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我们进房吧

    看着傲宸夜唇边那抹妖冶诡异的笑容之时,牡丹心里面所有即将要飚出来的不满都化成了噤若寒蝉。

    为什么会有人的笑可以这么邪美迷人,却又如此让人心惊胆战?

    此刻,牡丹只觉得自己竟然有种不敢再对于他先前的故意纵她摔倒之事而有所怒气。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浑然天成的尊贵,让她无形之中折服。

    轻轻福了福身,她贴服地爱娇着嗓调道:“奴家哪里是生气,仙韵楼本来就是让公子来寻开心的地方,奴家只会让公子开心,岂会存心惹公子不痛快。”

    话毕,她娇媚地微扭柳腰,状似挑逗地颔首,媚眼稍勾,用眼角的余光媚惑着傲宸夜。

    傲宸夜果真愉悦地大笑几声:“哈哈哈,老鸨,看来本公子今晚没有选错地方,仙韵楼的美人儿个个都像个解语花,让人舒心。”

    见他高兴了,老鸨立即舒展了眉心,笑脸热情得很:“呵呵呵,我们仙韵楼的姑娘最让客人流连忘返的,公子选择我这呀是绝对错不了!”

    傲宸夜仅是敷衍地吟吟一笑。

    随即,他冷不防地伸手,却是勾住一旁可儿的肩膀。

    “可儿、小公子,来,我们一起到牡丹姑娘的房间里叙叙旧。”他嗓音低低柔柔的,听起来很是亲切热忱。

    可儿被他呼唤了一下名字,心里只觉得一阵狂跳不已,同时也被他这猝不及防的“拥抱”给惊得浑身一颤,反射性地甩了甩肩膀迫切地想要挣脱。

    然而,老鸨却不着痕迹地暗暗拧了拧她的腰侧,一记严厉威胁的目光横了她一下。

    ——臭小子,给老娘识相点,得罪了贵客有你好看的!

    接收到老鸨凶狠的眼神,可儿硬生生地僵住了挣扎的动作。

    绷紧的脸皮硬是让她给扯出一抹乐意至极的笑容来。

    “大侠公子请。”

    可儿的笑容灿烂得连眼睛都完成了清澈的月牙儿般,乌亮的眼瞳闪闪动人。

    犹如夜里的日月光华般的璀璨眸光,傲宸夜几乎看痴了。

    在快要这掩不住自己对她的渴望之前,他赶紧稍稍转移了视线,却依旧不放开她。

    更加亲昵地拥紧她的俏肩,他将邪气咪咪的眸光转向牡丹,嗓调坏坏地道:“牡丹姑娘,我们进房吧。”

    于是,在牡丹的引领之下,他们走上二楼的厢房。

    ……

    动人的琴音犹如清风拂过高山流水,轻轻柔柔,萦绕在厢房的每个角落,让人闻之欲醉。

    傲宸夜慵懒地躺坐在一张舒适柔软的榻上,凤眸微眯假寐,薄唇轻轻扬着,俊彦一派舒坦的神态。

    可见,他此刻正陶醉在美妙的琴音里。

    只有可儿坐立不安地杵在他身边,没有办法,从进房之后,他这个大侠都不知道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的,硬是拉着她一同坐在一处,碍于老鸨先前那威胁的一眼,她只能暂时按耐下千万个不情愿。

    只是,同坐久了,他的温度开始渐渐暖向她的肌肤,即使隔着衣服,她也能够清楚地感觉得到……他的体温。

    那暖烘烘的温度,虽然在这冬日里很让人眷恋,但是……却更让她难以平静。

    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觑了他一眼,见他陶醉庸庸的神态,仿佛已然不知外界似的沉迷了。

    暗暗深呼吸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想要趁着他沉迷的时候悄悄远离他。

    谁知,她的身子才稍稍动了动,他的手便及时地按向她的肩膀,话音即刻便响起:“可儿、小公子这是想要去哪里?”

    他的声音很轻,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

    这样低低的,柔柔的嗓音,仿佛在跟她说什么贴己的悄悄话似的,尤其是他呼唤她的名字之时,那种低沉磁性的轻柔,好像……还刻意停顿了一下……

    似有似无的亲昵感觉,骚挠着她的心,让她不自在极了。

    “没……没有啊,只是坐久了活动一下。”可儿有些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地偏开脸不看他,或许,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不自在。

    有些紧张地看了看正在弹琴的牡丹,只见她专心地沉浸在自己的弹琴之中,并没有发觉他们之间的波涛暗涌。

    然而,她的小心翼翼却没有得到他的配合。

    反之,他似乎觉得她还不够别扭,竟然伸手握住她轻撑在软榻上的纤手。

    他手心的温暖立即传递过来,炙热得让她的心惊跳了一下,反射性地想要缩回手。

    只是,他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退缩,竟然先她一步施力握紧。

    她纤小的手在他的大手里根本就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这么紧紧握着。

    两手紧贴得毫无间隙,他炙热的温度烫得她的心狂跳不已。

    她慌张不已地压抑着嗓音冲口道:“大侠,请您自重!”

    “恩?我哪里不自重了?”他终于睁开眼眸,却是转作很无辜地看着她,眸光一派迷惑不解的神色。

    暗暗咬牙,可儿用目光示意地看了看他紧握住她的手。

    然而,他却似乎无法领会她暗示的目光似的,竟然又眯眸假寐起来,继续沉浸在牡丹的琴音里。

    见状,可儿心里不觉有些惊疑起来。

    喵喵滴,这个男人……她是越来越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既然没有认出她,却还对她那么亲近。

    难不成……他有断袖之癖,男女通吃?!

    不会吧?!他真的看上她这个小公子了?!

    嗷嗷,不要啊,她可不想当基佬!

    苍天无眼啊,怎么就让他们又重新遇上了呢,是老天爷嫌弃她的命太长了还是怎么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派这个男人来找她碴儿。

    这一次,她该如何才能摆脱他?

    抑郁地看着他陶醉而寐的神态,再抑郁地看了看被他悄然紧握不放的手,可儿在心里继续哀嚎,真是冤孽啊冤孽!

    就在可儿心里乱成一团哀怨不已的时候,美妙的琴音逐渐趋于小声,最后消无。

    一曲已完。

    牡丹款款起身,娇娇柔柔地轻声提醒那个还兀自陶醉在半梦半醒之间的男人:“公子?”

    听到她的呼唤,傲宸夜这才又睁开眼睛。

    他懒懒地抬眸,眸光似带着迷醉的光泽,轻启薄唇,欲罢不能地下令道:“再弹。”

    牡丹的眉心隐隐蹙了蹙,目光不由地触及向可儿。

    可儿赶紧侧了侧身,挡住了牡丹的视线,不让她看到傲宸夜正握着自己的手。

    尔后,她假装正经八百地直着腰背,俨然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默了少顷,牡丹才将目光从可儿的脸上转移开去,柔顺地应道:“是。”

    于是,又一曲……

    泠泠的琴音里,荡人心弦,清幽的琴声让人不觉心神迷失在那其中。

    可儿感觉琴音似乎在耳边忽远忽近,似在幻听,似自己在犯困,越发地听不真切。

    不知不觉间,她只觉得浑身都发软似的,一种难以抗拒的疲倦感弥漫向身体的各处,她有些迷糊地耷拉下了眼皮,意识在逐渐飘远……

    就在她恍惚不知所云的时候,傲宸夜半敛的黑眸掠过一丝锐利的锋芒。

    催魂曲?!

    看来这个牡丹还真是不简单,竟然还会这种高深的法术,还能运用于琴音之上。

    是在试探他吗?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他都还没有开始调查她,她就自己自投罗了。

    不过,打草就会惊蛇,此刻尚不是露出身份的时候。

    于是,他选择继续假寐,似乎没有丝毫发现任何不妥。

    然而,在牡丹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大手更加用力握了握可儿的手。

    同时间,他暗暗凝神施展耳语之法唤醒即将被催眠了的可儿。

    “可儿,醒醒,可儿……”

    正处于魂儿游离状态的可儿,恍惚间,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那道声音……有点熟悉。

    是谁在叫她?

    努力地想要清醒看看是谁,然而,眼皮却沉重得撑不开,意识也无法凝聚。

    暗暗观察着她无法从催魂曲里挣脱的迷糊神态,傲宸夜低敛的黑眸里染上了一抹思考。

    无妨,就让她睡吧,一切,有他在。

    想罢,他悄然注视着她的眸光染上了丝丝温柔,不再继续对她施展耳语之法,只是柔柔地看着她。

    看着她慢慢地陷入沉睡,看着她恍惚不觉地软了腰身,看着她睡倒向他的怀抱……

    紧握着她的手,一直不曾放开。

    唇角悄然勾起一抹依恋的笑意,他满足地在心里暗暗一叹。

    她乖乖地窝在他的怀抱里的感觉,真好。

    睡吧,我的小宝贝,我不会让你卷入其中的……

    花魁牡丹……就让本王看看你接下来意欲为何?

    心里暗暗警惕着,他却顺其自然地也闭上眼睛,仿佛被琴音给催魂了一般陷入了沉睡。

    另一边,牡丹一边弹着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暗暗观察着他们的动静。

    看到他们逐渐地睡去,她的琴音却没有立即停止,而是继续又弹奏了好一会儿,看他们已然完全沉沉地睡去,她这才终于渐渐消停了催魂曲。

    纤纤玉指轻轻地按住琴弦,尔后,她艳红的唇泛起一抹诡异的笑,悄无声息地起身走向沉睡的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