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谎话不连篇

    可儿下意识地将手藏到身后,佯装镇定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为首的人似是静默了片刻,然后突然往前迈进一步,逼近她的面前。

    “乖乖地交出来罢,不要再作无谓的抗争。”

    眼前这高大的身影,一身煞气的黑色,让她不觉感到心里有点发怵。

    暗暗提了提勇气,可儿紧绷着神经地继续辩驳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肯定是认错人了!”

    “是吗?”那人嗓音轻轻的,却威胁味道十足地在质疑着她的话。

    听着这般忽然降低了音调的嗓音,虽然听似比方才柔和了些许,然而,那话语间的阴沉却让人打心底感到发寒。

    可儿有些怯怯地抬了抬眸,小心翼翼地偷觑了一眼对方的脸面。

    虽然隔着黑色的薄纱,看得不真切,然而,他那双眼睛里的目光似乎能够透过薄纱射出来似的,那隐隐闪跃的锋芒让可儿感到害怕。

    “是……是呀,肯定是认错人了!”她硬着头皮继续辩驳。

    紧接着,她想要三言两语掩饰过去地忽而一笑:“呵呵,既然你们认错人了,那我可以走了吧,你们继续你们的,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

    一番嬉皮笑脸地掩饰之后,她端着和气生财的笑脸绕过他的身侧想要离开。

    只是,她的脚步才一动,其他人“嗖嗖嗖”地立即拔出利剑,齐齐指向她。

    看到这等阵势,可儿知道自己是如论如何都逃脱不了了。

    喵喵滴!真是够了!她最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竟然总是这么多的坏蛋跑来找她晦气,人都是有脾气的!

    “喂!你们到底让不让路,我都说了我没有什么时空之镯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跟个强盗似的,见着人就想抢东西,拜托你们能不能活得有格调一点?!”

    可儿气闷地豁出去了,将双手一叉在腰侧,杏眸没好气地瞪着眼前这帮穿得黑漆漆的人。

    见她突然这么气势汹汹地指骂起来,为首的黑衣人似是愣了一下,顿了片刻才缓过来。

    “……把时空之镯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气势给震到了还是怎么的,可儿觉得他的语调似乎变得有点温度了。

    不过,敌人终究还是敌人!

    她要是软了敌人就会得寸进尺!

    所以——“我都说了我没有时空之镯,你到底烦不烦!要不这样吧,我让开,你们先走,总行了吧!”

    可儿鼓足勇气,伸手往前一挥,推了一下那个黑衣黑袍的人。

    只是,那人纹风不动地站在原地。

    触及到他的手臂,却不见他有任何的攻势,还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让她推搡,真是奇怪的人!

    “不,我不走。”那人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嗓音淡淡地说着。

    喵喵,怎么觉得这个神秘的家伙真是怪得很,她都那么不客气了,他竟然还不起不伏地跟她聊天似的。

    咽了咽喉咙,咽下心底翻涌着的紧张害怕,她继续武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来——“随你!你不走,我可要闪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跟这个人说话说多了,她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怎么觉得这个人她好像认识的?

    噢噢!她真是疯了!认识的人中除了傲宸夜那个坏蛋,也没有什么坏人会这般迫害她了吧。

    况且这人不是傲宸夜,所以肯定不是她认识的!

    在这待得越久,她的心里越是发毛,都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这样的架势多久?

    趁着对方似乎还没有真正与为她为难之前,赶紧脚底抹油溜了再说。

    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她转身,脚步飞快地奔上垃圾堆上面。

    既然他们不给她让路,那她就委屈一点从垃圾堆上离开总行了吧?

    然而——“不,你也不能走。”他开口说道,声音依旧淡淡的,没有任何起伏。

    她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只是这人总是这么不冷不淡的,有这么折腾人的吗,爽快点大不了伸头一刀就是了!

    “喂!”可儿转身,却倏地一惊,心脏差点跳出来。

    可儿瞪着离她只差一步的黑袍人影,心中骇然得说不出话来。

    他竟然如此悄无声息地便跟在了她的后面?身手实在诡异得让她感到心颤……

    似乎是不高兴她擅自离开,他的嗓调沉下了些许:“我说过,你不准离开的!”

    那深沉的注视透过黑纱射向她,让可儿感到心惊,来不及回话,可儿立即听到脚步声。

    转头一看,数名黑衣人已包围住垃圾堆的另一边。

    天!这些人莫不是从地狱里窜出来的鬼魂不成!

    这下子,她是真正的前无退路后无进路了!

    “殿下,不如让属下了解了她,再把时空之镯夺过来。”一名黑衣人有些不耐烦地挥动着手中剑,凶狠地建议道。

    殿下?

    哪门子的殿下?

    蓦地,可儿的脑海闪过一道灵光,她的眼眸骤然了悟什么般地猛然一睁,定定地瞅着眼前黑纱盖面的人。

    “你……是邢墨?”

    她认识的人之中,只有邢墨是伏龙国的二殿下,也只有他比较熟识自己。

    只是,这一次她却猜错了。

    他似是有些意外地怔了一下,然后似乎对邢墨有所芥蒂般地沉了沉嗓音:“你认识邢墨?”

    “呃……这关你什么事?”可儿思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斟酌着不敢太过明显地回答。

    还不知道这人跟邢墨是敌是友?

    “没有关系,我并不在意他,我只在意你。”他转移了话题,然而说出来的话才让可儿忍不住想皱眉又有点想笑。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说出这样的话,怎么觉得这个看起来很恐怖的敌人爱上她了似的。

    无语啊无语,这一次她到底遇上的是什么样奇怪的对手?

    就在可儿感到不知道该继续紧张惊恐还是该对着苍天笑几声的时候,他突然又开口了——“你,是我的了!”

    这一次,他的嗓音听起来坚定得很,好像在定她终身似的。

    呸呸呸!

    管你是什么样奇奇怪怪的人,她白可儿不屈服就是不屈服!

    “鬼才是你的!”可儿冷哼一声,迅速抽出腰间的数根绣花针,以迅雷不及掩耳地扫向眼前的敌人,觎着他们抵挡的空隙,立即一闪。

    然而她的动作快,黑衣人的动作也更快,立即又围住可儿,将她圈禁在人肉墙内,让她动弹不得。

    该死!

    “不要抵抗,我不会伤害你。”为首的男人透过两个手下的间隙,缓缓走向可儿。

    “来!”他朝可儿伸出手,语调听起来并没有任何的杀意。

    可儿将手环抱住自己的身子,紧紧的,半点不松懈地用防备的眼眸盯着他。

    咬了咬唇,她倔强地豁出了所有的勇气:“我才不来!你要是想要我的命尽管来拿就是了,我不怕你!”

    大不了就是一死,十八年后指不定能成为一条好汉呢。

    她苦中作乐地调侃自己一下。

    然而,她的英勇就义没有激怒这首领,却反而把他的随从给惹到不行了:“真是不知好歹的臭小子!”

    话毕,那黑衣随从被从她身后一剑刺过来……

    可儿还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一道银亮的光芒从耳畔掠过,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刀锋破裂的清脆声响——“哐啷!”

    她惊得回头一看,只见那背后那才对她吼完的黑衣人举着一把断了一半的利剑,正错愕地看着她……不是,正确地说是越过她的耳侧看着他们的殿下。

    “殿下?这……”黑衣随从又是不忿又是不敢造次地咬着牙。

    “我说过不会伤害她,我只要时空之镯,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不服从我的人……该死!”

    阴冷得吓人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可儿又只觉得眼前亮光扫过耳边,便听到身后噗通一声,似是有人摔落在地。

    啊啊!该不会是……

    她猛然又转身回去,果真如那个殿下所说的,偷袭她的黑衣人应……该、死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倒在地的黑衣随从,一丝血迹缓缓从他的嘴角沁出,他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模样让可儿着实吓呆了。

    哇喵喵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内讧吗?

    不!是杀人不眨眼!

    天啊地啊,想到自己刚才竟然那么有勇气地对着那个下手就要了自己随从的命的狠辣家伙叫嚣,她打心底感到战栗。

    而再看看其他黑人随从,似乎对死去的兄弟半点感情都没有,目不转睛地都只盯着她这个目标,这种诡异的主仆关系犹如……傀儡似的,不,该说是没有半点情感的活死人,真真叫人不得不惊秫。

    喵喵,她是不是缓和一下自己的态度比较好?

    心思才转动,她立即讨好地对着唯一的首领笑嘻嘻地道:“那个……哈哈,阁下真是好功夫好法力,其实……其实我以前是有个什么手镯的,但是……但是我后来送给别人了,我得去拿回来……”

    “我知道时空之镯此刻便在你的手上戴着。”她的谎话还没有连成篇,便让他一句淡淡的话给噎在喉咙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