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杀出个公主

    “她再可爱,也是本王的女人。”一声冷语,让我们皆把头转过去看。

    白花蕊怔怔地望着君冷寒,哇靠,他怎么来了,不过这么这里大动静,他不想来也难啊,一想到昨晚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脸不禁有点微微泛红,衣服都扯烂了啊。

    结果,卵事都没发生,不过一看到他他那张冰冷邪魅的脸,心里猛然有点心慌,现在被冷倾城搂着,就跟被人当场捉奸一样忧伤。

    君冷寒冷冷地望着冷倾城,白花蕊不禁目光有点闪躲,而冷倾城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

    tmd,这也太尴尬了吧,我又不是跟他是真的有那种的夫妻关系,不过谁叫我那么有责任感呢,身体本能地想把冷倾城推开,可冷倾城那货,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将我搂得更紧了一些,嘴角的那抹邪笑更深了。

    众位丫环婆子皆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是发生什么事啦?两个天刹国最帅的美男,居然为了这么一个丑女,还开始让人有点看不懂了。

    白冰冰跟白国公那个死老头也是极为震惊,呆呆地望着冷倾城和君冷寒。

    白冷月眼中划过一丝妒恨,随即扬起一抹笑颜,“冷王爷,你这是干什么啊,姐姐她好歹也是我们王爷的王妃,你这样搂着她,于理不合吧。”

    “哦,是吗?”冷倾城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那我还给你咯。”冷倾城勾起一抹邪笑,把白花蕊直接放开,白花蕊一个踉跄,惊恐地瞪大双眼。

    妈呀!我这是脸要摔下去的节奏啊,本来我是假丑,这要是脸和地板妈妈搞个亲密接触,那我这张脸,可真的是破了相了。

    就在白花蕊闭紧了双眼,都不敢看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腰恰好被人搂住,白花蕊猛地睁眼,看到了君冷寒那冷帅的侧颜,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傲,五官刀刻般邪肆不羁,白花蕊望着他的脸一瞬间,立刻不争气地脸刷地就红了。

    妈妈呀,这么帅的人,我在现代是真的没见过啊,虽然我迟早会跟他没关系,但是我真的觉得这一刻,能够经常看到他这么一个冰山帅哥,也是心情很好的啊。

    白冷月的脸刷地阴沉下去了,根本没有想到君冷寒会搂住白花蕊,也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说白花蕊是他的女人,即使他是很霸道地看不惯别人碰他的东西,但白花蕊这么一个丑女人,有什么资格算是他的人。

    白冷月心中妒恨过后,望向白花蕊的的眼中带着深深地恨意。

    “我说了,本王的女人,别人最好不要碰。”君冷寒眼中划过一丝杀意,冷倾城微微挑眉,嘴角上扬起一抹邪气的弧度。

    就在白花蕊在感叹气氛不妙时,一阵娇柔的女声突然响起,“皇叔,有人欺负我。”

    只见刚才那个叫白冰的不要命的丫环,直直地扑到冷倾城身上来。

    “皇叔?”众位丫环婆子,包括白冰冰都大跌眼镜,异口同声地疑问,这个小丫环叫冷倾城冷王皇叔,那她不是公主,就是郡主。

    我的天,白花蕊也是微微一愣,才心里反应过来,对她的那种大胆才有了解释,而且她的手那么光滑细嫩有光泽,那么好看的一双手,怎么可能是个丫环。

    而且丫环在这种时代,说白了就是受气包啊,怎么可能会有丫环,能养成她那种性格啊。

    “小冰冰,你又调皮了。”冷倾城对着她微微一笑,用手大力地捏了捏她的胖乎乎的包子脸。

    我去,还小冰冰,白花蕊这个八卦吐槽狂,似乎嗅到了奸情滴味道,又开始了她那猪一般的神逻辑,这个冷倾城嘛,一看就是那种外冷内闷骚的货,这个小冰冰,一看就是一个天真可爱的祖国小花朵,他们俩会不会有啥奸情呢?嘿嘿,白花蕊不禁猥琐滴笑了。

    这个冷倾城口中的小冰冰,对着冷倾城就笑得格外开心,但是还是嘟了嘟嘴,委屈地说道,“皇叔,你别捏我脸嘛,每次都捏地很痛的。”

    每次!天呐!白花蕊的八卦神经再次燃起了,眼中放着狼光,猥琐地望着他们。

    “你这脸就跟包子一样,真的长大啦,改天到皇叔府上,皇叔给你从诗词歌赋谈谈人生理想。”冷倾城勾起一抹邪气的坏坏笑。

    呃,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这不是琼瑶奶奶还猪格格里的经典台词。

    紫薇带着深闺怨妇的语气对尔康说,你跟她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你从来都没有跟我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白花蕊简直脑洞大开啊,猥琐地鼻血都快流下来了,好狗血的嗦。

    “不要嘛,皇叔,小冰冰就喜欢你。”这个小丫头害羞地低下头,脸色微微泛红,让白花蕊再次碉堡,他们没什么关系,我都不信啊。

    天了噜的!这个冷倾城简直就是个禽兽啊,她叫他皇叔,那这个萌妹纸就是冷倾城的小侄女咯,自己的侄女都不放过,此等贱男,哼,以后我再也不鸟你了,白花蕊忿忿地瞪冷倾城一眼。

    冷倾城抬眼恰好看到白花蕊这个白眼,心里莫名觉得好笑,这个女人,蠢得挺可爱,嘴角的那抹笑意更深了。

    白冰冰这还反应不过来,傻愣愣地问了句,“她不是个丫环白冰吗?怎么会是冷王的侄女呢?”说是冷王的侄女,其实也是皇上的侄女,非富即贵,他白冰冰得罪了冷王的人,也是不好活了,如果自己的爹不保全自己的话,那我还可以活吗?白冰冰处于惊恐中。

    “什么丫环啊,你才是丫环呢!本公主才从波斯回来,就被你这个女人说要打死我,本公主小冰冰你没听说过?”这个公主气势凌人地看着白冰冰。

    “你是公主?”白冰冰震惊地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她,接下来又问了个极为愚蠢的问题,“可是我没有听过我们天刹国,有一位叫小冰冰的公主啊?那你是叫小冰冰还是叫白冰啊?”白冰冰有点傻冒地呆呆地问了这么一句。

    “要你管啊,本公主想叫什么就叫什么,本公主名字就叫小冰冰,什么白冰啊,是我用来骗你这个蠢女人的!”这位公主笑得极为得瑟,花枝乱颤的,捂住嘴笑得直跺脚,一点儿公主形象都木得。

    我勒个去,还有人名字就叫小冰冰的啊,我还以为是那个冷倾城贱男对她的爱称,事实证明,是我这个猥琐的脑子想多了啊。

    “你身为公主,为什么要打扮成丫环进来?难不成是有什么企图?”白冰冰还是不死心地问道,非要拉人陪她下水。

    “你个贱女人才有企图呢,本公主刚回来,在大街上走得好好地,突然看见几个这府里的几个丫环,拿着一张纸到处宣传说,这府里好像里面有波斯失传已久的美白变得更漂亮的女人秘药啊,我看那么多丫环都往这屋里挤,我也就进来了。”

    菊花猛然将目光转向白花蕊,白花蕊做贼心虚地僵硬地笑了笑,是我的错,算漏了,这跟我预计好的不一样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