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他妒火中烧

    ——“我知道错了。”

    淡淡的男性嗓音,却很诚恳。

    听到这把声音,傲宸夜的俊脸沉了沉。

    他嘲讽地勾了勾唇,深不可测的凤眸流转过深思的波痕。

    这个夙魅……装得到倒是挺天真的,也对,如果不装得天真一点,如何能够骗得过他那纯真的小可爱。

    也罢,就且看看你能够装疯卖傻到什么程度吧?

    于是,他继续保持隐蔽地站在外面一处阴暗的地方,继续留意着里面的一动一静。

    屋内……

    可儿伸手放在取暖的炭火上方,来回搓手生温。

    三人安静之中,可儿用眼角的目光看了看夙魅,然后又看了看陶大娘。

    “陶大娘,您觉得把夙魅安置在什么地方才不容易被老鸨发现?”

    “这屋子就只有两个房间,而且,我们两人皆为女子,夙魅是男子,不方便与我们任何一人同居一房,我想……暂时只能委屈夙魅住在屋子后面的柴房里了,而且柴房隐蔽,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到后面去的,我已经把柴房收拾了一下,铺上了一席床被,虽然空间小了点,但是一个很隐秘的藏身所在。”

    可儿高兴地一合拍手掌,对这个安排很是赞同。

    “太好了!柴房藏在屋子后面,以后就不用担心老鸨突然过来找我们的时候发现夙夙。”

    她笑脸一转看向夙魅,却忽然间留意到他俊伟的身材,心中顿生歉然。

    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身高,虽然他被人虐得很清瘦,身高却还是在那的。

    要他这身高,还有……这绝色姿容,住在一个小柴房里实在是埋没!

    “夙夙,要委屈你住小小的柴房了。”她挠了挠后脑勺,不太好意思地对他憨憨一笑。

    “主人说什么都好。”夙魅乖顺地回答了一句,看着她的眼神是那么真诚。

    迎上他淳澈如琥珀般的眼睛,那么纯净地看着她,眸光明净几乎不曾谙世事般的。

    仿佛,她就是他的依靠,是他的……主人。

    虽然这种被人信赖的感觉让她觉得有点点荣幸啦,但是她救他可不是真的为了当他的主人。

    如果她真的那么做,那跟以前那些控制他的人比也好不到哪里去,顶多就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控制他而已。

    不由地又联想起在市集上救下他的那一幕,那无情的狠鞭似乎还在耳畔回荡,震荡着她的良心。

    她胸口顿感一阵良知的窒闷,不忍地轻轻握上他的手。

    杏眸满是怜悯地看着他,她嗓音有些嘶哑地道——“夙夙,从今以后你已经自由了,不再是谁的奴隶,更不是谁的宠物,你就是你,是你自己,这个世界除了你自己,没有人有资格主宰你的自由,知道吗。”

    她真挚的言语,振动着他平静如死水的眸色。

    半晌,他只是看着她,眸光有着迷离,有着隐隐的波动,似是不太明白她的话,却又似乎有点明白了。

    见他迷惘的脸,可儿知道自己还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唇上漾开了一抹亲柔的微笑。

    “来,我带你去看看你以后要住的地方。”

    “好。”他低眸看着自己的手背,她柔和的手掌心刚刚落在的地方。

    那柔软的温度,竟让他的心跳不由地加快了几分。

    这样的心情,胸口热乎乎的,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控制地愣住了。

    可儿走了几步,却不见他跟上来。

    她疑惑地回头:“夙夙?”

    夙魅猛然惊醒般的眨了眨淡红如琉璃的眼眸,迎上她清澈的翦眸,亲切柔和的脸蛋,宛如纯净的精灵,看起来可爱又惹人心生怜爱。

    他的嘴角不觉地轻扬了起来。

    “哇!你笑了啊!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笑呢!”

    可儿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看着他本就绝色的面容因这一笑而更加美艳动人。

    “夙夙,你笑起来真好看!”她惊叹不已。

    他的美跟傲宸夜的不一样。

    傲宸夜是那种妖冶又邪气刚强的俊雅,俊更胜过美,而夙魅,虽是也美得妖冶,却是妖冶得又透露着不谙世事的单纯,纯粹天然。

    谁知,她的惊叹却让夙魅愣了一下。

    唇边的笑容也敛去了。

    笑……他笑了吗?他竟然会对她笑……

    而且,她说,他笑起来好看。

    从来就没有人说过他的笑容如何,不,应该说从来没有人敢像她一样直视着他。

    从来,面对他的人都是低垂着头恭敬又瑟缩。

    “夙夙,快跟我来吧。”就在他沉浸在纷乱的思绪之时,可儿折回几步,伸手,半拉半带领地与一同走向大门……

    门外。

    傲宸夜赶紧闪身,退到后院前方的一颗大树后面藏起来。

    与之同时,大门咿呀被打开,他看到快要让他吐血的一幕……

    他的小可爱竟然……竟然拉着那个夙魅的手!

    该死的夙魅!

    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手给切下来!

    傲宸夜双眸燃烧着熊熊妒火,浑身绷得快要爆发了。

    偏偏那一边还在说着让他更加火冒三丈的话——“夙夙,你放心,虽然你一个人住在后面,但是我每天都会去看你,也会给你送东西吃。”

    “好。”

    好你个臭男人!竟还敢指使本王的小可爱给你送饭,连本王都舍不得使唤她,你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火上心头失去理性的他,却忘记了根本就是可儿自己主动开口当送饭小妹的。

    直至可儿跟夙魅的身影消失在屋子的转角后方,傲宸夜只觉得自己忍得快要爆炸了,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

    尽管他的脑海里不止一遍地出现这个情景——他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拳将夙魅打飞,然后紧紧地抱住他的小可爱,对被打倒在地的夙魅宣告:“这是我的女人,只属于本王的小可爱,谁碰她一根毫毛都得死!”

    ……

    屋子后面。

    可儿带着夙魅走进柴房里。

    小小的空间因为他们二人的进入立即变得拥挤起来。

    环顾着柴房的环境,尽管角落堆着柴,还有些杂物,但是显然已经被陶大娘彻底地清扫过。

    因此,柴房虽简陋了点,但是却很干净,而且床铺被褥看起来也很暖和。

    “陶大娘真周到。”可儿油然感念在心。

    继而,她对夙魅说道:“夙夙,你刚才还没有跟陶大娘说谢谢呢,赶明儿你要亲自跟陶大娘说一声谢谢,知道吗?”

    “说谢谢?为什么?”他颇为不解地皱起了眉头,看着她,一脸的困惑。

    听他这么一反问,可儿着实愣了一下。

    很快地,她便反应过来,知道他是不懂这礼尚往来。

    于是,她很有耐心地谆谆教育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看,陶大娘给安排住处,还帮你打扫房间,对你这麽好,你应该懂得感恩,所以要学会对别人的帮助说谢谢你。”

    “谢谢你。”他像是很受教地,目光很专注地瞅着她。

    看着他认真的眸光,太过专注,可儿忽然觉得不太自在。

    她憨憨一笑,顾左右而言其他般地笑着说道:“不是跟我说啦,明天再跟陶大娘说。”

    “现在对你说,明天再对她说。”

    这一次,他倒是接话接的很快,也接得很顺,说话之间,眸光依旧专注,却多了几分成熟的深邃似的。

    可儿怔了怔,这跟她认识中的夙魅突然有些不太相像。

    “那……那你记得哦。”

    末了,她只能这麽说,嗓调有些呐呐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他此刻充满了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她有些局促。

    看着她似是不自然的表情,夙魅的眸底闪过一丝懊恼。

    他是不是哪里表现不好?

    很快的,那丝懊恼便被他忽略过去。

    随即,他又成了听话的宠物。

    “主人放心,你的话,我都会记得。”

    见他又变成认识中的夙魅,可儿的不自在也瞬时消失。

    真是的,她的心里刚刚到底怎么想的啊,夙魅怎么可能一瞬间就成熟起来嘛。

    于是,她又开朗地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我先走啦,你今晚好好休息,来,笑一个给我看看。”

    说着,她故意凑近他几分,睁大眼睛看着他,逗他玩。

    “好。”

    看着她近在眼前的眸子,灵动的光泽有些狡黠,夙魅不觉又扬起了薄唇。

    她这般光明正大坦荡荡地调侃他的表情……还真是可爱。

    看着他绝色姿容的倾城一笑,可儿笑眯眯地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么倾国倾城的美男子跟小小的简陋的柴房,还真是够不搭不调的。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夙魅此刻还穿着他被打得破破烂烂的衣裳,看起来狼狈不堪,然而他白皙如莹玉的绝色姿容,身姿翩翩,隐隐流露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

    她觉得……他该是住在那种金碧辉煌的王宫大殿里,让众人膜拜的尊贵之身。

    就像……傲宸夜那个家伙一样。

    喵喵滴,怎么总是能够联想到他那个坏蛋!

    赶快将那个薄情的男人给赶出脑海,然后专注于眼前的人——“恩恩!果真还是夙魅的笑容好看!”

    她顽皮地眨了眨眼,然后跟他挥挥手道别。

    “我走咯,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