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贵客降临烟花地

    “你……”知道他说得没错,可儿咬了咬唇,没好气地瞪着他。

    “是!镯子就在我手上,你有本事就来拿去!”

    好吧,既然怎么都逃不出他的魔掌,那就给她个干脆吧。

    想通了之后,她内心里的恐惧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英勇就义的坦然。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突然的勇敢给怔住了还是怎么的,总之,他的身躯似有瞬间的一顿,目光深远般地注视着她。

    “据说时空之镯是会选择主人的,你是如何让它认你为主人?”他的语调夹杂着一丝纯粹的疑惑不解。

    闻言,可儿的脑海里掠过回忆的灵光。

    是了,她曾经听梅姨说过,没有人能够在紫金镯不愿意的情况下把它据为己有,所以当日在圣殿里,连傲宸夜也无法从她的手中拿走紫金镯。

    哈哈!真是太畅快了!

    可儿直想对天大笑几声以示他终究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幸灾乐祸,不过,也只敢在心里想而已。

    毕竟,他或许拿不走紫金镯,但是要拿走她的命可是易如反掌。

    所以——“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这个镯子为什么就偏偏缠上我,你信不信?”

    可儿耸耸肩,表情有着无奈。

    她也不知道这个小镯子怎么就缠上她了啊,怎么脱都脱不下,以为她喜欢戴着它啊,不是被人误会成窃贼差点去掉半条命,就是被眼前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从地狱出来的黑无常缠得像是阴魂不散似的。

    戴着这个他们都以为是宝物的东东,我容易么我!

    他静默地打量了她片刻,似是在思考着她的可信度。

    好一会儿之后,在可儿以为他根本就是在对她的话不以为然之时,他竟然就这么语调坚定地迸出一个字:“信。”

    啊咧?!

    他还真的相信啊?

    可儿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或者她根本就觉得眼前这个真的不正常。

    惊诧地眨了眨两下亮眸,她掏了掏耳朵,难以置信地问:“你真的信我?”

    “你不敢骗我。”他语调淡淡的,却洋溢着倨傲的自信。

    可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真是对自己有信心啊!

    已经懒得再去理会这个奇奇怪怪的人了,她无力地决定就算是早一步没命的下场,也还是速战速决吧——“话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既然知道时空之镯会认主人,那你强行要去也是难成大事,那你究竟还要我的镯子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他回得干脆简洁。

    “啊?”可儿为他这快速又干脆的回答傻眼地一愣,眉头皱起。

    “不知道?!你为了这个时空之镯连人命都可以草菅?那这个时空之镯对你来说总该有什么重要的理由吧?”

    “理由?”他重复她的话,注视着她的视线透着些许迷惘似的。

    “不知道。”他从不去想原由,只知道他必须要拿到时空之镯。

    “亲,您这在耍我吗?”这家伙,一问三不知,想要她的紫金镯,却又好像对她并没有要痛下杀手的倾向,还挺有耐心跟她拉扯到现在,真真让人完全摸不透有木有!

    “我不耍人。”他缓缓伸手碰触她的脸,掌心的柔软触感让他眷恋般地轻轻叹息。

    “喂喂喂!你要杀就杀,请不要下流地非礼我!”可儿气恼地狠狠拍下他那只不规矩的手,心里却是感到一阵发毛。

    他刚才一直对她还挺礼遇的,该不会是因为早就看穿了她的男装是伪装,然后看上她了吧?!

    噢买疙瘩!千万不要是这样,否则她宁愿现在就被他给杀了!

    他的手就这么被她拍打下来,“啪”一声响,可见她的力度。

    然而,他却半点都没有生气,反而还状似无措地放轻了声音问道:“你生气了?”

    “废话!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作士可杀不可辱?”可儿气呼呼地瞪着杏眸,目光燃烧着怒火喷向他。

    喵喵滴,竟然敢吃她的嫩豆腐,简直……简直禽兽不如!

    听到她激动的话语,他的声音更显得无措:“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哼!你无非就是想要逼我交出镯子罢了!喏,镯子就在我这里,你能够拿走的话我会感谢你的!”

    有点赌气的,她伸手一拉袖子,失去袖子的遮挡,紫金镯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下。

    看着她手中的镯子,紫金流光,如此晶莹剔透,佩戴在她白皙纤纤的手腕上,是如此的契合,仿佛这时空之镯本就是为她而生似的。

    他就这么瞅着她的手看,许久,他才叹息地道:“镯子很适合你,不过,我必须拿走。”

    话毕,他走近前几步站在她的面前,伸手将紫金镯从她的手上拉扯下来……

    然而,无论他怎么拉怎么扯,紫金镯却都无法从她手上拔下。

    无奈之下,他只得加重力道……

    只是,他如此强行拉扯,让可儿疼得尖叫出声:“啊!好痛!”

    就在她喊痛的同时,紫金镯骤然“哧哧哧”地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仿佛在保护她似的将那只作恶的大手给震开。

    “唔……”他痛哼一声,似乎被紫金镯的锋芒给刺到,反射性地立即缩手回去。

    他退后一步,目光似是有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一瞬不瞬的,就这么看着她因疼痛而略微苍白的脸色。

    沉默了少顷,他有所保留地开口道:“看来真如传言一般,时空之镯只会跟随它选择的主人,如此,我就算现在杀了你强行拿到它也是枉然……你走吧。”

    话语顿了一下之后,他忽然开口放她走。

    耶?!

    他要放她走?!

    真的假的?!

    可儿立即从还处于疼痛的余韵之中震醒过来,惊奇地瞅住他。

    “你……真的愿意放我走?”

    “恩。”他嗓音平平的,态度没有任何的勉强。

    “那……”她要说谢谢?

    去!本来就是他先找她晦气的说!

    “那我走了哦!”她小心翼翼地寻求确认,滴溜溜的杏眸流转着怯怯的神色,深怕他反悔了。

    “恩。”他又是一声淡淡的应答,这次,他背过身,以行动来表示自己话不假。

    噢噢噢!他是真的要放她走了!

    可儿忍不住想要欢呼,但是为了不刺激他反悔,她小心翼翼地秉着呼吸,暗自运起真气,一股气流从脚底窜起,她只觉得身子轻盈得“嗖”地一下便腾飞了起来,快速地朝着她想逃命的方向飞去。

    飞远之后,她才回头看那个奇怪的神秘人,只见他依旧还停留在那棵大树上,只是,在她才看他一眼,他忽然抬头朝她这边看过来,吓得她差点没从半空摔下去。

    逃命地,她嗖地一下飞得更快,也不敢再去留意那个奇奇怪怪的人了。

    总之,她的小命保住了就好,谁管他是什么跟什么。

    就在可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的天际时,方才的那棵大树上,那抹黑色的身影却一直不曾偏移半分,一直都遥遥地凝望着她的背影。

    “可儿……”黑衣神秘人轻轻的呢喃着她的名字,淡淡的嗓音里却夹带着一丝眷恋的柔。

    ……

    经过一番马不停蹄的腾飞,在几乎筋疲力竭地无法再运气的时候,可儿才终于缓缓降落在地。

    站在一道墙边,她气喘吁吁地扶靠着墙壁。

    “呼呼呼……”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尽管累得气喘如牛,她还是不敢大意地四周围瞄来瞄去,就怕又突然窜出来那个神秘的黑衣人。

    在经过一阵全面的勘察之后,她终于确定,那奇怪的家伙这次真的没有追过来。

    算他还有点诚信,说放了她就真的放了她。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她的脑子也开始恢复了正常的运转。

    霎时间,她猛然惊觉道——“啊!我的法力又提高了!我会飞了!”

    她兴奋地抬头看着天空,刚才她飞越过的天空嗷!

    “哇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会飞了……哈哈哈……”她高兴得在原地团团转,嘴巴都笑到两边耳朵那去了。

    想要验证自己的法力,她兴奋地又提起真气:“起!”

    运气之间,她的身子再一次轻盈地飞了起来。

    再一次,她飞上了半空,看着下面的房屋街道一一掠过,她高兴得仰天大笑:“哇哈哈哈……”

    一路飞翔着,她兴奋地不时往下看着风景。

    忽而,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一个熟悉的门口处东张西望着,表情甚是焦急不已的模样。

    “咦?陶大娘这是怎么急了?”

    可儿一下子就认出她来,想了想,决定暂时不让陶大娘知道她刚才遇到的惊险。

    于是,她选择一个陶大娘暂时看不到的视线盲点快速地降落,然后快步朝仙韵楼的后院小门走去。

    “陶大娘。”在接近的时候,她开口叫唤了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陶大娘立即侧过身将焦急地目光定在她的身上。

    似乎情况很急迫似的,陶大娘一把拉住她道:“哎呀!可儿,你怎么才回来,快快,快跟我来。”

    说着,陶大娘便拉着她快速走进去。

    可儿被动地跟着她,看她那么着急,心里也不觉地有点打鼓:“陶大娘,发生什么事了?啊!是不是妈妈桑发现夙夙了?”

    “不是不是,夙魅好好的,你别那么大声喧嚷!是有个贵客来我们仙韵楼了,而且将整个仙韵楼包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