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她很傻

    眼前一片星点闪动,可儿感到奇迹地惊呼:“咦?星星从天上掉下来啦?”

    只是,下一瞬间,她却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还没有感到有任何的不对劲,她便昏了过去。

    一双有力地手臂悄无声息地从背后将她接住……

    轻松地抱起她,她身子的轻盈让他眉宇微微蹙了蹙。

    身子这么单薄,她太瘦了。

    将她抱回柴房他的床上,他君子地起身退开几步。

    默默地看着她沉静的睡颜,那么安然,晶莹剔透的脸蛋散发着纯净的气息,让人不忍去惊扰她的安静。

    忽而,可儿的手不经意地滑落直身侧,衣袖撩起,戴在她手腕上的紫金镯便露了出来。

    流光莹莹的紫金镯,熠熠生辉,光泽映入夙魅的眼中,他眸中那抹柔和渐渐地被这光泽给掩去……

    夙魅闭了闭眼,睁开的时候,他的眸色逐渐凝聚起一股残酷嗜血的杀意。

    他右手微张,银光炽白瞬间幻化成一把尖锐的匕首。

    刀锋锐利的冷光反射着她安宁的睡颜,那娇嫩剔透的肌肤,在刀光的映照下隐隐透着凝脂般的光泽。

    夙魅的眸底掠过淡淡的波动,很快地便让他掩去。

    看着她已经毫无防备的睡脸,他握紧手中的匕首。

    “可儿……你的时空之镯我必须拿到,因为,我只有一个主人也只听命于一个主人。”

    他神色冷峻地喃喃着,手中锋利的匕首慢慢地靠近她的手臂处……

    锐利的刀锋贴上她的手臂,冷光凛凛,随时都可能削断她的手,而她,却丝毫不知地依旧昏睡着,脸上沉静而娇柔,浑然不觉危险就在眼前。

    看着她瘦弱的手,夙魅的脑海中不觉地浮现认识她的一幕幕……

    她温柔地为他包扎伤口,为了不让他的伤口恶化,她刚刚就是用这双瘦弱的手替他扛起那一把重重的斧头……

    胸口仿佛被巨石给压住了似的,他心情沉重得连拿着匕首都觉得无力。

    她就是个傻瓜!

    可是,他竟然下不了手。

    想到即将伤害她,他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

    不行,他必须得完成任务!

    可是,他……下不了手!

    脑海中,她明媚的笑脸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心跳……

    她的笑容,她的善良,她的保护……一遍又一遍地啃噬着他的心口,终于,他眼眸里的残噬不知不觉地掩去,眸色逐渐一片柔和。

    他手中的匕首也在慢慢地幻化成光芒,淡去,消失……

    眸色迷离地一叹,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这时候,忽然一道黑影闪进来。

    夙魅的眸色顿时冷下来,目光寒洌地盯着站在他面前黑袍遮面的黑影。

    “鬼影?你来这里干什么?”

    “殿下,属下奉命前来询问您是否已经拿到时空之镯?”

    夙魅的瞳孔暗暗缩了缩,表面依旧保持着一贯的淡漠,冷冷地道:“废话!拿得到的话我还会在这里吗?!”

    “拿不到?他的手臂砍不断?”鬼影的嗓调里明显有着怀疑。

    听着这怀疑的语调,夙魅的俊庞一绷。

    竟敢在他面前对他心生质疑,该死!

    他眸色煞气顿起,如花的薄唇轻轻启开,嗜血地阴沉沉地道:“你想亲自去试试看吗!”

    那一身张扬的煞气从四面八方逼迫而来,鬼影只觉得背脊一阵寒栗,赶紧垂头:“属下不敢,那属下回去复命,祝殿下一切顺利。”

    “滚!”夙魅手臂一挥,凌厉的白光扫过去,鬼影惊得立即施法,黑暗的雾霾如烟般地消失,险险避过了杀气腾腾的白光。

    看着鬼影消失在空气中,夙魅却久久没有动,眉心微微皱着,眸色一片深思。

    尔后,他转首看了看沉睡中的人儿,神色有着为难的挣扎。

    好一会儿,他才收回目光走出柴房。

    ……

    落雪淡淡,悄无声息地将州府宅邸渲染成一片纯净的白色。

    关着门的房间里头,蔡金兰气呼呼地一甩胖屁股坐到一张大椅子上。

    甩首,既生气又无法释怀地瞪着她的父亲蔡州府。

    “爹爹,您为什么要对那个臭书生磕头?就算是他向王求情,您可是堂堂州府大人,他一个小小老百姓本来就该替你效劳!”

    看着女儿浮躁骄横的模样,蔡州府眉头一蹙,教训道:“你还说,要不是你整天带着你那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下人到处出去惹祸,今天你爹我就不用受这惊吓,幸好那小书生为人还纯善,否则你我父女今天指不定就要人头落地了!而且,你以为王真的那么好糊弄吗,如果不在他面前表现出忏悔,你还真以为他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啊。”

    见父亲的态度严肃,蔡金兰嚣张的气焰终于有些被折了:“不……不会这么严重吧,我又没有真的做伤天害理的事,那臭书生不是还好端端的吗!”

    “哼!你还有理了!得了,你最近都不准再出去,好好在家闭门思过,你要是再不听话爹就把你关起来!”蔡州府严厉地训诫着。

    蔡金兰一听,这还了得!

    “爹爹!”她不甘心地撒娇着唤道。

    “听话!”蔡州府这一次几乎是以叱喝的语气警告她,与之同时,他精明的眼睛里转动着另有盘算的光芒。

    “……哼!不出去就不出去,有什么了不起的!”蔡金兰生气地站起来,跺一下脚,然后便气冲冲地开门出去。

    看着她依旧气冲冲的背影,蔡州府无奈沉沉地长叹,摇了摇头。

    继而,他很快地转移了心思,眸色变得深沉起来。

    来回地在房间踱着步子,他思索着喃喃:“王为什么会那么迁就那个小书生?究竟是他们交情不菲,还是……王是想另有谋划?不行,我得赶紧向主人汇报去!”

    下决定之后,他脚跟一转走向侧边墙壁前的书架,抬手在书架的暗格里轻轻一按,只见书架轻轻地发出“嗒嗒嗒”机关启动的声音。

    不一会儿,一道小小的暗缝便在书架后面拉开,蔡州府闪身走进去,书架又慢慢地关上。

    进入暗道里的蔡州府,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房间的屋顶上匍匐着一抹淡紫色的人影,那双睿智的黑眸正将这房间里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当他看完这出戏,抬起头,那张俊美邪肆的脸庞,不是傲宸夜还是谁!

    冷风吹拂,卷起淡淡的寒意,撩起他尊贵的紫袍,随后,他悄无声息地离开,来无影去无踪,始终没有人察觉他早已经洞悉了这里的一切阴暗面。

    几个起落间,傲宸夜便落在了州府后面的一条荒凉无人的小巷子里。

    他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一会儿,只见冷云从一道墙外翻过来。

    “王,一切都如您吩咐的对这府邸进行了全面的监督,果真看到蔡州府偷地从这宅子的后山隧道中离开了,想来他平时跟墨者联系都是这样子离开宅邸,难怪明日她们都掌握不了他的动向。”

    “很好,吩咐那边的人好生盯着,记住,一定不能太靠近,本王怀疑……墨者背后的那个人……”

    说到最后,傲宸夜的眸色变得有些复杂,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见状,冷云忍不住提起道:“王说的是昨晚将牡丹救走的那个戴面具的神秘人?那神秘人的法力之高让人不容小觑,看他来无影去无踪,此人在墨者之中更是行踪飘忽不定,明日她们昨晚也是第一次碰见他,之前根本就查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王,我们此番的敌人看来不好对付,您千万要小心,有什么行动请让属下等人当先锋!”

    闻言,傲宸夜挑了挑眉,唇角挂起惯有的不正经之笑:“冷云,你还真啰嗦。”

    懒懒地抛下这一句话,他便飞身而起,身影在空中疾驰而去,犹如鸿雁掠过天际。

    看他即将飞远,冷云赶紧也运气真气腾起,快速地跟上去。

    ……

    仙韵楼,后院柴房。

    可儿幽幽转醒,有些不太能弄清楚状况地看着简陋破旧的屋顶,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直到——“你醒了。”

    夙魅俊挺的身影站在门口处,背着光,他一头银白的发丝隐隐泛着照人的光泽。

    可儿不太适应这光泽地眯了眼睛。

    “夙夙?”她嗓音有着刚睡醒的娇柔。

    夙魅端着一碗汤药走进来:“你晕倒了,大夫说你的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进补。”

    “啊?我晕倒了?怎么我不记得……咦?好像……是……难怪我之前说怎么突然眼前有星星呢,原来是我头昏眼花的缘故。”说着说着,可儿隐约想起了自己昏过去之前看到了很多闪亮的星星,她当时还以为是星星从天上掉下来了呢。

    “呵呵……”她为自己这“奇迹”的想法感到幼稚又好笑。

    “笑什么?”夙魅将汤药放到床边的小木凳上面,目光难以自拔地注视着她唇边的笑容。

    看着她,很舒服。

    可儿一溜烟从床上起来,吐了吐舌头,然后带笑地大方坦白道:“笑我自己傻呗。”

    “……你的确傻。”夙魅顿了一下才接下她的话,眸色转而幽深难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