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黑暗侵犯

    仙韵楼。

    去厨房拿吃的可儿全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按照“客人”的要求拿来好吃的点心。

    经过花厅的时候,她看到三三两两的仙韵楼专用的打手鬼鬼祟祟地似乎在忙些什么事?

    也不见老鸨,隐隐地,她觉得氛围有些诡异。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若有所思地环顾了周围一遍,心里衍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就在她思索之际,却没有留意到有一个粗野的男人正从内堂里扛着一袋货物走出来。

    那男人熊腰虎背的,蓄着一大把络腮胡子,看起来就非善类。

    当他一眼看到可儿的时候,目光顿时一亮,尔后阴恻恻地眯了眯眼。

    尔后,他似乎刻意地躲到一个角落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可儿瞧,仿佛她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猎物似的。

    这一边,可儿只觉得周围一阵诡异的寒风朝自己卷过来,让她着实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觉得此刻不宜久留地,她端着点心赶紧就想上阁楼。

    谁知,就在她的脚步才刚刚踏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老鸨的声音从身后命令地传来——“站住!”

    可儿闻声转过来,看到老鸨一脸诡异莫测的表情,她心里立即打了个怵。

    暗暗稳了稳心绪,可儿尽量让自己镇定地问道:“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我哪里敢对你这个身怀绝技的人有什么吩咐!”

    老鸨的嗓音里夹棍带枪地扫射过来,可儿一听,便知道老鸨意欲为何了。

    看来,老鸨终于忙完其他该忙活的事,开始有空来计较她刚来这里的那天晚上装神弄鬼,让她差点没出丑的事找她报仇来了!

    啧啧,还真是记仇呀!

    可儿吐了吐舌头,笑眯眯地装傻道:“老板娘您这说的哪里的话呢?我还要靠你吃饭的,哪里能有什么绝技。”

    只是,老鸨压根就不买她的帐。

    她一边走过来,一边很有架势地抽起衣袖,一副寻仇的姿态。

    “哼!小子,你敢做还不敢当,竟然装神弄鬼吓唬老娘,现在,我们来算一算帐吧,包括你这几天的吃住,还有那个傻子的,我们都一一来算清楚吧!”

    见她这等认真架势,可儿赶紧赔笑着道:“哎哟,我的好老板娘,您这突然是要干什么呢?您瞧瞧,我一大早就把贵客都迎来这里了,即使您对我有什么不满,也等我先伺候完贵客再来领罚,不然让贵客久等了可是仙韵楼的一大损失哦!”

    “少跟我来这套,老娘……”老鸨才刚想否决她的讨好,却不经意地看到可儿身后不远处伸出头来的络腮胡子。

    那络腮胡子对老鸨眨了眨眼,跟她猛打着暗示。

    老鸨显然认识对方,于是改了口对可儿说道:“行吧,看在贵客还需要你的份上,老娘就暂且先放过你,快去吧,别让贵客久等了!”

    可儿以为老鸨是为了仙韵楼的利益着想终于肯放过她,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于是赶紧假装乖顺地连声应允:“是是是,我马上就去好好地伺候着贵客!”

    说完,她端着点心蹬蹬蹬地就往阁楼上走。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阁楼之上,老鸨立即快步朝络腮胡子迎上去。

    “哟!蛟大爷今天怎么有空光临我这寒舍呀?”

    络腮胡子蛟大爷粗鲁地摆摆手:“去去去,少跟大爷我来这套,你跟我过来,我有事要跟你商量,这里……是我商量的筹码。”

    他拍了拍扛在肩背上的麻包袋。

    老鸨也顺势拍了拍,袋子里面立即响起轻轻的翠玉声音,老鸨满意地笑着点点头。

    “成!跟我来吧!”

    随之,她便领着络腮胡子朝着内堂最里面的隐秘处走去。

    ……

    阁楼上。

    可儿经过走廊,感觉两边的房间都紧闭着门,没有任何声响,一切安静得有些不太对劲。

    然而,她却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辗转间,她便来到牡丹的房间。

    房门敞开着,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她有些纳闷,走进去,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咦?傲宸夜去哪里了?怎么也不见牡丹?”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可儿只觉得那股怪异的感觉更加浓烈了。

    好奇怪,他不是早已经上来这里了吗?

    将点心放到桌面上,她在房间的四处都找了一遍,却仍旧不见任何人影。

    忍不住,她轻唤出声:“傲宸夜?傲宸夜……”

    然而,满室里,除了她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回应。

    各个角落都找遍了之后,她终于确定,那个总是喜欢对她恶作剧的男人真的不在房间里。

    “他去哪里了?”她狐疑地喃喃自语着,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仆人。

    “可儿,妈妈有事找你。”

    可儿转过身来,不解地问:“她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你去了便知,走吧,要是迟到了,妈妈可是会惩罚我的。”仆人一板一眼地说着。

    “……好吧。”即使摸不着头脑,但是可儿也不想让这个跟她一样寄人篱下的仆人为难,于是便只能暂时将傲宸夜失踪的疑惑按耐下来。

    “跟我走吧。”说着,仆人很快地转过身去,快步地离开。

    那动作之快,好像在掩饰些什么似的,让可儿看得有些怪异。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老鸨找她……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老鸨对她一向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就是了。

    算了,先去看看再说吧。

    思索片刻,她便有礼貌地感谢道:“那劳烦你走一趟了。”

    于是,她便跟着仆人下了阁楼,穿过花厅,走向内堂,一直走向最里面,弯弯曲曲的过道,越走,便越阴暗,是她从不曾到过的地方。

    那是老鸨专属的地方,她从来很少让其他闲杂人等进去。

    走廊的尽头,渐渐没有灯光的照射,陷入黑暗中。

    来到房门前,已经是全部黑暗了。

    黑暗中,略微打开一条缝隙的房门看起来有一种让人退缩的害怕感觉。

    可儿忍住突然生出想要逃跑的念头:“这……有人在里面吗?”

    仆人把头低了一下,声音有些吱唔:“是……是的,可儿……快进去吧。”

    “那……你不进去吗?”可儿问得有些急。

    仆人抬起头,看了她一会儿,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静默……一会儿之后——“可儿,我先走了,妈妈让你在这里等她。”

    说着,仆人弯了弯腰,鞠躬的幅度很大。

    听着仆人离开的脚步声,一声一声地,在黑暗的走廊中敲打着她的心。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可儿鼓励勇气敲了敲门:“有人吗?”

    谁知,才敲下第一响,房门便立即敞开了。

    她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瞬间,从里面伸出一只大手将她拉扯了进去。

    “啊!”可儿惊慌失措地尖叫出声,房门嘭地一下立即关上,适时将她的尖叫声全部藏在门里。

    感觉到那只手像是男人的手,可儿吓得立即剧烈挣扎:“放开我,放开……”

    她的手指划过对方的手臂,似乎划破了皮。

    对方哀叫一声松了手。

    “放肆,蠢女人!”一道男性的低喝怒向她。

    与之同时,她被狠狠地推了一把。

    可儿踉跄了一下往后跌去,刚好跌到后面的大床上。

    随即,一道沉重的黑影覆盖向她——“啊!不要!”可儿惊恐着本能地伸出手往前推挡。

    “你是谁?!”她拼命地推挡着那道黑影,不让他贴上她的身体。

    但是,对方的力量很大,她的抵抗越来越不起作用。

    感觉对方越来越贴向她,近得她已经听得清楚对方粗喘的呼吸,那是……男人的**在急速飙升的呼吸!

    她害怕得浑身发抖:“放开我!”

    男人嗤笑一声:“哼!放开你?做梦吧!!小娘子,你以为你装扮成这样,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吗?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男人邪恶猥亵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说话的时候,口气喷得很重,可儿被呛得头昏脑胀。

    这把yin欲邪恶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可儿强忍着对方的臭口气,努力回忆着对这把声音的印象,蓦地,她的记忆一闪,一张布满络腮胡子的邪佞的脸掠过眼前。

    她的眼皮一撑,眸光注入恍然大悟:“你是那个山贼?!”

    “哈!想不到小美人还记得我,怎么?在这仙韵楼里是不是呆得很刺激,装扮成男人的样子,是想跟那些恩客们玩些新鲜的吗?哼!之前还表现得跟什么贞洁烈女一样,骨子里还不是放荡的贱女人,如何,现在你是不是想着让大爷我换种方式来疼疼你呀?呵呵呵……”

    络腮胡子的嗓音越来越暧昧,越来越**,还发出阴恻恻邪欲的笑声来。

    可儿听得想要作呕,不,应该说她现在的确是有一种头昏反胃的感觉。

    强忍下身体渐渐发生的不适,她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