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买下美男

    这时候,台上传来刘老主献宝似的吆喝声——“蔡千金今日如此赏脸到我的卖场,我怎能让您失望,来呀,将今天的压轴宝物给我抬上来!”

    随着刘老主的一声令下,只见三五个粗汉子从屏障的后面抬出一个大大的铁笼子。

    笼子里,赫然锁着一个白发及腰,脸庞却是极美的年轻男人……

    因着阳光反照的缘故,可儿看得不太真切,然而,那人浑身衣裳破烂不堪,脸颊上还有着斑斑血迹,显然是被狠狠虐待过。

    才想眯起眼睛看个清楚,那刘老主却往前一站,不经意地挡在了可儿的眼前,却是向那蔡金兰涎着脸献殷勤——“蔡大小姐,您且看看这个货色怎么样?长得够**吧,买回去当宠物一样养着,既养眼又有趣,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蔡金兰目不转睛地直盯着铁笼里的美男子瞧,即使伤痕累累,却依旧不减半分俊美。

    仅是遥遥地看着,便让她觉得春心涌动,她的眼里跃上兴奋的光芒,嘴巴却仍旧矫情得很——“有趣吗?那你给本小姐说说到底怎么个有趣法?说得好听了,本小姐或许会考虑买了他。”

    蔡金兰微微仰着下巴,因肥胖而拥挤得很细小的眼睛睥睨地瞥着刘老主看,姿态甚是高傲不屑。

    “这个简单!蔡千金看好嘞,宠物可以这么个玩法!”

    刘老主仿佛领会到了蔡金兰的兴趣所在,于是开始甩动手中的鞭子,表情凶狠地一下一下打在铁笼上。

    “噼啪!噼啪!噼啪!”

    皮鞭的尾稍甩进铁笼里,狠狠地划伤了白发男子的手,背,脖子……

    那血迹斑斑的鞭痕惨不忍睹,让围观的人都感到不忍继续往下看。

    天!太野蛮了!把人都当成野兽了吗?!

    可儿忍无可忍地越步向前,愤然地喝止道:“住手!”

    在场的人原本都忌讳着蔡金兰的势力没有人出声,如今却突然有人匡扶正义,都纷纷将目光投注到她的身上来。

    当众人看到她只是一个瘦弱的书生之后,好奇的目光转而变成了看好戏的怜悯,同时摇头晃脑地窃窃私语起来。

    ——“他是谁啊?”

    ——“不知道啊,一个文弱书生的穷酸样,当真不要命了,竟然敢扰了蔡千金的兴致。”

    ——“想来又是那些个什么书生义气之类的在作祟呗,真是不知死活。”

    听着周围那些议论纷纷的声音,可儿只觉得心里一把火在窜起。

    这些人真是冷漠,亏她原先还感慨以前在二十一世纪觉得人情冷漠,原来这人情冷暖无论到了哪个时空都是红果果的存在!

    至于蔡金兰,更是想不到有人竟敢管她的事,愣了一下之后便用足以将人千刀万剐的目光凌迟着可儿,只是可儿根本懒得理会她。

    ……

    而台上的刘老主听到有人竟敢有异议,也甚是感到意外,手中挥洒的鞭子不自觉地顿住,回头看向她。

    一看到她那身粗布衣衫,刘老主的意外立即变成鄙夷:“臭小子,少在那里装腔作势,没事闪到一边去,不要叨扰了我做生意,否则别怪我的鞭子不长眼睛!”

    毫不畏惧地迎上刘老主那凶狠威胁的眼神,可儿正气凛然地说道:“谁说我在妨碍生意了,我是来谈生意的,我要买下他!”

    听到她这么一说,铁笼里一直都垂首不语默默承受一切的白发男子终于抬起头,一双蕴着迷离璀璨的眼眸看向可儿……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可儿眨了眨眼睛,适应了背着的光线,将那人看个仔细——“哧……”可儿无法自己地倒抽了口气,那是一张很美很美的脸庞,可却美得很邪。

    白发披肩不止,就连肤色也极白,那肌肤犹如雪色凝脂,即使沾染着斑斑血迹,却更显得晶莹剔透。

    整张美丽的脸庞给人的感觉就是凝雪白皙透彻,而唯一有颜色的是淡红色的眼眸和红艳的唇。

    那张脸美得让人分不清性别,若不是他衣衫褴褛,让她看到他精瘦却很强健的体魄,她真会以为他是女的。

    他的手和脚皆被铁链铐住,关在那个大笼子里,仅以那双眼冷沉地看着可儿,那双妖红的眼眸里没有任何属于人的感情温度,乍看之下,仿佛一只冷血却又极其美丽的野兽。

    “老天,他……是妖怪吗?”她无法自己地喃喃出声,彻底被他妖邪的美丽给震撼住了。

    长得这么祸水,还一头白发,连肌肤都比常人倍加透析雪白,这根本就不是平常人会有的吧?

    像是听到了可儿的话,白发男子冷冷地敛下眸,然后竟然静静在笼子里躺下,仿佛那里就是他的温暖床铺那般,很顺其自然而又悠然地闭上眼睛,不在理会可儿。

    呃……她这个买主算是被无声地拒绝了吗?

    可是,他怎么能够在如此的虐待之下还能这么悠然,根本就无视她这个正义的可能的救命恩人。

    疑惑的杏眸移到铁宠里内眼睡党的男人身上。

    看她这么仔细地瞧着“宠物”,刘老主只觉得她虽然穿着廉价,但或许是深藏不露。

    于是,他再接再厉地推销道:“公子,怎么样,我这个宠物还不错吧,想好了?要下手了?一百两!”

    “一百两?!”可儿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瞪大杏眸嗓调有些失衡地叫出声来。

    看到她这样大惊小怪的表情,刘老主立即打消了心里头认为“他”或许深藏不露的想法,冷冷地瞥视道:“是啊!莫不是你没有这银子?那就一边去!”

    然而,他的话音才刚落,一锭元宝便很用力地塞入他的手里,伴随着一句清亮爽快的嗓音:“成交了!”

    这刘老主定了定眼珠子,先是被突然就来到台上突然就站到他面前的可儿感到诧然一下,尔后,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转到了手上这重重的元宝上。

    只要有钱,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嘿嘿!

    刘老主惊喜地捧起元宝往嘴里咬了一下,确定是真的之后,他的嘴脸立即谄媚得让人起鸡皮疙瘩:“呵呵呵,爽快爽快!成,这宠物就是您的了!”

    瞧着他这瞬息万变的势利嘴脸,可儿厌恶地拧了拧眉,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行了,给我让开。”

    幸好出宫的时候德全公公给了她挺多银两,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德全公公,你放我走,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你的功德。”

    可儿一边虔诚地看了看老天爷,然后一边走向铁笼。

    “喂,别睡了,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听到她的声音就近在眼前,他修美的长眉稍稍跳动了一下,然后才慢吞吞地不太有精神般地睁开眼,淡红色的眸子不带任何情绪,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默默地,眸光深幽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他只是看着可儿,从头到尾都不曾言语。

    对于他这般的沉默以对,可儿有些没辙了。

    他该不会是聋哑人吧?

    “喂,你说句话啊,你听得懂我在说什……”话语突然中断,可儿注意到铐住他手脚的铁链上沾着暗色的血渍。

    仔细一看,他魅的手腕和脚踝全是干掉的血迹,看得出来是挣扎之下被铁链磨出来的伤口。

    可儿皱着眉,低头看向锁住铁门的铁锁,转眸给刘老主横去一个眼神,刘老主赶紧哈腰躬背地递过来一把钥匙:“公子,给。”

    接过钥匙,可儿轻巧地插进铁锁内,转个几下,“啪!”地一声,铁锁立即开启。

    可儿打开铁门,俯身靠近他身边,而他,一直只看着可儿,一动也不动,一双琉璃般的浅红眼眸看着可儿蹲下身,轻巧地解开他手脚的炼锁。

    “唔……血肉模糊,好可怜!”可儿皱着脸瞪着他手脚上的伤口,小心地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脚,在他要缩起身子时低喝一声:“别动!”

    可儿皱眉地看着他面无表情似是没有任何痛感知觉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他这般没有知觉的表情,却让她感到心里一阵难过,为他的无知无觉感到难过。

    想必他一定是遭受过不少的罪,所以到现在麻木了吗?

    可怜的人……

    随之,她默不作声地忽然撕烂一节衣摆,念念有词:“虽然这布料不太好,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好!”

    可儿撕扯的动作极快,很快便将衣摆撕成几条布条,小手拿着撕下的布条将他手上和脚上的伤口粗略地包扎好。

    过程中,他依旧只是静静地看着可儿,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然而,没有人发现,他淡红如琉璃的眼眸掠过一丝隐晦的光芒。

    “好了。”可儿满意地看着包扎好的伤口。

    “我身上没带伤药,只能先这样将就了,起来吧。”

    可儿起身,看着他说:“走吧!我带你离开,管你是宠物还是妖物,至少长得像人,把人关在笼子里,真不人道!”

    可儿一边念叨着,却发觉他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下子,她终于忍不住有些郁闷地瞪着他:“喂,你要不要走?你不走的话,我要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