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她的决绝

    看到他们逐渐地睡去,她的琴音却没有立即停止,而是继续又弹奏了好一会儿,看他们已然完全沉沉地睡去,她这才终于渐渐消停了催魂曲。

    纤纤玉指轻轻地按住琴弦,尔后,她艳红的唇泛起一抹诡异的笑,悄无声息地起身走向沉睡的他们……

    假睡之中,傲宸夜凝神静气,睡脸淡定得很。

    只是,暗地里,他却留神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用睁开眼睛,光是从她走过来带动的气流之中,他便能够听出她的一举一动。

    她的脚步声很轻很轻,显然是运了真气在走路,从她脚步的轻度来判断,她的法力修为还挺不错的。

    然而,她面对的却是他傲宸夜,放眼天下,能够真正战胜他的人……屈指可数!

    所以她那点雕虫小技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之所以假装被催眠,只不过是为了不那么早地打草惊蛇罢了。

    随着她的越发靠近,他呼吸间,萦绕着一股浓郁的牡丹花香。

    这一股牡丹花香……

    他的心猛然一提。

    昨晚在离开墨宫的时候,他也闻到过同样的香气,难道说这位艳名远播的牡丹花魁也是邢墨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昨晚他攻打墨宫的时候,昨晚攻打墨宫的时候,还有挺多后续内幕的嘛……

    思索之间,他听到牡丹的脚步已然来到面前。

    提起十二分警戒,他静静地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傲宸夜发现的牡丹,此刻却是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看着软榻上他们沉睡的脸,思索了片刻之后,她稍稍倾身,伸手轻轻地拨动可儿的身子,让她从傲宸夜的怀抱里翻开到旁边。

    感觉到她动可儿,傲宸夜的呼吸乱了一下,很快地,他感觉出她对可儿并无任何他意,他才勉强自己镇定下来,继续静观其变。

    之后……

    牡丹却没有了其他动静,只是站在那里,目光专注着傲宸夜的睡脸,内心深处的某种情潮被勾了起来,她的眸光渐渐变得迷离起来,似在回忆着什么。

    许久,她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看着他出神,只是,目光的焦点也越发地模糊。

    恍惚地眯起了美眸,她如梦似幻地喃喃:“那一天,他也是犹如你这般睡在我的面前,也是那么地好看……却满脸的忧伤,我知道,他的忧伤不是因为我……”

    陷入在回忆里,她满心的怅然若失。

    傲宸夜耳尖地听到她的自言自语,心思飞快地转动着。

    看来,她爱上了一个爱着别人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长得像他?所以她才会看着他想起她的心上人?

    他还真是好奇,究竟是哪个男子还有他这般英俊不凡的容貌……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骤然而来。

    然后,他只觉得紧闭的眼睛前一道冷光在闪烁着。

    匕首!

    看来她要对他下杀手了,她知道他的身份?

    即便匕首已经快要落在眼皮上,他也没有立即便睁开眼睛,而是更加冷静了下来,他倒要看看这个牡丹到底是在试探他还是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暗暗地凝神运气,他一边维持镇定,一边随时作好反击的准备。

    牡丹紧握着匕首,锋利的刀尖落在他的眼皮上,作势要刺下去……

    只是,她的刀尖都碰到他的眼皮了,他却是丝毫没有任何动静。

    看到他全然不知性命不保,她落下的匕首停住了。

    神色松懈下来,她缓缓收起匕首,长吁一口气,轻声喃喃:“看来是我多疑了。”

    随之,她又将可儿翻回来,让她重新躺回傲宸夜的怀抱里。

    谨慎地确认已经将一切都恢复到原状,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之后,牡丹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她弹琴的座位上。

    指尖娴雅地拨动琴弦,悠悠扬扬的曲子再一次响起……

    傲宸夜在假睡之中也松懈了下来,想不到她行事这么谨慎小心,想必任何进来她香闺的男子都逃不过要尝一尝的催魂曲吧。

    可惜了,这么缜密的人,不为他所用,就只能注定……论罪而处!

    还好,刚才她并没有任何疑心可儿。

    感受着怀抱里的人儿软软的娇躯,他只觉得胸口一阵暖暖的。

    如若不是时机不对,他真恨不得紧紧地抱住她,好一还久别的夙愿。

    就算不能抱她,至少让她呆在他的怀抱里久一点也好。

    只是,他差不多也该醒了。

    因为,牡丹这一次弹的是醒魂曲。

    他怀抱里的人儿似乎也转醒了,他感觉得到她在微微动着。

    呵呵,不知道等一下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睡在他的怀抱里会是什么表情?

    身为“男子”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睡着,她一定会吓呆了吧。

    果然,当可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惺忪地抬起头,却一眼看到傲宸夜沉睡着的俊脸,她惊吓地喊叫出声:“啊!”

    她惊叫着从他的怀抱里弹跳起来,一双杏眸瞪得老大,眸色惊慌不已。

    而傲宸夜则是佯装是被她的惊叫声给惊醒,猛然睁开眼睛,对上她慌张的眼神。

    他装作一副茫然不解地揉了揉眼睛,伸伸懒腰,精神饱满又淡定地开口道:“你叫什么?”

    见他丝毫不曾觉得任何不妥的神态,可儿手指颤颤地指着他:“你你你……我我我……”

    她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我什么?可儿小公子该不会一觉醒来就变成结巴了吧?”傲宸夜邪气地坏笑着调侃她。

    “你才结巴呢!”这一次,可儿一开口便反驳得很溜。

    傲宸夜耸耸肩,不甚在意地随意整了整衣衫,眸光一挑,看向弹琴的牡丹,薄唇笑意吟吟。

    “牡丹姑娘的琴音还真是引人入胜,让人舒坦得很,不知不觉就睡得很香哪,不错,不错!”他一副很习惯在美人儿的琴音之中酣睡的风流倜傥模样,显然常常这么做似的。

    琴音渐歇,牡丹温婉一笑,站起身,款步走过来。

    “公子谬赞了,奴家雕虫小技,在公子面前献丑了。”

    她走到茶桌旁,倒来两杯茶,温柔体贴地端过来给他们一人一杯。

    接过牡丹手中的热茶,可儿赶紧礼貌地道一声谢谢。

    牡丹仅是微笑,淡淡地带过,然后便将注意力集中在傲宸夜的身上。

    傲宸夜懒洋洋地啜了一口茶,随意地将茶杯放到一旁,笑意不曾褪减地摇头晃脑道:“牡丹姑娘太谦虚了,你的琴音是本公子听过最好的,可儿小公子,你觉得呢?”

    “啊??正喝着茶的可儿想不到他忽然将话题扯向她,一口茶水猛吞下去,差点没噎住。

    她用力地咽了咽喉咙,好勉强才没有呛到。

    看了看牡丹期待称赞的眼神,她赶紧从善如流地道:“好!谈得太好了,听起来很舒心,真要感谢牡丹的琴音,不然我哪能睡得那么舒服。”

    听到她这么夸赞,牡丹掩嘴笑了:“咯咯咯……你这张嘴呀,就是能哄人。”

    且!老鸨她那哪是看重,她是势利眼剥削劳动力吧!

    可儿在心里哼哼,却不敢表现出来。

    傲宸夜眯了眯眸,修长地手指点了点眉心,眸光似有所有图地打量着可儿。

    “恩……我也觉得可儿小公子说话很讨喜,如果是在我的手下办事的话就好了,牡丹美人儿,你说……如果我要买下可儿小公子,得花多少银子老鸨才肯放人?”

    他开玩笑似的玩弄着手指,好像在算着数算着银子一般。

    只是,牡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些什么,可儿便气急败坏地哼道:“对不起,我只是来这里打工的,并没有卖身给任何人!”

    ***!她白可儿可是堂堂二十一世纪来的文明人,岂能像这里的奴隶一样任人买卖,简直是屈辱!

    “哦?没有卖身啊?”傲宸夜状似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随之,他仿佛又不相信她的话地问道:“牡丹美人儿,她真的没有卖身?”

    “这……仙韵楼里的下人是否卖身我并不是很清楚,不过……”

    牡丹转眸看着可儿,目光夹杂着规劝地道:“可儿,你如果能够随公子离开其实是好事,仙韵楼不适合你这种书生的。”

    可儿狠狠地斜了傲宸夜一眼,然后决绝地撇开脸:“不可能,我不会跟着他的!”

    听着她这般嫌弃的语调,看着她决绝的侧脸,傲宸夜只觉得心口痛了一下。

    她如今就这么恨不得离开他远远的吗。

    虽然只是想要调侃她一下,也知道她一定会拒绝,然而,亲耳听到她决绝的话语,他却无法不感到心痛。

    看他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牡丹赶紧圆场地遣开道:“可儿,你出去拿些吃的进来吧。”

    出去?

    那怎么行!万一牡丹趁她不在的时候,对什么都不知情的傲宸夜突然袭击怎么办?

    几乎是立即地,可儿本能地就冲口而出拒绝道:“不用啦,我想他应该还不饿。”

    口快之间,她完全忘记自己此刻是什么身份,更加忘记了自己现在跟傲宸夜根本不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