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被非礼了吗

    熟睡的可儿一接触到他温暖的怀抱,便自动自发地抱住他的腰杆,小脸蛋亲昵地磨蹭着他的胸膛,很是习以为常。

    相拥而眠,一直都应该这样的,只是他的过错让他们彼此错失了好些时光。

    “小可爱,以后我不会让你再孤单……是不是出宫的时候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所以才哭,不要怕,以后我会保护你!”

    专注着她安稳的睡颜,浅浅的馨香萦绕在他的呼吸间。

    好怀念她的体温呵……

    仅仅是这么抱着她,他便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情不自禁地,他收紧双臂,抱紧她娇小的身子,想将她揉入自己的心里。

    太过用力的拥抱,让沉睡中的可儿下意识抗议地呓语:“放开……”

    乍听到她的呓语,傲宸夜吓了一跳,以为她被自己弄醒了,赶紧松弛手臂的力道。

    屏息凝神细看,发现她只是在梦呓,并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他才松懈下来。

    瞧着她依旧抗议似的努着唇瓣,他忍俊不禁地低低喟叹:“你这小妮子,就连睡着的时候也让我那么挂心。”

    说着的同时,他修长如玉的手指似惩罚似宠爱地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俊庞上的笑容温柔似水。

    就这么温柔地看着她,无论看多久都觉得无法弥补这些日子对她的思念。

    他喜欢这般看着她入睡的感觉,喜欢得不得了!

    许久,许久,直到眼睛疲惫地慢慢阖上。

    相拥而眠的恋人,温暖着彼此,任凭外面寒风雪落,却也无法将寒意透进来。

    窗外,深沉的夜空里,难得的星辰隐隐在层云里闪烁,星点光芒映衬着皎洁的月华,依稀间,颇有众星拱月的璀璨风华。

    星辰月光,静静地笼罩着黑暗的大地,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祥和。

    然而,京都郊外的那一处墨宫宅邸,此刻却弥漫着诡异的氛围。

    安安静静的大厅里,就这么空旷而沉静了许久许久,终于,那尽头处的石阶下陆陆续续地走上来几个受伤的黑衣人。

    ——“龙卿,我们今晚几乎被人攻破总坛,这个过失该如何向宫主交代?”

    一名黑衣人有些垂头丧气地问着领头的黑衣人。

    “今晚都是我指挥不当,否则也不会让弟兄们损失惨重,这个罪过我会一力承担起来!”龙卿咬牙忍住腹部的伤口,浓眉凝肃地紧皱着,黑布带蓄起的黑发有些凌乱,消瘦坚毅的脸庞此刻布满了愤怒的仇恨,以至于他那双细长的眼睛看起来很是凌厉狠辣。

    走上台阶,他高高瘦瘦的身躯似是承受不住腹部的伤,微微踉跄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身后跟随而来的人。

    被他这么一碰撞,其他人也不堪负伤地受到牵连,接二连三地踉跄开来。

    当他们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响彻安静的大厅之时,忽而——“嗒嗒嗒……”

    似是机关开启的声响也随之响起。

    三两的黑衣人听到这道声响,似是有所敬畏地立即挺直脊背,毕恭毕敬地站成一排,目光充满敬畏之意地看着大厅侧壁缓缓升起的一道门。

    随着壁门的升起,邢墨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看到他,这些黑衣人都激动不已地奔上前,齐齐屈膝跪下:“宫主,您回来了!”

    邢墨强忍着伤重的虚弱感觉,保持着墨宫之主的威严,肃声开口道:“起来吧。”

    然而,他们却不敢起身,纷纷更加低下了头。

    见到他们这副模样,邢墨心知肚明地长吁一口气。

    “你们不必自责,墨宫失守也不能全怪你们,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知晓他在,所以今晚出了事我身为宫主也并没有做到一马当先,龙卿,你们都是本殿下从伏龙国带出来的人,我知道你们的忠心,今晚的事便不用再自责了,况且,腾龙王亲自出马,不让他尝点甜头又怎么对得起他堂堂一国之君,你们都起来吧。”

    说到最后,他的嗓调颇有些高深莫测之感。

    黑衣人彼此相互看了看,然后才俯首齐声道:“……谢宫主。”

    随后,他们站起身来,本想向邢墨禀告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却不料……邢墨的身子晃了晃,似是已经坚持到了极限。

    他们慌忙奔上去搀扶住他:“宫主,您受伤了?!”

    关心的语调里夹杂着对伤害之人的愤然。

    邢墨就着他们的搀扶勉强撑住自己的身体,无暇顾及自己地道:“不用管我,快……快叫人去看看阳曦……”

    “阳曦公主也在这里?”其中一名黑衣人颇是不解地发出了疑问。

    就这时候,牡丹撑扶着昏迷的阳曦从石室里面走出来:“她便是伏龙国的阳曦公主。”

    一眼便认出了伏龙国王宫里的阳曦公主,这些黑衣人震惊不已:“啊……公主受伤了?!”

    “你,快去联系军师!你,把宫主扶回房间,你,去安排别的大夫先看着。”龙卿首先恢复冷静地开始指派各项任务,同时从牡丹的手中接过昏迷的阳曦。

    然而,他的手才刚刚触碰到阳曦的一角,便让邢墨喝止:“退下,我来!”

    原本虚弱得几乎站不住的邢墨忽然绷起了脸,硬是强撑着将阳曦抱起来,在众人不甚赞同的目光之下,一步一步地朝着他的房间走去……

    正当大家都担心着他摇摇晃晃的身体会不会随时倒下的时候,一道清冷悠然的嗓音自空气之中缓缓传来:“何必如此固执。”

    “军师?!”龙卿首先认出了这道声音,惊喜地循着声音侧首看去。

    仅是转眼的功夫,淡淡的银光便在大厅里荡开,一个面带银龙面具的男子在光芒之中优雅地走出来。

    长发随意批落在肩背,如墨的发丝隐隐萦绕着明净的银白光泽,他周身隐隐似有光泽流动,深邃沉睿的眼眸里似是有千万屡琉璃的光芒,仙姿秀逸,孤冷出尘。

    轻轻的脚步,一如他身上那颜色轻轻的灰白衣袍,浑身似透出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

    被称为军师的男子缓步来到邢墨的面前,清幽不见底的眼眸先是淡淡地看了昏迷的阳曦一眼,然后再转向邢墨,目光深不可测。

    “他终于放你出来了。”

    在片刻的对视之后,男子轻轻淡淡地似是仅仅描述事实。

    邢墨浑身一僵,绿眸骤然迸发出一股冷意。

    “也放了你,不是吗?”他冷讽地嗤哼一声,冷锐的绿眸直直盯着男子清幽的眼睛看,却看不出任何一点波动的痕迹。

    男子轻轻敛眸,似是沉吟了片刻,才隐隐带着叹息地道:“……或许吧。”

    一番让旁人不甚明白的对话之后,邢墨忽而语调一转:“军师,我要你救活阳曦!”

    他紧绷的嗓音里却流露出难得的恳求。

    敏锐地听出了他语调里的在乎,军师清幽平静的眸底掠过一丝淡淡的波痕,转间即逝。

    随之,他率先迈开脚步走在前头,淡淡地抛下一句保证:“这是当然。”

    ……

    翌日,幽静的晨光透过粗粝的布帘映射进来,落在熟睡的可儿脸上,明亮得让她的惺忪睡眼不适应地跳了跳,然后缓缓睁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简陋而陌生的环境,让她还未有完全清醒的脑子有片刻的茫然。

    “我这是在哪里?”

    她揉了揉还有些瞌睡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

    还没来得及完全清醒去思考,一道慈爱的嗓音夹带着些许莞尔地从门口处传过来:“呵呵,可儿,你这是在我家呢。”

    可儿闻声望去,看到陶大娘的脸,她顿然清醒了。

    是了,她昨天跟陶大娘回家了嘛!

    赶紧掀开被子起床,她不好意思地憨憨一笑:“呵呵,是哦,我真是睡糊涂了!”

    陶大娘将洗脸水放到架上,慈蔼地微笑着说:“不用急,慢慢来,我已经做好早膳,你洗完脸就出来吃,等下我想带你出去。”

    可儿一边穿戴着,一边随意地应答着:“哦,好呀,去哪里呢?”

    “随便你喜欢都好,我看你在家是呆不住的吧。”陶大娘语带侃侃的笑,似是甚了解她。

    “嘿嘿,知我者陶大娘也!”可儿吐吐舌头,笑眯眯地大方承认。

    “那我先出去准备一下。”

    瞧着她眨巴眨巴狡黠晶亮的眼睛,陶大娘目光带着疼爱的笑意,随之便出去了。

    可儿穿戴整齐后,洗了把脸,顿时觉得精神起来。

    精神一清醒,那些暂时被遗忘的记忆顿时如数涌进脑海。

    “对了,昨晚……我不会是做梦吧?”她的眸子里猛然跃上几许迷惘,夹杂着一丝心有余悸。

    昨晚,她记得跟踪牡丹跟邢墨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宅子,然后……遇到了傲宸夜!又遇到了色鬼!

    奇怪,她昨晚好像不敢睡的,却突然不知道怎么地睡着了。

    她是怎么睡着的?

    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该不会是……那只色鬼对她做了什么吧?!

    可儿又惊又恐地上下摸索着自己的身体,深怕自己是不是被非礼了而不自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