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偶然的亲昵

    蔡州府以为是在暗示自己什么,于是赶紧开口接腔道:“原来是惩治了恶人,那些人竟然欺负一个文弱书生,是大奸大恶的人,留着这些人也只会祸害老百姓,除掉甚好。”

    才刚刚暗暗松口气,紧张之后又放松地拾袖拭了拭脖子的冷汗,低颔之间,却没有看到傲宸夜的唇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蔡州府既然觉得那些人会祸害百姓,却又为何让他们出来横行霸道而不加以管教?”

    蔡州府才刚放松,听到这话,立即整个精神又绷紧了起来。

    他喏喏地继续拾袖擦额头的汗:“是是,这……是下官失职。”

    “你的确失职,不过,你却还有更失职的地方。”傲宸夜慢条斯理地双手环肩,嗓调依旧悠然。

    “啊?请……请赐教?”蔡州府继续暴汗,心里隐隐已经感觉到更大的风暴此刻才开始。

    看着蔡州府一脸的迷惑不安,傲宸夜精炯的眼眸顿时迸射出凛冽的锋芒,说道:“那天领着那般凶神恶棍去残害无辜书生的可是大人的千金蔡金兰大小姐!”

    听完这话,蔡州府惊惧得失去了常态地喊叫出声:“啊?!”

    霎时间,所有的假装镇定都土崩瓦解,蔡州府脸色汗湿而苍白,惊惧得嘴唇张张合合几乎在打架了,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时间,他只能六神无主惊颤颤地看着傲宸夜变得气魄凌人的神色,心中混乱不已。

    金兰竟然在王的面前犯下这等大祸,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而且,王亲自来这里报官,那他岂不是……要大义灭亲方能缓解龙颜大怒的可能?

    就在蔡州府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一阵杂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爹爹!女儿抓了个在外面兴风作lang不安分守纪的臭小子回来给您发落,您快定他的罪!”

    蔡金兰的人影风似的卷进来,习惯地张口便对父亲发泄自己心中积怨已久的怒火,根本连看都还没看清楚公堂内的情况究竟是如何,一味地只知道骄横跋扈。

    反观蔡州府,早已经被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嚷给吓得几乎没昏过去。

    再看看傲宸夜冷眼旁观高深莫测的姿态,更是觉得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吧。

    与之同时,大风等人也随后架着可儿进到公堂:“进去!”

    可儿被他们推搪得头都晕了,于是乎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留意傲宸夜也在公堂之上。

    当傲宸夜看到可儿竟然被几把大刀架住脖子的瞬间,他脸上所有的冷眼旁观姿态骤然间荡然无存。

    一瞬间,他怒火中烧地,双眸迸射出凌人的金色锋芒,金光“嗖嗖”两下扫向那架住可儿的数把大刀,速度之快让人连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就只看到金光晃荡了一下,手中的大刀便被吞噬成粉末。

    “啊!(啊!啊!)”那些个原本架着可儿的人一看到手中刀竟然变成粉末飘落,惊地纷纷发出惶恐的叫声。

    听到这突然发起的乱糟糟的叫声,蔡金兰狠狠地一甩头瞪过去:“你们鬼叫什么……啊!”

    话说到一半,忽然傲宸夜的身影疾驰晃过她的眼前,经过她身边之际,随手扬起衣袖之间带起一团金光扫向蔡金兰,将她扫得踉跄好几步差点没站稳摔倒。

    而傲宸夜这时候早已经如幻影疾光一掠,便来到了可儿的面前。

    从看到大刀被金光吞噬成粉末的时候,可儿便已经看到他了,她愣在那里,只能直直地看着他,一时之间竟也忘记了趁机逃脱这些人的桎梏。

    直到,他来到眼前,他健臂一伸,在其他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动作便快如急电地将她圈入怀中。

    身影再一飘,便带着她离开了是非圈地,安安全全地回到他原先所站的位置。

    所有的动作都只在眨眼间,让人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包括可儿。

    而被顺手扫得踉踉跄跄的蔡金兰也终于稳住了自己的脚步,她先是注意形象地扶了扶头上的发髻金饰,同时习惯性地一张口便发飙:“哪个该死的奴才走路这么不长眼睛!”

    蔡州府听到这话,终于从这短暂的混乱之中缓过神来,他惊惧地颤声喝止道:“金兰!”

    “爹爹?”蔡金兰不明白父亲为何突然叱喝自己地愣了一下,举眸看去,却见父亲满脸惊慌地只看着另外一个地方。

    顺着父亲的目光看去,她终于正眼看到了傲宸夜的存在。

    这张俊美邪气的脸,勾起了她的记忆,一瞬间,她惊地瞪大眼睛,胖胖地手指指过去。

    “你……你不是那天在巷子里……啊!你……你该不会真的是……是……是……”

    话说道一半的时候,她眼梢余光触及到被拥在怀中的可儿,终于想起来刚才在仙韵楼所听到的那些话,于是惊吓得语调都开始有些不稳了。

    见女儿还这般大逆不道地指着一国之君,蔡州府再也无法假装镇定地在上面审案了,一个焦急地奔下来,一手便抓住蔡金兰用力地强迫她一起跪下来请罪。

    其他人见主子都下跪了,赶紧也跟随着跪下来,即使还不明白为何要跪。

    “王请恕罪,请饶恕小女吧。”蔡州府一边几乎是哭着嗓音求饶,一边诚惶诚恐地磕头。

    而蔡金兰,包括其他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眼前所站着的是什么人,纷纷吓得脸色青白呆若木鸡。

    看了看蔡金兰那一脸惊惧,傲宸夜的俊眉轻轻挑了挑。

    听这蔡金兰刚才断断续续的话,似乎早就耳闻他的身份了,她是怎么知道的,蔡州府一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是他,那莫非是……

    心有灵犀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般的,他低眸看向怀中的人儿,可儿似有所感应地也抬眸看向他。

    两人的视线碰撞上,一瞬间,丝丝火光在空气之中激荡开来。

    可儿被他眸光里的炽热给软了一下,她心慌意乱地动了动身子,暗地里示意他放开自己。

    他放开了,却在放开的同时俯首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肯定地说了一句:“是你告诉蔡金兰我的身份吧!”

    喝!

    可儿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心慌更甚了。

    她有些无措地退开几步,目光飘忽着不敢看他,随口找来不知什么话就搪塞道——“她自己知道的!”

    话一出,可儿便想狠狠拍死自己算了,嗷嗷!她在说什么呀,根本就是明显地“推卸责任”,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暴露自己嘛!

    听着她脱口而出的话,再看她对自己的话懊恼不已的表情,傲宸夜忍俊不禁地扬起了唇角,这小妮子说话完全就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嘛。

    “哦?”他有趣地挑眉看她。

    “恩……恩!”好吧,话都说出去了,她还能怎么地,只能硬着头皮耷拉着脑袋权当点头继续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了。

    (请王恕罪,恕罪啊……)正当他们玩着捉迷藏游戏的时候,蔡州府依旧在那里磕头求饶着。

    可儿立即抓住这机会将他的注意力转移过去地提醒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然而,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蔡金兰似乎抓到了什么灵感,立即从惊惧的呆愣之中回过神来,张口便拖可儿下水道——“王如果要处置我们的话,也该连他一并处置,他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未婚夫!”

    被她突然这么拖下水,可儿傻眼了。

    啊咧?!她在说什么呀?自己什么时候抢了她的未婚啊?!

    ***,栽赃嫁祸也不用这么突兀吧!

    “你胡说!”可儿气得握紧十指,本能地就想上前去跟她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地对峙一番。

    不料她才有这冲动,傲宸夜却早一步从她身后暗暗拉住了她。

    可儿怒火很冲地甩首瞪他,用眼神控诉他——难道你也认为我抢了他的未婚夫不成?!

    望着她眼中理直气壮又隐隐有些伤心的强烈谴责,傲宸夜却笑了。

    会这么理直气壮地,才是他的小可爱,是那个没有把他排除在心里的小可爱,是曾经那个对着他无法无天的小可爱。

    只不过,这个怒火冲冲要跟蔡金兰对峙一番的小可爱似乎没有发现自己此刻的转变哦。

    呵呵,他喜欢她这样,所以,他才不会提醒“他”原本是要跟自己保持距离的呢。

    不顾她的指责的瞪视,他薄唇噙笑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后脑勺。

    乖!让我替你处理。

    他用耳语轻哄地安抚着她。

    这般亲昵的感觉,无形之中牵引着失去理智的可儿,她本能反应地撅起嘴,表示不满。

    ——相信我,恩?

    他继续对她耳语,黑眸灼灼地洋溢着魅惑人心的似水柔情。

    “哼!”而她竟也不知不觉间被迷惑了,无意识地恢复曾经的习惯,没大没小哼一声然后瞥他一眼——你最好能够处理得让我满意!

    她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了本性,傲宸夜却也乐得享受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恢复的亲密感觉。

    ——是是是,遵命,一定让你满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