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无法拒绝

    可儿一溜烟从床上起来,吐了吐舌头,然后带笑地大方坦白道:“笑我自己傻呗。”

    “……你的确傻。”夙魅顿了一下,眸色有着淡淡的柔和。

    她愣了一下,表情古怪地盯着他瞧。

    夙魅让她看得有些不自在,隐隐感觉有些心虚。

    “为什么这样看我?”他忍不住开口追问。

    “夙夙,你刚刚竟然说我傻!”她语调依旧怪怪地,一双杏眸却是越发地晶亮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闻言,夙魅以为她不高兴他这麽说,于是想也不想地便认错:“我错了。”

    见他认错,可儿立即摇头如拨lang鼓:“不不不!你没错!你猜对了啊,我的确是傻嘛,哈哈,看来你也不是很笨嘛,还会说别人傻,孺子可教也!”

    “……”看她兴奋的模样,夙魅只觉得忽然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

    在她的眼里,难道他就真的那么无知吗?

    虽然,这是他自己一手造成她的错觉,然而,此刻却也让他感到莫名的郁闷。

    可儿不知道他心里的感觉,她嗅了嗅鼻子,一阵药苦味萦绕鼻息,她顺而看向小凳子上的汤药。

    哇噻!乌漆抹黑的,一看就知道喝下去肯定苦不堪言!

    可儿敬谢不敏地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地问:“夙夙,谁给你弄这样的药的啊?”

    “是陶大娘,她说你的身子太弱,所以才会昏倒,让你一定要喝完。”夙魅说得很认真,伸手端起药碗递到她面前。

    药碗靠近,那股呛鼻的药味便更加浓烈了,她只觉得口水都是苦的!

    她小生怕怕地往后仰了仰,稍稍避开这药味,脸皮皱得都快要成苦瓜脸了。

    “拿走拿走,我身体好得很,我不用喝,啊!对了,那些柴我还没有砍完呢,我先出去砍完柴再说。”

    看她一副逃难的表情,夙魅有些失落地垂下了眼睑。

    “柴我已经砍完了,这个药,陶大娘说你喝了身体就好了,我煮了很久……原来你讨厌喝……”

    咦咦?!都砍完了?!瞧他身上的伤口并没有大碍耶!

    那么多柴,他也太厉害了吧!不仅砍完了,还花了很多时间给她熬补药!

    瞧他那副深深失落的表情,简直就是在拷打她的良心。

    她不仅没有帮到他,那么累的情况下他还亲自给她熬补药……

    她的拒绝伤害到他纯真的心灵了吗?

    喵喵,看着他头低低的神态,她心里的愧疚便如波lang一般涌上来,压得她也快要抬不起头来了。

    “呢……那个……其实我也不是讨厌……”

    “那你要喝吗?”他立即抬起头,一双魅惑迷人的眼眸绽放着期待的亮光。

    望着他淳澈的眼眸,漂亮的眼球流转着璀璨的亮光,好看得令人不忍心让之熄灭。

    “呃……好,好吧。”可儿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屈服在他那淳澈得让人不忍心去拒绝的眼神里。

    他唇角轻轻扬起,将药碗放到她手上,细心地叮嘱着:“慢慢喝。”

    “……好。”看着手上这碗乌黑的药汁,可儿硬着头皮咬咬牙应允。

    闭上眼睛,她忍受苦刑般地皱紧眉头,仰首,将药水一饮而尽。

    几乎是用灌地将药汁灌入肚子里,一喝完,她立即伸出舌头,挥手扇啊扇:“哇!苦苦苦!”

    “什么东西苦啊?吃一窜糖葫芦就好了。”一道磁性悠然的嗓音忽然传进来,伴随着这声音,傲宸夜的身影优雅地迈进柴房,手中正拿着一窜糖溜溜很可口的糖葫芦。

    可儿先是为他的突然出现惊讶了一下,顷刻间,她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向他手上那窜看起来甜滋滋的糖葫芦。

    “给我快给我!”她哪里还顾得了什么他的出现突兀,更加顾不得他此刻是什么大王身份她是一介草民,三步并作两步扑过去,动作很溜地一把便将糖葫芦给抢了过来塞入嘴巴里。

    香气袭人的糖味立即充塞她的嘴,将那股苦哈哈的味道给掩盖过去。

    她用力地吸吮了一下之后,很满足地眯起眼睛:“呼!好甜!”

    就在她满身心地享受着香甜的味道之时,却没有留意到两个同样出类拔萃的男人彼此正无形之中对峙着。

    ——你来干什么?

    夙魅冷冷地用耳语传音,眸色凝聚着阴霾。

    ——来找这个小可爱玩啊,怎么,以为就只有你才是她的朋友吗?还有,你给她喝了什么东西?

    傲宸夜嗓调也不甚好,阴沉沉地,看着夙魅的眼神同样一片阴鸷。

    ——补药。

    夙魅转眸看向可儿,见她正满足地享受着糖葫芦的甜滋滋感觉,他的眸色不觉地泛了柔。

    既然她喜欢这糖葫芦,他以后也会买给她吃。

    傲宸夜眸光敏锐地察觉到了夙魅眼中的柔和,他的心猛然缩紧。

    这男人对他的小可爱有好感!

    该死的,竟然觊觎他的女人!

    他暗暗握紧拳头,身躯紧绷着,眸底快速地掠过精明的思索。

    随之,他佯装有些严肃地开口道:“可儿小公子,我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可儿的眉心隐隐蹙了蹙。

    很重要的事?是关于他跟蔡州府之间的,还是跟邢墨之间的?

    无论是哪一点,她其实都不应该再去牵扯,可是……

    “……好吧。”顿了一下之后,她终究还是无法抵得过心里头那股强烈的忧思。

    见她答应自己,傲宸夜深邃的黑眸里蕴起了柔柔的笑意。

    她终究还是关心他的事情的!

    随之,可儿转而向夙魅说道:“夙夙,你干了那么多活一定很累了吧,你先好好休息,我跟他出去办点事。”

    想到她要跟傲宸夜一起,他的心口一阵堵得慌,反射性地便这麽说道:“可是你身子弱……”

    “我会照顾好她!”傲宸夜嗓调有些沉沉地打断夙魅的话,眸光不太友善地瞪住他。

    “你……”

    夙魅不甘心地想要反驳,却让可儿抢先一步:“夙夙,我没事的啦,你听话嘛。”

    看着她安抚的眼神,夙魅只觉得胸口闷得慌。

    他知道,她这个眼神……就是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在哄着。

    他开始讨厌这样的状态!

    可是——“……好吧。”

    最终,他妥协了,因为,他无法拒绝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