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还你一刀

    听着这刺耳的锁链撞击声,阳曦只觉得心中的一把火更加旺盛了。

    此时的她更像撒泼的泼妇似的,披头散发,狠狠地一抓住牢房的栏杆,对着尽头处就是一阵发泄的吼:“你怎么还不去死啊,难道你不知道本宫在此吗,再吵本宫命人砍断你的手脚!给本宫安静!”

    显然她还活在自己的公主梦,仍旧不愿意面对她自己早已经是阶下囚的现实。

    不过,在她吼完这“尊贵的警告”之后,那一头当真安静了下来。

    见对方忌惮自己的公主威严,阳曦有些失心疯似的吃吃笑起来,于是对着那离去的侍卫的背影得意地道:“看吧,本公主多有威严,哈,就你这狗奴才狗眼不识人!”

    听着她吃吃发笑的得瑟言语,侍卫连头懒得回,只能摇头晃脑长叹一番:“疯婆子。”

    懒得再跟她啰嗦,侍卫加快脚步转而走出到了外面的大厅,继续跟其他侍卫一起说说笑笑去了。

    只是,他们说说笑笑不到一会儿,里面的尖声怒吼又重新开始了——“放我出去,我要见夜哥哥,我是公主你们知不知道……”

    “真是疯了。”侍卫们摇头叹息,继续说笑,对于这位“尊贵的公主”已经习以为常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照进来的光芒被两道人影忽然挡住。

    侍卫们立即安静地齐齐站起来看过去,尽管背着光,尽管看不太清楚来人的面孔,然而傲宸夜那一身自然散发出来的尊贵气势即使在无形之中也能让人无法忽视。

    “王。”侍卫们齐声恭敬地行礼。

    傲宸夜经过他们身边,仅是淡淡地点了点头,随后便直直走向牢狱里面。

    冷云跟随在后,用手势随意地点了两名侍卫跟随进去,其他人则是留下来继续看守。

    短短的路途,冷云低声询问侍卫情况:“阳曦公主怎么样?你们可有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头儿吩咐的事小的们都办得很妥当,这公主说也奇怪,给她水解渴之后她还当真像白痴似的继续喊,好像疯了似的。”刚刚进去送水的侍卫忍不住有些讪笑着。

    冷云刚毅的脸庞上掠过一抹淡淡的厌恶:“因为她就是这种疯狂的人。”

    不疯狂也不会叫人绑架可儿小姐,更不会在王的食物里下药,一个总是自以为是金枝玉叶任意糟蹋他人的公主,内心根本就是扭曲的!

    说着之间,他们很快便来到阳曦所在的牢房。

    当傲宸夜一眼看到披头散发正在骂声不断犹如疯婆子一般的阳曦,听着她嘶声怒吼的话语,他的眸光倏然冷沉了几分。

    看到他的到来,阳曦犹如抓住了救命浮草似的亮起了眼瞳,高兴地撒娇道:“夜哥哥,你来了,我就知道你还是心疼我的,我就知道……”

    心疼她吗?

    不,他现在唯一会心疼的……只有他的小可爱,而这个女人,将他的小可爱伤得体无完肤的罪魁祸首之一,他怎么还会放过她?

    看她对自己撒娇的神情,一如以往那般的娇滴滴表情,此刻他的心里产生了极度的厌恶。

    即使关进了天牢,她依旧没有意识到要反省,还在做着她的公主,还以为可以任意妄为,还可以可以在糟蹋了他人之后能理所应当地继续当她高高在上的公主。

    公主……就因为她以为她是高贵的公主!

    为什么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她竟然是如此的面目可憎,他竟然曾经容许这样一个心肠丑陋歹毒的女人去伤害他的小可爱!

    悔恨的怒火让他的十指合拢得很紧很紧,紧得指关节都变成了青白色,咔咔的声音在悄然震响。

    冷云留意到了他的隐怒,于是悄然地轻轻唤一声以提醒他冷静:“王。”

    这一声轻唤,傲宸夜眸底的火爆飓风渐渐敛起。

    随之,他冷静地命令道:“将牢门打开,把她带出来。”

    于是,两名侍卫进去将阳曦带了出来。

    “夜哥哥,夜哥哥……”阳曦欣喜若狂地就想像以前一样扑向他的怀抱,奈何手脚不仅被桎梏着,还被侍卫扣押着,她根本就动不得,只能不停地挣扎,一双渴望被解救的眸子泪汪汪地瞅着他。

    然而,傲宸夜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拂袖转个身,便朝着另一边尽头的牢房那边大步走去。

    冷云示意两名侍卫押着阳曦随着自己跟在他身后。

    “放开我,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夜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夜哥哥……”她疯狂地挣扎扭动着,想要甩开身上的一切桎梏。

    冷云在一旁看着她完全失去了理智的疯狂模样,忍不住想要摇头叹息,直到现在她都仍旧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或许,她是真的疯了,或许,她只是不愿意面对自己落到如斯田地的事实。

    在阳曦的喊叫声中,他们一路来到了尽头的牢房门前。

    冷云将牢门打开,然后示意侍卫将阳曦公主推进去,随之便带领侍卫悄然地离开。

    这座牢房里,便只剩下傲宸夜和阳曦,还有……被铁链五花大绑捆在墙角刑台处的邢墨。

    当邢墨看到阳曦被推得摔倒在地之时,他愤怒地又开始奋力挣扎,铁链“哗啦哗啦哗啦”作响。

    听到这最近异常熟悉的铁链声音,阳曦本能地抬头看去。

    当她看到浑身血迹斑斑的邢墨之时,她怔住了:“二……二哥。”

    而邢墨听到她这一声虚弱的呼唤之时,手脚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一双淡淡的绿眸激荡着心痛的波澜,嘴巴张张合合,很想跟她说话,却早已经被封住了哑穴,只能就这么红着眼睛注视着她。

    见状,阳曦那一瞬间的怔忪似乎被什么给敲醒了似的,她晦暗的眸子猛然间掠过一丝诡异的亮光。

    随之,她猛然从地上爬站起来,转过身来激动地看着一直站在门口处的傲宸夜。

    她声音颤抖而激动地诉说道:“夜哥哥,是他,是我二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二哥唆使我的,是他教唆我那么做的,我是无辜的,夜哥哥,你相信我,是二哥他……”

    说着,她指证地一手指向刑台上的邢墨。

    疯狂,已经让她完全不再顾念任何人,她一心只想让自己摆脱现在的落魄,重新找回她高高在上的身份。

    看着她指过来的纤纤玉指,此刻却沾满了脏兮兮的灰尘,邢墨痛苦地看着她,看着她一身狼狈,眼中只有对她的怜惜,心痛。

    对于她的指控,他没有任何的反应,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似乎……承认她所说的。

    微微垂下的绿眸,却是无法掩去的苦涩。

    如果,这样的指控可以让她好起来,那么……他愿意为她背负一切的罪名。

    只是,那个精明的傲宸夜会相信她吗?

    没错,傲宸夜根本就不信!

    他冷冷地看着阳曦竟然如此睁眼睛说瞎话地指控邢墨,竟然将一切的罪名都推到一位深爱着她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还是她的亲生二哥。

    她还真做得出!

    “阳曦,你觉得本王还会相信你说的任何话吗?”傲宸夜冷若冰霜地走前几步,一双摄人心魂的凤眸此刻却是阴鸷得让人心惊胆战。

    听言,阳曦指控的手有些颓然地放下,她楚楚可怜地含泪瞅着他:“夜哥哥,你要相信我,求求你相信我……”

    “闭嘴!本王不允许你再叫这个称呼!”傲宸夜冷冷地叱喝一声,眉头狠狠地皱起,俊脸上有着对她这个称呼的厌恶。

    那一双凌厉的黑眸,犹如一把刀刺向她的胸口:“我……”

    想要再说些什么,然而傲宸夜却已经不再耐烦听到她的声音,又是冷冷地插话道:“本王不会再听你的任何鬼话,若不是今天有必须要还给你的东西,本王连见你一面都嫌lang费时间。”

    看着他说完话之后那一瞬间变得狠戾的表情,阳曦的心里猛然一紧,方才的装疯卖傻此刻完全被他那一脸暴戾的表情给震醒了:“你……要还我什么东西?”

    她无法自己地开始害怕他浑身骤然爆发出来的暴戾气息,脚步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本能地退向邢墨那边。

    而邢墨也似乎看出了傲宸夜的不对劲,他警惕地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傲宸夜的一动一静,心中暗暗替阳曦焦急。

    他到底想对阳曦干什么?

    对于他们兄妹两人流露出来的几乎一样警惕的表情,傲宸夜却是冷冷地,似乎有些诡异的笑了几声,那笑声,阴森森的,带着几分疯狂的鬼魅之气,听起来颇吓人。

    “我要还的……是这个!”他缓缓地,一字一字地从薄唇之中轻轻溢出前面的字眼,声音轻得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

    伴随着最后三个狠辣的语调,他右手金光一闪,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看到那是什么时候,他已经犹如鬼魅一般飘到阳曦的面前,右手金光往她的胸口一推,凌空闪过锐利的银光,金光化作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向她的胸口。

    只听“噗”的一声——“啊!”阳曦痛苦得尖叫出声来。

    “还记得这匕首吗,这可是公主你的匕首,而这一剑,是代替我的小可爱还给你……还有你的!”

    傲宸夜冷血嗖地一下抽出匕首,冷眸转向怒红了绿眸正在拼了命地挣扎拼了命地张口想要呼喊的邢墨,他讽刺地勾起了薄唇——“邢墨,感觉怎么样?看到自己深爱的女人在眼前被人伤害,心痛吗?”

    傲宸夜冷血无情地轻轻问着,嗓音阴柔得犹如地狱里飘来的鬼魅之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