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抢男人

    她一发飙,不仅口气凶悍如虎啸,就连身体也气呼呼地抖动着,气势甚是吓人。

    大风被她这一叱责,吓得几乎没屁滚尿流地“噗通”跪下来:“大大……大小姐请恕罪,奴才是因为找到了大小姐要找的人,一时高兴所以才会忘了分寸。”

    闻言,蔡金兰胖嘟嘟眯小的眼睛睁得发亮,她哗啦一下从软榻上弹坐起来,小巧的嘴巴却是笑咧了。

    “真的找到本小姐那美丽的宠物了?!快说,在哪里?”她迫不及待地追问着,表情有着回忆美男子的垂涎欲滴。

    看着蔡金兰那垂涎向往的表情,大风却是冷汗淋淋,小心地吞咽着口水嗓音畏颤颤地说:“大大……小姐那个美丽的宠物还……还没有找到啊,小姐没有吩咐要找他……”

    “什么?!去你个废物!”

    蔡金兰瞪大小眼睛,一脚便踹过去,粗壮的一脚直接将大风给踹倒在地。

    即使被踹得骨架都要散了,大风却还是半生不敢吭地忍住,连滚带爬地又跪了回来。

    “大小姐是吩咐奴才去找那个小书生啊,奴才找到他在那个花名在外的仙韵楼,只是那个美丽的宠物……大小姐息怒,奴才再继续去找,很快就会找到的。”

    大风一边不断地磕头,一边请求主子开一面,深怕主子又赏他一记散骨猪蹄。

    然而,这一次,蔡金兰却不怒反笑了。

    “哈哈哈哈……找到本小姐的宠物了!大风,本小姐记你一功!”蔡金兰高兴地仰首笑着,然后用肉肉的手砰砰砰拍着大风的肩膀。

    大风被这重力的手拍得几乎没内伤。

    他却半点不敢流露出吃不消的表情,赶紧陪笑着:“谢谢大小姐,可是……可是奴才没有找到您的宠物啊,奴才不敢白白邀功。”

    蔡金兰喜悦的笑容不减,她用白白胖胖的手指戳了一下大风的额头,高兴得忘形了:“蠢货!你怎么比我这个长得像猪的人还要猪头呢,那个小书生带走了本小姐的宠物,找到他,就等于找到那美丽的宠物了,现在明白了?”

    陪侍在旁的四个婢女听到她竟然说自己像猪,都忍俊不禁,却又深怕被发现地赶紧低垂下头掩饰自己的偷笑。

    而大风完全没有发觉蔡金兰说的话有任何不对,应该是习惯了。

    他一拍额头恍然大悟:“啊!是是是,还是大小姐英明!”

    “那还用说!去去去,快去吩咐人准备好家伙,本小姐马上就去找那臭书生要、回我的宠物去!”

    蔡金兰抖擞着精神,仿佛连浑身的肥肉都在抖擞。

    “明白!马上去!”大风回答得斗志昂然。

    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都是好战掠夺分子。

    于是,一番隆重的准备之后,蔡金兰便坐着奢华的轿子,由几个孔武有力的护院作轿夫,一行人气势凌**摇大摆地朝着仙韵楼的方向而去。

    ……

    京城的市集里,繁华热闹的景象一大早就已经开始,络绎不绝的走贩小商来来往往,行人更是逐渐多起来。

    冬日里冰冷的风吹拂在大街小巷,厚重的云层层漂浮在漫无边际的天壁上,落雪已经消停,晨阳淡淡的光芒钻过层云照射向大地。

    薄薄的暖光颜色褪去了些许冬日的寒意,让来来往往的商卒百姓干劲更加热了起来。

    就在市集秩序地热闹的时候,蔡金兰那奢华的队伍犹如台风尾扫过来一般——“让开让开让开!没看见蔡大小姐的轿子吗,还不快让路,找死不成……”

    开路的护院握着刀,威胁凛凛地呼喝着街道上的百姓。

    这一阵台风尾扫得市集里的百姓们都东逃西窜,深怕挡住了这一尊瘟神的路而惹祸上身。

    一阵鸡飞狗跳地闪躲,终于,在众人心有余悸的目送之下,那浩浩荡荡的队伍转进了街尾尽头处的花街柳巷里。

    整个烟花之地都是关着门,一片静悄悄,花姑娘们晚上侍奉完恩客,白天则是她们睡觉养精蓄锐的时间。

    因为,当蔡金兰的大轿子气势浩荡地停在仙韵楼门口之时,压根就没有人迎接她这位大小姐。

    而她似乎并不知道情况,一下轿子看到仙韵楼的大门竟然关闭着,立即大发雌威道——“怎么回事?本小姐大驾光临竟然敢给我闭门羹,人都死到哪里去了!”

    大风赶紧上前来解释兼安抚道:“大小姐请息怒,这仙韵楼的人哪,那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所以晚上才热闹的,此刻白天她们是在睡觉呢。”

    “什么?这是烟花之地?!那个臭小子竟把本小姐的宠物放到这肮脏的地方来,看本小姐找到他不宰了他!”蔡金兰这才明白过来,她脸上的肥肉尴尬地抽搐了一下,羞恼地怒吼。

    见状,大风很会拍马屁地立即也同仇敌忾般地附和道:“那臭小子的确胆大妄为,奴才这就去给您把那臭小子给找出来!”

    装作一副义愤填膺的姿态,大风吆喝其他粗汉子一起,七手八脚地踹打着仙韵楼的大门。

    “老鸨,老鸨……出来……”

    一阵让人听着便觉得惊心动魄的呼喝,终于将老鸨从被窝里震了出来。

    “来了来了,谁呀这大早的!”

    老鸨脸色不甚高兴地一边开门,一边整理一下慌忙之中穿上的衣裳。

    当她看到蔡金兰的时候,脸上的不高兴立即掩去,赶紧换上热情的笑脸来。

    “哟!原来是蔡大小姐大驾光临,真是失敬失敬,不过……呃……我们这是男人来的地方,蔡大小姐身份矜贵的来这里是……”

    蔡金兰身材气虎虎地将老鸨挤到一边,大摇大摆地踏步进入花厅,嚷嚷道:“废话少说,把那个叫作可儿的臭书生给本小姐交出来!”

    “可儿?”老鸨皱起了眉头,眼珠子精锐地转了转,莫非是可儿在外面惹了蔡大小姐?!

    真是会给她找麻烦!

    眉头一松,老鸨赔着笑好声好气地问:“不知道可儿怎么得罪大小姐了?您告诉我,我给您狠狠地惩罚他!”

    “他抢走了本小姐的……男人!”蔡金兰心思转了转,觉得“男人”这说法更加直接明了。

    “啊?这……这怎么可能呢?他一个男人去抢另外一个男人做什么?而且我也没见找他有带过什么男人回来呀,大小姐,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老鸨一听,只觉得荒诞得很。

    “老鸨,你这是在怀疑本小姐的人格吗?”蔡金兰冷冷地沉下了语调,眯小的眼睛瞪大,迸射出杀气腾腾。

    你这样也不像是有什么人格吧?

    老鸨的心里立即便冒出这一句,不过却也不敢当面说给她听。

    “呵呵呵,大小姐误会我了,我怎么敢对大小姐有任何的不敬,只不过,我真的没看见可儿带了什么男人回来,你要不信就去后院搜吧,他就住在那。”

    左右衡量之后,老鸨觉得还是不要太招惹这个母老虎似的大小姐,于是干脆迁就她一下让她搜后院,反正不会吵着她那些花姑娘影响了今晚的赚钱就行。

    见老鸨颇忌讳自己,蔡金兰傲慢地用鼻孔嗤了嗤气:“哼!算你识相!那就带路吧!”

    切!这么嚣张!要不是看在你爹是蔡州府的份上,老娘给你爹几分薄面,不然老娘还真是懒得理你!

    老鸨用眼角的余光横去一记不屑的眼神,然后扭动腰肢,脸上依旧笑容可掬好说话得很:“行行行,大小姐请这边走。”

    ……

    当一行人气势汹汹地来到后院的时候,陶大娘刚好开门出来,看到蔡金兰等人这等阵势,吓得脸色都发白了。

    糟糕!这蔡大小姐定是记恨可儿抢了夙魅的事,是故找上门来了。

    她心慌至极以至于什么也顾不得了,反手便当着他们的面将门给关上。

    老鸨看到陶大娘这等反应有点傻了眼。

    立即地,她便反应过来了。

    她先是看了看蔡金兰,对方一副“你看到了吧”的表情。

    看来,真的是可儿闯了什么祸!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给仙韵楼惹麻烦!

    老鸨气得用脚狠狠地踹向门。

    “嘭!”地一声,脆弱的木门便给踹开,差点没将陶大娘给震倒在地。

    “陶姑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样当着我面关门,哼!等一下再收拾你!可儿,你给老娘滚出来!”

    老鸨的吼声刚落,可儿的身影慢吞吞地从里面的房间里出来。

    其实,早在老鸨他们来到后院的时候她便知道什么情况了,他们的动作那么大,气势那么v5,要她不知道也难。

    只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什么事啊?扰人清梦很不道德耶!”她假装还犹不知情地揉着惺忪睡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似还沉浸在贪睡之中地耷拉着眼皮,连正眼都不曾瞧蔡金兰一下。

    见她一副不痛不痒不知所谓的姿态,大风立即为主人出气地跨步上前,恶狠狠地喝道:“大胆!没看到我们大小姐在吗?竟然还敢口出狂言说我们大小姐不道德,嫌命长了是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