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查她身边的男人

    好意被这么不客气地拒绝,牡丹半点也不生气,只是不慌不忙地走到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姿态从容得很。

    见她如此这般,阳曦公主只觉得自己被彻底轻视了,于是火气更加旺盛起来:“别一副端庄雍容的姿势,谁不知道你一条玉臂千人枕,还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尖酸刻薄的言语,就犹如她脸上那恶毒的轻蔑一般尖锐,狠狠地插向牡丹的胸口。

    她脸色咋青咋白地暗暗捏紧手里的丝绢,深深呼吸了好几口冷空气,才让自己保持镇定。

    尔后,她冷静地深深看着阳曦:“我来不是来找你吵架的,只是看不过眼你的娇生惯养蛮横跋扈罢了,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就该收敛收敛你的坏脾气,不要再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然而,牡丹的话才刚刚说到这里,阳曦立即便被刺激得跳起来,愤怒地歇斯底里地吼道:“我不稀罕他的爱,他的爱对我来说根本就是耻辱!”

    见她的反应这么激烈,还有她脸上那深恶痛绝的怒火,牡丹不觉想要叹息:“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阳曦冷笑一声,然后嗤之以鼻地蔑视牡丹一眼,讽刺道:“不然你觉得我该怎么认为?难道像你一样尽干些污秽世俗的事儿吗?!”

    听着她左一句侮辱,又一句羞辱,牡丹再也难以保持镇定了。

    她隐隐有些发怒,“唰”地一下站直腰身,娇艳的脸漫上了迫人的冰冷。

    “阳曦公主,我看你是根本还弄不清楚状况,如果不是因为邢墨爱你,你觉得你还能像公主一样住在这么好的地方吗?爱一个人本身就是没有对与错的,既然你觉得邢墨对你的爱根本就一文不值,那么,你又为何却自作多情地去爱腾龙王?难道腾龙王就稀罕你的爱吗?你的爱对于腾龙王来说又未尝不是困扰,你以为自己的爱又有多令人待见?”

    牡丹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字字句句铿锵尖锐地掷向阳曦的胸口,让她的心跳一阵一阵地紧缩起来。

    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脑海之中浮现傲宸夜举刀刺向她的画面,他冷厉的眼神,他无情的话语……

    所有的所有,就像无数尖锐的银针齐齐地刺向她的脑门,尖锐的钻痛让她发疯地捂住脑袋,痛苦而疯狂地嘶吼出声——“闭嘴!闭嘴!你闭嘴!滚出去,滚出去……”

    牡丹冷冷地看着她逃避地发疯,没有再继续说话刺激她,却也根本没有意愿上前去安抚这个疯狂的女人。

    就应该让她自己清醒一下,别以为全天下就唯她独尊。

    若不是因为不忍心一个男人的深情,她根本就用不着理会这个高傲无知的废弃公主。

    自古多情总被无情伤……

    黯然地一叹,她深深地看着犹在继续发疯的阳曦,嗓音清晰而犀利地提醒道:“公主,何不退一步尝试着令觅出路,爱是没有错的,好好珍惜吧。”

    语重心长地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阳曦却突然不再尖叫怒吼,反而镇定了下来似的冷冷唤住她。

    “慢着!”

    牡丹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站在那里,轻轻淡淡地问:“公主还有何吩咐?”

    阳曦娇艳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笑,恶毒地揭露道——“就凭你这风尘女子,也配爱人家?为了一个高不可攀的男人,你竟然甘愿堕落卖身给各种各样的男人,难道你这种自轻自贱的行为,就叫作真爱?”

    闻言,牡丹的身子猛然绷紧。

    浑身处于冰冷的隐忍之中,她紧绷得轻轻颤抖。

    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看来邢墨真的很爱你,什么事都不愿意隐瞒你。”

    “不错,只要是我问的,他都会告诉我,你妒忌吗?”她阴恻恻地,嗓音透出几分恶意的毒辣。

    看着她身子颤抖的模样,她就觉得心里一阵痛快。

    隔了许久,牡丹才淡淡地道:“我不妒忌,反而同情你,更加同情邢墨,因为,你不懂爱,他懂,但是他的爱却被你这么恶毒地糟蹋,所以,我同情你们。”

    话毕,她再也不作逗留地离开。

    “你……站住,我命令你站住……”阳曦被她的话给刺激到了,脸上的得瑟顿时被打击得无影无踪,又回归到发疯的状态。

    只是,这一次,无论她再怎么撒泼,再怎么叫唤,牡丹根本就不再搭理她。

    ……

    热闹的京城街道上,天字一号客栈里。

    傲宸夜慢悠悠地走上阁楼,推开自己的房门。

    蓦地,他感觉房间里有一丝异样。

    他眸光精锐地扫射向房间的一处角落,那里正放着一幅竖起来的巨画,画后面……

    静静地感应了片刻,他立即便知道了什么,唇角隐隐勾起。

    随之,他优雅地漫步向靠近那个角落的凳子上坐下,悠游地为自己倒一杯热茶,颇有雅兴地品茗着。

    只是,那双深不可测的好看的凤眸却是暗暗留意着角落处的动静。

    好一会儿,他终于觉得等够了,才懒懒地出声道:“雪破,你还不准备出来吗?”

    话毕,只听画后面传出一声低低的闷叫声:“呜呜……”

    傲宸夜将茶杯放下,然后故作严厉地绷起了嗓调:“出来!”

    “呜呜呜……是……”

    随着这一应声,画后面闪出淡淡的白光,尔后,一只通体雪白晶亮的狮子犹豫地踱着步子走出来。

    它耷拉着脑袋,走到傲宸夜的面前,脑袋耷拉得更加低了。

    “呜呜……主人,我知错了。”

    傲宸夜懒洋洋地挑了挑眉,似是不解,然而,他眼里的锐利却是如此明显。

    “哼!你还知道要出现在我面前啊?说吧,你做错什么了?”他故作不明白慢悠悠地问,其实早就了然于心。

    “……我没有尽责找到女主人……”雪破惭愧地匍匐下前蹄,乖乖地耷拉着认错。

    看着它可怜兮兮地认错姿态,傲宸夜眼里的严厉丝毫不减,嗓音却依旧保持着悠游:“是吗?既然你知道自己没有尽责,那就自己回去冰雪室里面壁思过去!”

    说到最后,他终于不再故作慵懒,嗓音变得严厉起来。

    一听到这个惩罚,雪破胖嘟嘟的身子立即打了个寒战。

    “呜呜呜……主人,其实我已经找到女主人了,是女主人……女主人又把我骗走了,呜呜呜……我知错了,我不该贪吃冰糖葫芦,如果不贪吃,就不会被女主人骗了。主人,我真的真的知错了!请您给我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

    雪破可怜巴巴地呜呜叫着,湛蓝透澈的眼睛里满是恳求的委屈。

    呜呜呜,女主人,您好狠心,竟然欺骗雪雪,雪雪我再也不相信您啦!

    傲宸夜没好气地冷声道:“哼!冰糖葫芦,总是想着你的冰糖葫芦,连我的命令都比不上冰糖葫芦,我还要你来干什么?”

    见他生气,雪破眼泪汪汪地瞅着他,抓了抓他的衣摆,求饶道:“主人……呜呜呜……我真的知错了……”

    它泪光涟涟,好不可怜的模样,让傲宸夜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许。

    “真的知道错了?”他寻求确定地问。

    雪破看他的严厉终于有点松动,赶紧点头保证道:“恩!真的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一次,你务必要时刻跟随在女主人身边,好好保护她!”

    “是!”雪破精神终于抖擞了。

    呜呜,主人终于原谅它了。

    这一次,它要紧紧地跟着女主人,再也不让女主人骗走了!即使再多的糖葫芦也不上当!

    “还有,你要隐身在她身边,不能被她知道,更不能被其他人知道,我要你暗中保护她,顺便监视一下她身边的人。”傲宸夜眯起眼眸,想到夙魅,他的眸底掠过一丝隐忧。

    那个夙魅到底是谁?

    他留在小可爱身边难道仅仅是因为喜欢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雪破是不同于常人的精灵,就算是夙魅的法术再高,也不易察觉雪破的存在,所以派雪破暗中跟在可儿身边最适合不过。

    ……

    雪破离开之后,不一会儿,冷云便敲门进来了。

    傲宸夜有些着急地站起来,问道:“怎么样?查到我说的那个人是什么来历了吗?”

    冷云有些愧色地摇了摇头。

    “属下已经让所有分布在各处的密探进行彻查,却都没有任何关于那个叫作夙魅的白发男子的消息,他好像就是凭空冒出来似的,没有人见识过这么一号人物。”

    “凭空冒出来吗?”傲宸夜深思地喃喃着,脑子迅速地转动。

    蓦地,他仿佛有所觉悟地抬起眼睑,眸光精锐睿智无比:“冷云,命人往伏龙国这个方向去查!此人法术高强,不可能是默默无闻之辈,本王就不信查不到这个家伙的蛛丝马迹!”

    “伏龙国?王是怀疑那个叫作夙魅是从伏龙国潜入我国的……属下明白了,属下马上就吩咐下去。”

    冷云恍然大悟地振奋起精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