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暗夜追踪

    傲宸夜轻轻颔首,随即切入正题:“一切都查探清楚了吗?”

    明日谨慎地回答着:“是!邢墨所建立的墨宫势力扩散得我等吃惊,不仅深入到了平民百姓之中,就连官府衙门都有他们的卧底,而且他们几乎彼此不会联合行事,都是各自负责单独的任务,即使失败也不会殃及其他,我们还查到了他们最经常传递消息的地方,仙韵楼,那个京城最有名的烟花之地,我和妹妹明月不方便进入那里,所以都是由寻常侍卫乔装混进去,情报似乎不太全面。”

    仙韵楼吗?

    傲宸夜沉吟地眯了眯凤眸,眸底掠过淡淡的涟漪,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一道熟悉的嗓音。

    “仙韵楼……”他似是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心思却是有些恍惚。

    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她们以为他是在不满她们的办事能力,于是旁边的明月赶紧补充道:“不过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墨宫的总坛,只要捣毁了他们的巢穴,他们自然不攻自破。”

    傲宸夜的眸光闪烁了一下,不着痕迹地掩饰自己方才那一瞬间的恍神,薄唇轻轻扬起,鼓励地称赞道:“你们做得不错。”

    听言,她们这才稍稍松了胸口那一根紧绷的心弦。

    随之,明日的语调转而变得很严肃地继续说道:“王,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您一声令下,我们便立即攻进墨宫。”

    傲宸夜的唇角噙起一抹嗜血的弧度,以激励的眸光扫视了他们一眼,薄唇轻轻溢出嗜杀的字眼:“那你们还等什么。”

    听言,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一振,脸上浮现肃杀之气,众志成城的气势开始凝聚而起。

    今晚,将是个杀戮的夜晚。

    ……

    长街的花街柳巷处,随着夜色的逐渐深入,各处阁楼房间的灯开始一盏接着一盏地熄灭。

    脂粉香里的醉生梦死真正开始了。

    仙韵楼的后院里。

    黑暗的小房间,没有太多的摆设,窗帘也装饰得单薄。

    夜里雪冷,阵阵寒风吹透单薄的布帘,丝丝冷意渗入房间里头,让人难以安睡。

    下半夜里,那越发浓重的冷意将可儿从睡梦之中冻醒过来。

    卷了卷被子,她哆嗦了一下,睁开惺忪睡眼,本能地朝着吹入冷意的窗口看去……

    “呼啦呼啦”

    只见窗帘在拂动着,似乎有一角没有固定好。

    可儿更加卷紧被子,很不想在从温暖的被窝里起身。

    熬了一会儿,冷意丝丝沁过来,她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一口气,认命地起床,顺手将紫貂披风随意地披上,然后便走向窗台。

    一边整理窗帘布,手触摸着粗糙的布料,她忍不住感叹:“不管在那个时空都有贫富差距啊!”

    想起王宫里的窗帘,那可是一层又一层的,布料厚实不止还织就得滑不留手,挡风又好看……

    就在她正感慨着当下,忽地,她看到一道人影从凌空不知从何处而来,悄然地降落在后院。

    奇怪,这么晚了怎么会有人爬墙进来?

    不对,不是爬墙进来,应该说是有功夫,是飞进来的!

    什么高手竟然会夜半偷偷潜进仙韵楼?

    莫非……是采花贼?!

    可儿的心头猛然一跳。

    深怕自己是不是看花了,她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

    站在那东张西望的并不只一个人,应该说是两个人!

    只不过那个飞身而来的明显是个男人的身材,他此刻正抱着一个人!

    就着淡淡的月华,她隐约瞧见男人怀抱着的人身上穿着……女人的衣服?!

    而且,让她感到心中打鼓的是,男人怀抱里的女人竟然是没有人动静的!

    难道……是采花贼对她动了什么手脚,把她打昏了什么的?

    怎么办?她要出去查看情况吗?

    可是这男人看起来功夫不低啊,那悄无声息的轻功……她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就在她心里又惊又乱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却看到那男人似乎是确定周围没有旁人注意到自己,于是举步轻悄悄地朝偏处的楼梯口走了上去。

    糟糕!上面可是那些花姑娘们的住所!

    可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里不觉地浮现上半小莲和小翠曾经帮过自己的忙……

    心里头窜上一股子热血之气,她无暇顾及其他便蹑手蹑脚地出了门,然后轻悄悄地跟随着那鬼鬼祟祟的人影上了阁楼。

    小心翼翼地跟在那个男人的身影后面,她渐渐发现……那个男人似乎受了伤,不然走路为什么越来越踉跄,总感觉快支撑不住了似的。

    好几次,他都是依靠着墙猛喘气,那模样让她有冲动想要“趁人之危”。

    只是最后关头她都忍耐了下来,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她还是小心为妙的好。

    毕竟狗急了也会跳墙。

    不远不近地跟随着他拐了好几处走廊,终于,他在一间房的门前停下来了脚步。

    他没有敲门,只是学着两声老鼠在夜里的叫声,不到一会儿房间门便悄然地打开,那男人便抱着人快速地闪身进去,房门很快地又悄然重新关上。

    紧接着,她看见房间里亮起了淡淡的烛火。

    可儿被这情况弄得有些傻眼了。

    原来仙韵楼里竟然有贼人的内应!

    还不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那个被男人抱着的昏迷女人到底是跟他们一伙的还是怎么的?

    好奇心一起,她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间的窗口处,用手指悄悄地戳破了一个小洞,然后往里面看进去……

    不看还好,一看,惊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那那那……那不是邢墨吗?!

    还有那个昏迷的女人……那不是阳曦公主吗?!

    等等,阳曦公主的胸前满是血,似乎……受了伤!

    怎么回事?邢墨和阳曦公主不是应该被关在天牢里的吗?

    而且,这个内应……是仙韵楼的花魁牡丹!

    这这这……

    房间里。

    牡丹示意邢墨将受了伤的阳曦放到床上,然后转过身来,一双柔媚的水眸此刻却是泫然若泣地上下瞅着邢墨身上的斑斑血迹,语调有些哽咽地道——“宫主,这是怎么回事?您怎么……一身的伤?腾龙王也太心狠手辣了,竟然把您伤成这样!”

    邢墨不甚在意地敷衍过去:“我没事,你快帮我救回阳曦。”

    听到他说阳曦这个名字的时候,牡丹盈泪的翦眸一怔,那一瞬间,酸涩掠过眼底,她妩媚的脸上难以自抑地染上淡淡的失落。

    “阳曦?原来她就是……阳曦公主……”牡丹低声轻喃,似是恍然,更似低落。

    邢墨拧了拧眉,一双眼睛只看着昏迷之中的阳曦,半晌得不到牡丹对自己的回应,无法等待地不耐烦道:“牡丹,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想办法!”

    他冷峻的脸庞上此刻布满了混乱的忧心,完全没有空暇理会牡丹此刻是什么样的表情。

    听着他焦虑不安的催促,牡丹才猛然清醒,她稍稍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恢复冷静地道:“宫主,她的伤势看起来挺重,而且宫主您现在也受了重伤,以牡丹微薄的法力对您对她的伤势都起不了作用,这样吧,牡丹立即备快马送你们回墨宫,军师一定早已经收到消息你已经逃了出来,应该会在墨宫那里等候着。”

    闻言,邢墨眉宇间的褶皱却是更加紧起:“也许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牡丹浑身一震,感觉事情不妙,但是很快地她又冷静下来,并开始着手将阳曦给扛起,一边搀扶着伤得几乎快要站不稳的邢墨,一边鼓励着说道:“那墨宫里也还有很多名医,回去那里一定有办法的!”

    随之,她就这么带着他们走向朝着街道那面的窗台,与邢墨二人一跃而下。

    一直在走廊的窗角处偷看的可儿看到他们离开,心急地赶紧往楼下奔去。

    快速地从后门出去,正好看到牡丹驾着一辆马车奔驰而去……

    可儿追着奔跑了一会儿,却是与马车的距离越来越远。

    她气喘吁吁地暂时停下来,懊恼地看着前面越跑越远的马车,忍不住敲了自己的脑袋一记:“笨死了!这样子怎么能追上嘛!”

    正当她气恼着自己的无能为力之时,忽然脚边似有闪光一亮,然后便感觉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磨蹭上她的腿。

    “啊!”可儿惊得压抑地叫了一声然后弹跳开来,同时侧眸看去。

    一只通体雪白的狮子正站在那里,兴奋地跳上跳下地朝她奔过来。

    可儿吃惊地瞪大眼睛:“雪雪?你怎么会在这里?!”

    雪破哪里管得她吃惊与否,只知道它找到女主人了!

    它欢喜地磨蹭着她,翘首,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在月光之下越发似琉璃有千万种光芒。

    “呜呜……女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雪破很高兴地抬起一只前蹄抓住她的衣袖,撒娇似的摇晃着。

    可儿出乎意料地愣愣地看着它片刻,才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

    眸子蓦然清醒地亮了起来,她先是看了看街头远处那辆即将消失的马车,心里一着急无暇想太多地一开口便问道:“雪破,你看到刚刚那辆马车了吗?快,快带我去追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