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迁怒于他人

    老鸨拿来纸笔,快速地写下几行字。

    抓出鸽子,将纸条塞入格子脚上的小竹筒里,她悄悄地打开窗,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左右没有人,然后将鸽子放飞出去……

    恕不知,在阁楼的一处窗前,傲宸夜正慵懒地倚靠在窗边,看着白鸽展翅飞向半空。

    深邃的黑眸射出一道浅淡的金光,金芒卷向天空,毫无痕迹地化作一阵无形的卷风将白鸽卷住。

    再一眨眼,金光在眼底消失,白鸽竟然自主地朝他飞了过来,乖乖地落在他面前的窗台上。

    他伸手抽出白鸽脚边小竹筒里的纸条,打开……

    看着里面的内容,他露出了一抹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深沉之笑。

    将小纸条重新放入小竹筒,轻轻一扬袖,白鸽便又重获自由地飞向了远处的天际。

    尔后,他转身往走廊里面走去。

    经过其中一间房间的时候,房门打开,小翠从里面走出来。

    看到他,小翠的眼睛一亮,脸上立即堆起媚笑来。

    “哟!这不是咱们的贵客嘛,这么早就过来了呀,想念我们牡丹姐了吧,咯咯咯……”她娇媚地扭腰走出来,甩了甩香喷喷的手绢,眼睛里盈着媚惑。

    傲宸夜薄唇漾开邪气的笑,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风流:“仙韵楼的确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没有办法,我彻底地被迷住了,只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话毕,另一个房间的门也打开了,衣衫不整的花姑娘从里面摇曳生姿地走出来,掩嘴娇笑着:“咯咯咯……原来真是贵公子您大驾光临了啊,姐妹们,都别贪睡了,快出来迎接贵客呀!”

    这一声吆喝,房门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开,花姑娘们一涌而出,看到傲宸夜眼睛都铮亮了,团团围过来。

    小翠掩嘴一笑,将她们排开:“姑娘们,别靠这么近,人家公子惦记着的可是牡丹姐,你们呀,就出来看看沾沾光就好了。”

    期间有人热情地请缨道:“公子要找牡丹姐还不容易,我们去给公子把牡丹姐请出来。”

    说着,几个花姑娘便摇摆着腰肢,朝牡丹的厢房走去。

    敲了敲房门:“牡丹姐,快出来呀,你的贵客到了,牡丹姐……”

    然而,她们叫了好几声,房间里却都没有任何回应。

    她们相互看了看,然后一致用暧昧的眼神看着走过来的傲宸夜,偷笑出声:“准是公子昨晚对我们牡丹姐宠爱过头了,所以牡丹姐才会累得都不省人事了。”

    傲宸夜淡笑不语,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们推门。

    于是,她们一边偷笑着,一边轻轻地推开房门。

    “牡丹姐……啊!”才想叫人,却一眼看到床上雯雯嘴边流血,像死尸一样躺在牡丹的床上,她们惊吓地尖叫出声。

    “怎么了?”

    其他人纷纷涌进房间里,看到这景象之后也纷纷发出尖叫声:“啊!死人了,死人了,快来人哪!”

    由着她们惊慌失措地一团乱,傲宸夜则是站在期间,默不吭声,没有人发现,他此刻一脸的淡定。

    不一会儿,老鸨便率着几个大汉闻声赶了上来。

    “谁死了?”老鸨一进门劈头就问。

    小翠脸色惊白地指了指床上:“雯雯……”

    “她?那牡丹呢?”老鸨看到雯雯的尸体,不慎在乎地松了一口气,接着便立即追问牡丹的下落。

    “牡丹姐……没有看见牡丹姐……”另一名花姑娘吓得语调不稳地颤颤着回答。

    老鸨先是在房间里走走看看了一遍,然后将目光落在傲宸夜的身上,眸底闪过一丝深思。

    尔后,她便向其他人下令道:“你们全部都回去自己的房间,没有我的准许通通不许出来,这件事也不准向外面透露半点风声,听明白了吗?”

    “是。”

    花姑娘们个个似乎都吓坏了,除了以老鸨马首是瞻也想不到别的,纷纷退出房间,赶紧回去自己的房间里躲着,就连傲宸夜这位俊美的贵客也都顾不及了。

    等她们都离开之后,老鸨眼露精光地看着傲宸夜,试探地问:“公子,你昨晚是最后一个跟牡丹在一起的人,可有什么发现?”

    傲宸夜佯装无辜地皱起眉头:“你这话问得好像这事跟我有关啊?”

    “呵呵,公子别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不听她解释,傲宸夜便强势地插话道:“老鸨,你要了解情况也得找你们仙韵楼的人吧,我昨晚可没有夜宿在牡丹姑娘的闺房里,至于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就得问问你这个当家的了,况且,我花大把的银票来这里是找乐子的,一个不起眼的丫头还入不了我的眼!本公子钱多的是,要买几个比牡丹姑娘还要漂亮的女人还怕买不到吗?而且,你仙韵楼出了这等命案,你不去报官,还来盘问我?!”

    说话之间,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地绷了起来,仿佛老鸨刚才的问题对他是多大的侮辱似的。

    见他脸色难看,老鸨赶紧赔笑着安抚道:“公子您真的是误会了,我真的没别的意思,就怕公子受到连累以后都不来我这仙韵楼了,只是一个丫头而已,我还真的犯不着为了个丫头把财神爷得罪了吧,您说是不是?”

    闻言,他终于有点解气,傲慢地冷哼一声:“哼!算你识相!牡丹姑娘不在,本公子就改日再来吧。”

    听他并没有把死人一事放在心上,老鸨暗暗松了一口气,不忘奉承地道:“公子一定要来呀,我一定赶快清理得整整洁洁的随时迎接公子的大驾光临。”

    “那是一定,本公子什么场面没见过。”傲宸夜一副草菅人命的邪派作风,骄张地扫视了一眼床上的死尸,随后便傲然地走出房间。

    “公子慢走。”

    老鸨笑吟吟地目送他离开,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楼梯处,才渐渐敛起了奉承的笑容。

    转过身,严肃地对着随从吩咐道:“你们几个派人到处去找找,看看牡丹到底去了哪里?还有,找人把这死尸拉到外面给埋了,记住,不要惊动官府的人,不然我们仙韵楼的生意可不用做了,这件事一定得办得妥妥当当的,不然你们就等着卷铺盖走人,晓得了吗?”

    “是!老板娘您就放心吧,一切都会跟以前一样做得妥妥当当的,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领头的人拍胸脯保证着,脸上那浓密的粗眉飞撇向太阳穴两边,让他看起来凶煞得很,显然是干惯了这样的恶事。

    老鸨却是没有让他的花言巧语给安抚道,眉头依旧紧皱着,烦躁地挥挥手:“啰嗦什么,快去吧!”

    随后,她便若有所思地也离开了房间。

    一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一道金光闪现在房间里,傲宸夜从金光里走出来,环顾了一眼房间,眸光透出深邃的睿智锋芒。

    他从窗口处往下看去,看到老鸨鬼鬼祟祟地从穿过后花园,通过小小的侧门离开仙韵楼,他绝美的俊彦上漫开了高瞻远瞩的深沉微笑。

    薄唇轻启,他轻轻地对着远方的某个方向喃喃:“邢墨,看来你的棋子还真不少啊,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被连根拔起的滋味!”

    ……

    荒郊野岭之外,偏僻得一片荒凉安静。

    色调暗沉的墨宫建筑,犹如弥漫着一股煞气,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阴森。

    然而,里面却又是一番别有洞天。

    也许,应该说是只有一个房间布置得格外不同。

    轻烟如仙衣似的纱幔层层垂落下来,熏香香气袭人,暖烟缭绕整个房间,置身于其中,便犹如置身于仙境之感。

    只是,这样的精心布置,却得不到房间主人的半点欢心。

    只听——“哐啷!哐啷……”

    一阵阵玻璃破碎的声响接二连三地传出房间,经过门外的下人们都没有因此而感到半分的惊吓,皆是神色自若淡漠地经过,仿佛早就已经司空见惯。

    牡丹款步走过来,对于房间里头不断传出的碎响感到些许愤怒地皱紧了眉头。

    兴许是太过愤怒,兴许是不屑,她就这么推开房门,连敲门的礼貌都省了。

    门骤然被推开,房间里正在摔东西出气的人迁怒地瞪眼过来:“你是谁?谁允许你进来的?!”

    牡丹先是冷淡地扫视了一眼满地的狼藉,艳唇上勾起一抹冷笑。

    尔后,她将目光集中向房间的主人,不冷不淡地道:“阳曦公主,你这么一直摔东西都不觉得累吗?何不停下来喝口茶歇歇。”

    她一边说,一边自作主张地倒来一杯茶,笑容淡定地递过去。

    那娴雅端庄的姿态,仿佛根本就没有受到这火爆氛围的半点影响。

    阳曦公主气恼地一把挥掉她手中的茶——“哐啷!”

    又是一个破碎。

    好意被这么不客气地拒绝,牡丹半点也不生气,只是不慌不忙地走到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姿态从容得很。

    见她如此这般,阳曦公主只觉得自己被彻底轻视了,于是火气更加旺盛起来:“别一副端庄雍容的姿势,谁不知道你一条玉臂千人枕,还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