆掉了一团,白皙嫩滑的皮肤显露在她那尽是一团黑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

    原来如此啊,这个男人眸光微闪,冷光一闪而逝。

    可是,在白花蕊梦中还在想着她以前那位贱人男朋友,这一刻她的心里还是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贱男啊,我也很想你啊!”白花蕊直接吼了出来。

    然后,猛地坐起来,抓住这个邪气的男人,就狠狠地对准了他的唇,面前的男人先是眼中一愣,闪过一丝冰冷,白花蕊嘴角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贱男?面前这个男人有意地思索这个人的名字,但还是没有出现个准确答案。

    他有意地推开白花蕊,一阵好听的男人慵懒的声音响在了她的耳边,“白花蕊,你脑子没病吧。”

    “我想你了,不要离开我好吗?”白花蕊此时露出了她从未有过的柔软,她还是把自己蹭到他的身上,声音中的颤抖,好像在显示着她内心的空虚。

    好吧,白花蕊在这儿真的是空虚寂寞冷了,不能怪我饥渴啊。

    这次,他没有推开她,他不仅迟疑了,更是愣了几秒钟后,狠狠地压在她的身上,霸道地夺取着她的气息,白花蕊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原来被人强吻。

    呃,也不能算是被人强吻,明明是我自己这个不要脸的,先勾搭的他,是这样的感觉啊,心里悸动地有点儿心碎的感觉,白花蕊情不自禁地笑了。

    “好了,我玩儿够了,该收手了。”身上压着自己的男人,突然附在白花蕊耳边说出这段慵懒的话语,白花蕊猛地清醒,认真地擦了擦眼睛,瞪大了双眼居然看的的是嘴边带着一抹邪笑的他。

    “我靠,怎么是你!”白花蕊赶紧把面前的男人向后使劲儿一推,虽然也不能推得开他,但是至少咱也是像贞洁烈妇一样,反抗试过了嘛。

    白花蕊一脸纠结,防贼的模样,防着他,抓起被子就往自己身上盖,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胸。

    “喂,至于不,白花痴,是你先勾搭我的,搞得我多乐意一样啊,你的那“国色天香”我可欣赏不来,我还如此伟大,救济一下你这饥渴的心,你就知足吧,不知道是不是小寒不愿意碰你啊,嗯,估计是,他的品味挺高的,不像我这么有爱,对。”冷倾城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邪笑。

    “老娘,不叫白花痴,我叫白花蕊,你给我记住!”白花蕊立马坐起,伸出一根大手指头愤恨地对着他。

    “哎哟哟,刚才不知道是谁,看到本王爷,就直接扑了过来,你也太饥渴了吧,这个还不叫花痴,难不成你希望我叫你白痴?”冷倾城坐在桌边,邪帅地斜睨白花蕊一眼,很是镇定潇洒地拿起杯茶饮了起来。

    花擦勒,白花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搞半天,这个花心滥情大王爷,连饥渴都知道,额,这也难怪,他整流连青楼这些花街柳巷,身边的美女成群。

    “你才饥渴!天天跟一群女人混在一起,你丫的小心得艾滋。”白花蕊愤愤平地瞪他一眼,略带着无语,莫名地不爽!

    “哦,得病吗?你不用担心,本王一向很注意安全。”冷倾城有点疑惑地微微皱眉,邪气的眉宇间带着坏坏的不羁。

    “你!变态啊!”白花蕊没好气地怒瞪着他,然后将身后的枕头直接向他扔了过去,额,,,不过被他轻易地接住了,他还看都不看,直接扔到了一边。

    “看到是我在你床边看着你,你很失望?你是希望君冷寒来照顾你,还是白子萧?”冷倾城邪气地一挑眉,有点儿好笑地看着她。

    “要你管!”其实白花蕊心里是希望君冷寒在这儿滴,感觉至少熟一点嘛,至从昨晚过后,就感觉跟他更近一点了,觉得他人还挺好的。

    要是在这个地方,发展一个这么帅的王爷老公也是不错滴啊,可是,没想到又遇到这个贱中之神在这儿,感觉是木得希望跟君冷寒这个高冷男神单独相处咯,我要怎么勾搭他啊?一想到这儿,白花蕊就一身都是怨气,怨念很重嘛。

    这可是老娘滴初吻吶,原以为,我好多是君冷寒这家伙的王妃,他会在我身边至少做个样子,守一下我呗,结果,鬼都没见到个,呃……我错了,白花蕊以手掩面,以掩饰自己内心的崩溃,我旁边还坐着个色鬼嘛。

    白花蕊接着偷瞄了他一眼,他那邪肆不羁的感觉,邪美的脸庞,带着缕缕动人心魄,随时会让人沉醉在他的帅颜下,刚才差点儿又看愣住了,对了,他只是一个长得特别帅的色鬼而已。

    “对了,唉,冷倾城,他们人呢?照理说,我受伤他们不会只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吧,好多会留几个丫环照顾我啊。”白花蕊此刻情绪就算不好,也呆萌呆萌地问出这句了。

    望着冷倾城,睫毛扑闪扑闪的,不得不承认,白花蕊的眼睛没有经过伪装,是那么的清纯可人,睫毛是那么地卷翘,怪不得冷倾城和君冷寒很多次都喜欢盯着她眼睛看。

    “哎哟,你还想着几个丫环照顾你啊,你想得倒美,百花宴可是全城盛宴,这一天就连卖身的丫环都有资格打扮好上街,你这个不是早就打听好了吗?”冷倾城勾起一抹邪笑,看似这是个反问句,实际上,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的肯定了。

    遭了,我勒个去,他丫的早就看出了,用计吸引那群丫环婆子,说是有西域给女人变得更漂亮秘药这事儿是我干的了。

    白花蕊眼神有些闪躲,毕竟再厚脸皮的人,都被人拆穿个什么事儿,还是不敢那么理直气壮了,即使白花蕊已经练到脸皮比城墙还厚了,但是还是没能幸免那抹心虚啊!

    偷偷抹泪,他丫的不会去告发我吧,白花蕊此时有种蛋蛋滴忧伤,应该不会吧,好歹,刚才他也跟我有了肌肤之亲,他不会那么狠吧,不过这也说不定,他身边女人那么多,呃,,,肌肤之亲算神马?估计他玩过的女人都有一堆了。

    偶买雷迪嘎嘎!一道雷劈死我吧,哦不,劈死他好一点儿,这样我就不用死了。

    “你又在那儿胡思乱想些什么?”冷倾城好像看出了她猥琐的想法,微微皱眉,“我要想杀你,你觉得你还能活到这个时候吗?”冷倾城邪气一挑眉。

    欸。这倒也是啊,看来还是我想多了,白花蕊自我调整情绪滴晃了晃脑袋,接着问,“那他们都走了,你为什么还在这儿?菊花呢?她是我的贴身丫环啊,怎么可能会在我受伤时离开我啊?”

    “呵呵,你调查地漏掉了了一个重点,就是百花宴,是天刹国的大节,每一个女人必须要打扮地最好看,以她的最佳形象出现。

    “否则,会被官兵以藐视皇法抓起来,那群丫环全被白冷月叫回去补妆了,不过,那女人是真的不喜欢你,我看得出来。”冷倾城勾唇,扬起一抹邪气的笑意,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样子。

    “得了,不用您老人家说,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不要跟我说这个。”白花蕊提到白冷月,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她,但是是真的感觉她不是什么好人,她的心机很重,莫名地有点怕和她正面交锋。

    不过,这天刹国还真有意思啊,“那这样,不是最佳形象会被抓起来,那好多丑女都要被抓起来咯?因我化妆可以使一个漂亮女人变得更美,然而丑女的长相是爹妈给的。”

    “化了妆也掩盖不住那不是不是标准美女的五官,所以这根本就是整死丑的,捧高美的啊,长得稍微丑点就要被官兵抓起来,那我不是今天别想出门了。”白花蕊不禁拍着大腿,得瑟地大笑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