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带回家去

    “什么事啊?扰人清梦很不道德耶!”她假装还犹不知情地揉着惺忪睡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似还沉浸在贪睡之中地耷拉着眼皮,连正眼都不曾瞧蔡金兰一下。

    见她一副不痛不痒不知所谓的姿态,大风立即为主人出气地跨步上前,恶狠狠地喝道:“大胆!没看到我们大小姐在吗?竟然还敢口出狂言说我们大小姐不道德,嫌命长了是吧!”

    跋扈凌人的喝声震得可儿的耳膜一阵阵不舒服。

    她皱起眉头,不堪忍受般地屈指挠了挠耳蜗,惺忪睡眼稍稍睁开一条缝目光睥睨地斜过去。

    “啧啧,哪家的狗不拴好一大早就跑到别人的地盘上乱吠,不道德哪不道德,看来是没教养好,俗话说物似主人形,你就这么出来彰显你的主人不道德,真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摇头晃脑啧啧叹气一番,可儿懒洋洋地环抱双肩,眉目间尽显揶揄他人的聪慧,轻轻松松地就把炸弹反弹回去。

    大风顿时被堵得脸红脖子粗,恼怒地吼道:“你……”

    只是,他的嘴巴才张开——“啪!”一记响亮的巴掌便挥过来,把他的嘴巴里还没有吼出来的声音狠狠地砸回了他的喉咙里。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本小姐在这,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出头了!”

    蔡大小姐头脑简单地立即中了可儿的迂回反击战术,把怒火转向了大风。

    看着大风被打得嘴角都淤血了,再看看蔡金兰那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二样,可儿忍不住暗暗在心里偷笑。

    就他们这点头脑也到处嚣张,要不是仗着她老爹是州府,恐怕她这头肥猪早就被人家宰了下锅了。

    唉!以权谋私在哪个时代都无法避免,在二十一世纪有“我爸是李刚”,在这里就有“我爹是州府”,啧啧,这种劣根性无论是人还是所谓的龙族,都是红果果地存在!

    仰首望了望天空,她凉凉地长叹一声。

    蔡金兰瞧她这般姿态,从头到尾都完全没有把她蔡大小姐放在眼里,一种被忽略到底的愤怒感从胸口爆发开来。

    “臭书生,少在那里装糊涂,赶紧把本小姐要的人交出来,否则就不要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她骄横地一甩手,一条长鞭“唰”地一下打响地面,扬起一地的灰尘。

    可儿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那扬起灰尘的地面一眼,看到那地面被她的鞭子打出一条不深不浅的痕迹,脸色微微绷紧。

    到这个份上,她知道这个蔡金滥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暗暗握了握拳头,她眸色凝了凝,不慌不忙地冷笑一声道——“哧!你要的人?蔡金滥,你要搞清楚,他可是我用真金白银买下来的,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凭什么来这里跟我强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我……”

    “你爹就是王法是吧?”

    蔡金兰嚣张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可儿便冷冷地接下了她的话。

    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蔡金兰着实愣了一下,有些心惊地打量着可儿,莫非她会读心术不成?

    看着她不可思议的猜疑表情,可儿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讽的笑,这种台词她以前在电视里看多了。

    见她不屑的冷笑,蔡金兰的火气立即又拔地而起:“你知道就好!我看你这态度是不肯交出来他了,来人呀,给我搜!”

    “谁敢!”可儿咬牙冷冷地喝一声。

    她突然喝起的气势,那凛冽的姿态,如刀剑般的眼神,不知不觉间竟然真的让大风等人感到丝丝的怯意。

    见手下被喝住,蔡金兰的面子顿时觉得挂不住,一鞭子便“啪”地一下甩向大风的背部,丝毫不留情。

    “啊!”大风被这突然的一鞭给打得哀嚎出声,同时也将他的怯意给打消了,他片刻不敢再犹豫地立即率着众人便意图闯进去。

    谁知,他的脚步才刚刚一动,一道凌厉的紫光便射向他的脚底。

    “嗖嗖嗖”几声,锐利的光芒让大风惊得立即跳起脚险险才避开攻击。

    蔡金兰一看到可儿出招,怒然地下令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她抓起来!”

    “是!”

    随之,那些个粗壮的大汉们纷纷抽出长刀便围攻向可儿。

    ……

    陶大娘一看到这情况,焦急得不得了,却只能向老鸨求助:“妈妈,求求您快阻止他们。”

    “你闭嘴!给老娘闪到后面去!”老鸨恶声恶气地一挥手将陶大娘给拨到身后去,强势得让陶大娘不太敢造次,只能着急地看着战况。

    而老鸨却是眯起了一双精明的眼睛直盯着可儿不断地发出攻击的紫光。

    这紫光……她似乎在哪里见识过?

    没错!就是可儿刚才仙韵楼的那一晚,她以为是见鬼了,原来……是这个该死的臭小子在糊弄她!

    这一边战圈里,可儿一个人面对着几个强壮的大汉,逐渐开始感觉到力不从心。

    没多久,她便让他们的大刀给架住,丝毫动弹不得。

    蔡金兰得意地走上前来,睥睨着可儿,嚣张地道:“臭小子,看你这会儿还能跟本小姐斗什么法。”

    大刀架住脖子,可儿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刀锋的凌厉冰冷,只要她一动,恐怕就人头落地了。

    十指暗暗紧拢,她微微垂眸,掩饰眸底的复杂思绪。

    看来没有办法了,只能……再借助那个男人的能力……傲宸夜,他在哪里?

    想到他,她的心一阵揪紧。

    不想再跟他有所交集,可是……现在只有他能够制得住那个什么蔡州府。

    咬咬牙,她按耐下心里头的复杂情感,恢复冷静地一抬眸,不屑地瞟了蔡金兰一眼。

    “我说蔡大小姐,你自己都死到临头了,我还需要跟你斗什么法?”

    可儿语调说得甚是韵味深长,仿佛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果然,头脑简单的蔡金兰一看到她这不像假的表情,立即便上钩了。

    她脸色变了变,追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见她这么快就信了自己,可儿狡黠地笑了笑,然后很好心地告之她真相——“很简单啊,你都把堂堂腾龙国的龙王给得罪了,不是死到临头是什么?”

    闻言,蔡金兰又惊又气地举起胖胖的手指指向可儿的眼睛。

    “你这个臭小子在鬼扯什么!我怎么可能得罪龙王,你想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害我,没那么容易!”

    可儿瞄了瞄她指过来的手指有些微微地发颤,便知道她心里知道忌讳傲宸夜。

    还知道忌讳就好办了!

    于是,可儿很好心地告之道:“蔡大小姐这么矜贵的身份,应该见多识广才对啊,怎么连龙王的真面目都不知道呢,啧啧,这样不行哦,恐怕到时候连自己的头怎么落地的都不知道呢……”

    见她还继续在那卖关子,蔡金兰气得用力甩动鞭子。

    “啪”地一声,鞭子狠狠地划过可儿的手臂,衣服被划破,淡淡的血痕立即显现出来。

    可儿咬牙强忍住疼痛,合拢的十指握得更紧。

    该死的蔡金滥,总有一天她会让她亲自尝尝自己的鞭子是什么滋味!

    深深呼吸了一下,以稍稍缓和手臂上火辣辣的痛,可儿冷冷地一字一字地告诉她真相:“蔡大小姐,你那天追杀我的时候,出来救我的那个人……他就是腾龙王,你让他看到你为非作歹,恐怕此刻他已经大驾光临到你家去找你爹问罪了!”

    “什……什么?那个人是……是腾龙王?怎么可能?!王怎么会单身一人出现在那种偏僻的巷子里,你少在这骗我!”

    可儿不屑地瞥了她一眼:“你当人人都喜欢带着那么多跟屁虫显摆吗?人家腾龙王那是微服私访,就是要看看民间到底都有什么人在兴风作lang。”

    听她说得像真的一样,蔡金兰开始动摇了,也开始有些怕了。

    “你……你骗我!”她连嗓音都开始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我何必骗你,我只不过是区区小老百姓,岂敢随便安个什么人来冒充腾龙王,那可是要杀头的,我不妨告诉你,就是腾龙王那天救了我之后亲口告诉我的,他还说呀……他要好好地惩治一下你,还有你那个很有权力的爹。”

    “你……你……我不相信……”听到可儿这般言辞凿凿,还说自己的爹也会受到惩罚,蔡金兰的语调更加颤了。

    “不相信你就回家看看啊,说不定你爹现在正在被审判呢,你再不回去说不定你爹都被下旨砍头了,连最后一面都不见到!”可儿的说辞越来越认真,仿佛那回事正在进行了一般,让人听而感到心惊胆跳。

    一边说着恐吓的话,可儿一边悄然地观察着蔡金兰的表情,看到她越发相信自己的话而感到惊恐害怕的表情,她心里暗暗庆幸。

    希望这个瘟神赶快回家去,然后她才有机会带着夙魅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过,她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大风,把这个臭小子给我绑回去,我要带他一起回去看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如果不是……哼!我就把你的脑袋给砍下来先!”

    蔡金兰眼露凶光地狠狠瞪了可儿一眼,然后故作镇定地摆起架势,风风火火地率先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